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時空的生命交響曲~2002北京取經之一


 
要給學生一杯水,教師要有一桶水。——張子鍔

黃靖雅 

 

☆前言~走馬觀花的北京取經

領了一紙公假自費的公文許可,對北京教育滿懷好奇的一群教育界同仁,於學期中興高采烈飛往北京取經。參訪前後八日,來去匆匆中對北京現時的教育景況只配說是走馬觀花;但即便如此,幾日所見仍小有所得,且容我自浮光掠影中摭拾印象最深刻的一幕說起。

 

☆文學~穿越時空的生命交響曲

        參訪北京重點高中的第一天,我就充分領教了大陸的貧富不均。先前在台灣,透過燃燈基金會,我見識過內陸教學資源的貧乏:全校一大群學生和著一名教師擠在一間破舊的房子上課。我說「房子」而不說「教室」,因為即便在最偏遠的台灣山地,那般簡陋的房子也絕計不會被置入學生,作為教學場所之用。然而在北師大附屬實驗中學,因為運用的是國家頂級資源,我見到的是每間教室配備有單槍投影機,教師各自拎了國家補助的手提電腦來上課。

 

        教學觀摩上的是茨威格「人間最美的墳墓」。教師運用配樂朗讀篇章,在柔美的聲情中道出作者對墓主托爾斯泰的讚頌。在溫柔的樂音裡,彷彿有茨威格對英雄的傾心,有托爾斯泰對生命底蘊的堅持,有授課教師對篇章的低眉吟哦,有學生融入聲情與文情的沈默,還有我這個意外訪客的動容。

 

朗讀完畢,學生報以熱烈的掌聲,教師緩緩開講,然而講敘部分有限,多半仍以引導學生答問為主。一旁伺候的單槍投影機簡略帶過幾項關於課文的分析資料,最後在課程結束之前播放了兩張托爾斯泰墳冢的照片,靜靜安臥於綠林間的無名墳冢,單純而美麗。

 

        作為北京第一等名校,北京四中因為領的是市級資源,教室設備反而較排名稍低的北師大實中陽春。我在六角形的課室裡靜聽該校兩名特級教師之一的李家聲老師上課,第一個反應只是「無趣」。

 

那天講的是王維詩作,先從近體詩格律講起。陽春教室當然並無單槍投影的配備,他逐一在黑板上刻劃著板書,學生居然也很配合地在筆記本上不停抄寫。然後他慢慢以王維詩作導入王維的生平,漸次進入課本介紹的詩作,之後介紹王維的田園詩風格,引民初詩人聞一多詩作「口供」相互對照,最後是他自作的五言古詩「讀王維詩有感」。他以「吾輩正吟哦,先生知不知?」總結全課時,學生熱烈的掌聲裡明顯有對老師的衷心傾慕。

 

        李老師初時的上課極易讓人小覷,以為不過爾爾,但隨著他緩慢的節奏逐漸下行,這才發現別有洞天。

 

老北京熟極而流的京片子不見於李老師趨緩卻深情的聲口,他也不是一般青年學子很快就愛上的那種活力充沛的年輕老師,但是他往臺上一站,自然有一股濡染文學日久的翩翩丰采。他講課的方式乍看似乎平常,得到了與學生相互問答之後才見真章。他是《禮記》〈學記〉裡對教學理想的實踐者:好老師當如撞鐘,視學生敲擊的力道決定回應的聲量。當學生侃侃而談,逐漸帶出對王維詩作的深度看法,並引用詩經句子為佐證的時候,李老師也以他的深厚學養,輕鬆丟出詩經詩句以回應。

 

北京四中創校百年,出過兩位全國性的超級名師,其中一位張子鍔老師有句名言:「要給學生一杯水,教師要有一桶水。」亦即老師當是一座寶山,不論學生何時進入,都不致讓學生有空手而回的失落感。以我當天觀摩所得,李老師誠然是箇中典範!

 

以前後兩段聽課的經驗相較,會珍而重之地放進記憶匣子裡,日後久久不忘的當是李老師的那堂課。我想我在其中看見了何謂「親密關係」:他與學生的關係親密,在他與學生的互動裡,我看見了師生的和諧;他與作品的關係也算親密,我在他對作品的詮解裡看見了生命透過文學穿越時空,與另一個,或是另一群生命交換感動的美好!

 

我不禁想:外在的配備再好都不值得欣羨,畢竟那是錢可以解決的問題;重要的是內涵,那才是教師該當著力的部分。李老師在文革時期曾下放黑龍江十年,風雨的十年,也正是他自修苦讀的十年。文革結束後考進大學,留校服務有日後應北京四中之請在該校任教。我在聽課與座談兩個時段分別看到他的正面與側臉,很仔細地讀著其人的面容。那是一張寫滿滄桑的臉,也正是因為曾在風雨陰晴走過,格外能深入生命底層,與另一個時空的生命深情相對。

 

文學是什麼?或者說,我們想讓學生在文學裡學到什麼?在我看來,也許只是對生命的深刻體會與尊重吧。

 

評論: 1 | 引用: 30 | 閱讀: 1358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