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十五的試煉

初一十五的試煉(忍)

 

天命愈大,所要承受的痛苦愈大。這是宇宙的通則,一般人如此,大宗師更是。

智忠夫人從十九歲開天眼,領受蕭宗主渡陰的天命之後,例行性工作是初一、十五超拔陰靈,扮演綏靖無形的助道角色,逢特殊狀況再自動「加班」。渡陰聽起來是既神秘又有趣的工作,很能引人作出許多美麗的遐想。但事實果然如是?

渡陰的艱辛,絕非外人所能想像。夫人每到例行的初一、十五,手腳冰冷之外,多半還上吐下瀉。隨侍夫人的坤道同奮曾經建議師母把超拔的工作讓她們分攤,師母一聽,瞪大了眼睛:「你們那裡受得了啊?」既然她們擔不起,那麼教內的某位資深乾道同奮呢?他既有陰陽眼,在渡陰的工作上應該比較有根器,讓他來做總可以吧?師母於是請求無形把超拔的紫金光分給他,誰知連他也擔待不起,僅僅超拔一次就病倒在床,氣若游絲的情狀把同是中醫師的妻子給嚇壞了。夫人與夫婿前去探望後不禁感嘆:這個渡陰的重擔,看來是非她莫屬了。

平日一到入夜,一般人忙著補充白日消耗的元氣,夫人的工作卻才剛剛上場,或是求超靈,或是蕭宗主來親和,反正難得一夜好眠。曾有同奮在清晨三四點鐘接到夫人電話,心裡不免嘀咕:師母怎會選在這樣的時間打電話呢?問的倒好,夫人怎會在這種時間打電話?對夫人而言,一旦投入渡陰工作,白天黑夜,就不再具有分別的意義了。

夫人一生渡陰無數,即使跌倒住院,仍默默承擔著無形渡陰的天命,有人看著不忍,苦勸夫人不要再如此勞累,夫人只有一句話:「除非陽壽已盡,否則這個擔子我是不可能放下來的。」

住院之前,她的身子骨就不是挺好,平日必須服用心臟保健的藥物,有時也服止痛藥,初一十五例行性的身心不適,那就更別提了。但夫人全都默默承擔下來,行道助道六十餘年,她仍把這些挫折視作尋常的磨考,並不認為憑她渡陰無數的功德就可以抵銷這些磨難。

在賢伉儷的哲學裡,絕無「一步登天」的捷徑,只有「一門深入」,埋頭做去的道理。

評論: 0 | 引用: 171 | 閱讀: 925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