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清白在人間

留得清白在人間(廉)

 

隱居華山時期,涵靜老人常以靜參所得提供胡宗南將軍參考,時有顯應,贏得胡將軍莫大的敬意,後來索性就在華山腳下的玉泉院設立聯絡處。至於胡將軍本人,時不時就率眾上山,向涵靜老人請益。眼看涵靜老人四名公子逐漸長大,遂提議資助較長的維生首席兄弟三人赴西安王曲國立興國中學讀書。胡將軍自是一番美意,然而仍為涵靜老人所婉拒。理由無他:兩人本以道義相交,資助雖出於善意,仍曰不宜。

一九四六年,涵靜老人準備返回上海,留給陝西教院同奮一張備忘錄,其中固然不乏勉勵之語,最後一項則是智忠夫人親筆,上有始院負責收支記帳的三位同奮姓名,另加涵靜老人附記:「我自攜眷下山,寄居始院,除始院供應食宿外,所有全家個人用費,全恃寄賣度日,公私分清,可以查閱帳目。」

天帝教在台灣復興之後,逢年過節,登門拜年的死忠弟子總不忘雙手捧上厚厚的紅包祝賀。涵靜老人視弟子經濟狀況,大方地放下紅包,而後全數存在銀行特定的帳戶裡,遇上教內有特殊事件發生,涵靜老人的紅包戶就可以發揮極大的作用。他自己的說法是:「如果不是一點一點的省,我哪能大把大把地花?」

一九九四年,涵靜老人以九十四歲高齡證道,當時天帝教在全省各地的道場遍佈,然而涵靜老人的遺產幾何?

零。

大宗師的遺產掛零?也難怪國稅局不信,再次清查的結果,真的就是:零!

評論: 0 | 引用: 133 | 閱讀: 3996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