保證書-誰說學歷沒用?


           這原本只是電影〈墨攻〉的一幕。

          奉命殺人的奴隸遭到圍攻,當時的主事墨者革離釋放了他,又擔心他慘遭瞋怨已起的眾人暗算,一路護送到城外。臨走之際,奴隸不解地問:「你為什麼不殺我?」革離回他:「你為什麼會問這麼愚蠢的問題呢?」

           多棒的回答。如果把這句型延伸出去,可不可以是這樣?

 

           學生問:「為什麼要讀書呢?」

           老師答:「你為什麼會問這麼愚蠢的問題呢?」

 

           玩笑歸玩笑,我設定的問與答可都是真的。

           讀書最直接可見的立即性「利益」,是換來一張學歷證件,可「學歷」不等於「學力」,職是之故,這張學歷證書其實並不能代表什麼!

           沒錯。

           在我還是個少女的時代,最常被「學歷無用論」援引來作例證的是台塑企業的王永慶先生。他只有小學畢業,可還不是開展出偌大的事業?如果你對這種古老的舉證沒有興趣,那就談談跟新時代科技相關的。創辦微軟的比爾.蓋茲與臉書的創始人馬克.薩伯格都是哈佛大學的中輟生;新近辭世的賈伯斯,更是在里德學院只待了一個學期就決定休學……這麼多否定學歷的典範擺在眼前,你為什麼還要在乎學歷?還要忙著讀書呢?

           好孩子,眼睛睜大一點,放亮一點,這幾位先生所恃的,不是他們沒有「學歷」,而在他們有「能力」。

           先說管理之神王永慶先生。

           建立台塑王國之前,他所憑的資本來自一家小小的米店。古早的台灣,一般人的主食相對單純,大抵是米。在米店林立中,他這家後起的米店要如何爭得一席之地?就憑他的心細與眼光。


尋常店家送米,新米往米缸一倒便了事;他不是。舊米容易生蟲,他先把缸中的舊米清出,倒進新米,舊米再覆蓋其上,這就少了生蟲的問題。離開前「順便」問問這家人丁有多少,飯量又如何,不難估量出一日的用米量。只要有了第一次接觸,下一次不待顧客叫米,王永慶就自動在米用完之前的三兩天送上門了。如是的經營手法,固然讓顧客驚喜,也讓王永慶的業績在一年成長十倍。爾後從米店跨足到台灣剛起步的塑膠業,王永慶就憑踏實的手法與精準的眼光,一步步建立起他的王國。

           再來說賈伯斯。

           他從里德學院休學,一是龐大的經濟壓力,不願開小店的養父母為他花光畢生積蓄;二則是看不到自己究竟可以在大學學到什麼。他的故事比起比爾.蓋茲和薩伯格輟學之後直接創辦公司來得曲折一點。他休學之後,在里德學院足足又待了十八個月才離校。其間睡在同學的宿舍地板,撿一個五分錢的回收可樂罐換錢,每個禮拜天晚上走上長長的七哩路去一座印度神廟吃免費的好料。生活的困窮不足以嚇退他去旁聽里德學院最好的書法課。日後蘋果電腦優美的字型就從這裡發想。

           你還想不想知道?賈伯斯十九歲時曾和一名友人結伴到印度流浪,足足有兩年的時間浸淫在佛學裡。這一段經歷又有什麼意義?爾後蘋果的簡約風格正是受到禪學的霑溉。

           賈伯斯去世那幾天,我在報上讀到有人痛罵台灣教育,道是台灣的學校教不出賈伯斯。這真是典型的引喻失義。別忘了,賈伯斯絕不是美國學校教育出品的!發明家愛迪生同樣也是美國人,離開學校的時間更早。

           我無意為台灣教育現有的問題開脫,但請千萬弄清訴求對象。天才原本就是「受之於天」,是上帝的傑作,絕非人間的製品,因此歷來為數甚少。作為普羅大眾,我們必須認清的事實,是絕大多數的人只是「人才」而非「天才」。要讓人才不至淪為「庸才」,所賴的正是教育。這個教育當然可以存在於每一個地方,但不可諱言的是,最便捷的一條路仍然是學校。

           生而為人,不必拿天才的「高標」審視自己,卻須以人才的「均標」要求自己。莫忘「量變」適足以造成「質變」,用力既久,日久功成,或許人才一躍而成天才也說不定。

           回歸現實面。我家小弟在一家知名的科技公司上班,高薪公司徵才,如何在雪片般的履歷表裡「相」中真正的人才,第一步就只能看「學歷」。不是台、清、交、成,履歷表的下場就是進垃圾桶。你一定皺眉,怎麼可以這麼現實呢?何況學歷又不能代表一切?

是,學歷不代表學力,可這張漂亮的學歷卻代表你在求學過程中願意付出,願意學習。即便是最尖端科技的職場,少不得有些看似索然無味的工作得承擔,這張學歷,意謂著你除了自己「愛做」的,還願意扛下「該做」的!

           學歷證書,原來是保證書——肯學與能學的保證書。

          

          

 

評論: -1 | 引用: 204 | 閱讀: 117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