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婆娘

惡婆娘

        年少時慣常一張笑臉,配上原就團團的圓臉,非常喜感。我猜大半的人都喜歡這樣的臉,因為談不上漂亮,因此也就毫無侵略性;因為看上去慈眉善目,因此也就格外可親。


        然而歲月會在臉上不經意地留下刻痕,閱歷更是。

        沒課的時候喜歡躲在研究室。備課、讀書、改作業,乃至偷閒讀書,研究室裡自有遠離紅塵的靜好。那天正巧從研究室踅向洗手間,一眼瞥見班上兩個走在樓梯間的小朋友。育良眼尖,很快捉住老師晃過的身影,隨即丟出老師好的問候,我笑著回應。一旁的少穎也趕忙補了句老師好,我依然笑著回應。忽而想起稍早打電話到班上,接電話的正是少穎,應對有度,真該好好誇他一下。

        這一想,我止住往洗手間的腳步,回頭走去。「少穎,老師要好好誇獎你,你接電話可真有禮貌啊!」我確信自己是帶著滿心的歡喜,誠心讚美他。哪知少穎瞪大了眼,一臉無辜地說:「老師,我有說老師好啊!」

        我看看一旁同樣有點錯愕的育良,不禁笑了出來。這孩子,聽哪去了?是我咬字不清呢?還是他心裡存在著對班導的恐懼?

        因為我這個班導常常扮演糾察隊的角色,在班上叨念他們這個那個,他已經預設了從我口中吐出的必然是指責?還是因為我壓根兒就像個惡婆娘,他很難看見我心中的善意?

        也許職場與家庭的雙重負擔,早把我臉上慣常攜帶的那抹笑壓扁壓塌了。再者,好些年前的那檯大刀,開膛剖肚之後,大衰的氣力彷彿讓嘴角上彎也變成極其吃力的動作,我慢慢習慣了帶著一張沒有表情的臉。

        而我自認的沒有表情,在某些人眼中,其實等同很不友善。對於表情的符碼,我們慣以笑容的有無當作善意的解讀。嘴部線條恆常上翹的狗狗看上去就是比嘴角下垂的貓咪可親。

        人究竟是因為幸福而笑呢?還是因為察覺自己面對逆境,尚有微笑的能力,因此打心底感到歡喜?

前者是普遍的認知,後者卻是值得深思乃至力行的箴言。

       

評論: 0 | 引用: 406 | 閱讀: 6140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