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台灣

天佑台灣

 

門要關起來容易,可會不會等哪天鬧夠了,想把門重新打開的時候,卻發現出口早已堵死,我們再也走不出去了?

 

        2005年秋,洛杉磯國際機場,我夾雜在長長的行列中等待check-in。手續繁瑣至極,我在隊伍中倒是好整以暇,一來是先前從西雅圖飛洛杉磯時已經領教過安檢的陣仗,脫鞋,搜身,翻箱倒篋,一切都極其尋常。再者,我並不孤單,有好些朋友一路相送。

        人龍前進的速度極為緩慢。我看見一個朋友兩眼盯緊透明玻璃裡正在大肆翻檢行李箱的安檢人員,而後長長地嘆了口氣:「美國這個國家快完了!」這位長年旅居美國的朋友領有國際關係的碩士學位,「一個國家開始搞鎖國政策,必然是衰亂的開始。」他停頓了一下,面色凝重地舉證:「中國從世界人均第一走向衰弱,不就從明朝的鎖國政策開始?」

        他說的沒錯。錯誤的政策為患之烈,遠勝外患。外患之來,一旦大到足以威脅國家存亡時,必然激起國民同仇敵愾之心,進而抵禦外侮,終能打退外侮中國對日抗戰便是一例,浴血戰一打便是八年,粉碎了日本先前三月亡華的囈語外患並不可怕,最可怕的反倒是「內亂」:憑藉著一股義和團式的愚勇,高舉著愛同胞愛斯土的大旗胡亂衝撞,最後究竟會把追隨的大眾帶向何處?

        那年朋友對美國的「讖語」,在金融海嘯之後竟然成了鋼鐵一般的「斷言」。我固然佩服他的遠見,可同時又無法抑遏對台灣前途的憂心。自外於世界,關起門來拍著胸脯稱老大的豪氣,似乎只該出現在愚騃的童年歲月,不該莽撞地用在治國大事。門要關起來容易,可會不會等哪天鬧夠了,想把門重新打開的時候,卻發現出口早已堵死,我們再也走不出去了?

        盱衡時局,我突然深深地懷念起我的宗教導師涵靜老人,著名報人李玉階先生。中國抗戰八年期間,他拋下高官厚祿,隱居在華山大上方為中華兒女祈禱。民國三十八年來台,到九十四歲辭世,從青壯到耄耋的四十五年歲月,他投注最多的,仍然是為台灣的前途祈禱。

        做為台灣的子民,為台灣的前途憂心之際,我似乎也只能祈禱:但願天佑台灣!

 

評論: 0 | 引用: 60 | 閱讀: 1117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