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在夙昔——懷念孫運璿先生

 

典型在夙昔——懷念孫運璿先生

黃靖雅

       選戰方酣,各色流彈滿天飛之際,突然深深地懷念起已故資政孫運璿先生。

       祖籍山東的孫先生因為負責接收電力來台,僅以五個月的時間就讓台灣回復一片光明,粉碎了日本人「三個月後台灣會一片黑暗」的「詛咒」。這種拚勁與能耐深深吸引了美國的JG懷特公司,後者開出數十倍於當時薪水的優渥條件挖角。

孫先生拒絕了。

孫先生在台電機電處長的月薪僅有新台幣四百元,以當時的物價,買上二十斤豬肉就沒了。生計如此艱難,面對美國的高薪誘惑卻毫不動容,孫先生的理由很單純:「我的力氣要用在我的國家,我的人民身上。」

       他的宣告聽來煽情,但如果換作是今天的選舉語言,那可還差得遠;更何況,這個表述,對他來說,是全身心的實踐,而且是費盡一生的心力。

      台灣從風雨飄搖蛻變成後來的亞洲四小龍之一,工研院可以視作領頭羊。而工研院背後的推手之一,正是孫先生。

     他在經濟部長任內曾受邀到韓國訪問,眼見韓國科技研究院已孜孜埋首於電子、化學與紡織等專業技術的開發,不禁暗暗心焦。台灣如何從原有的「勞力」密集工業走向「技術」密集,攸關台灣未來的發展。他返國後立即劍及履及,將原先分散的幾處研究所合併,成立「工業技術研究院」。

即便工研院的目標設定為帶動台灣的整體經濟起飛,民國六十一年初,亦即台灣退出聯合國後的三個月,工研院設置條例送進立法院,仍然引起軒然大波。其間反對聲浪不絕於耳,乃至有留美學人在報上公開「唱衰」:「世界上有三樣東西,只有美國才能做:電腦、汽車和積體電路。」

經過一年的往來折衝,工研院的設置條例終於通過。

人稱「台灣半導體之父」的潘文淵先生當時在美國,主動邀集了七、八位傑出學人成立「電子技術顧問委員會」(Technical Advisory CommitteeTAC)。這群學人包括美國第一本「半導體」著作的作者羅无念博士,為美國空軍製造出第一片IC的凌宏璋博士。成員每週週末輪流在家中開會,商討未來與哪家公司合作,技術如何引進,又如何轉移給民間等等——這個委員會是無給職,之所以願意作這種「傻事」,發起人潘文淵先生的說法是:「跟著他做是值得的,他不是在為官場的下一步打算。」

這個「他」指的正是孫先生。

六十六年十月,台灣首座4吋晶圓的積體電路示範工廠落成,台灣成為當時少數可以製造積體電路的國家。示範工廠從小量生產到確定可以成為具備市場價值的量產,技術逐漸轉移給民間。六十九年起,包括聯電、台積電、台灣光罩、世界先進等半導體大廠紛紛成立,奠定了台灣的IC產業——一生兩袖清風的孫先生可沒佔半點股份。

「愛台灣」的口號喊得震天響的時候,我手裡捧著孫先生的傳記,想到他以一生勠力體現自己對民主的定義:「真正讓老百姓得到平等、均富。」不知怎的,忽而就想起文天祥「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的浩嘆。

 

 

 

評論: 0 | 引用: 123 | 閱讀: 995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