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憤不啟,不悱不發~2002北京取經之二


 

    教學~不憤不啟,不悱不發的具體實踐

黃靖雅 

 

旁聽課程進行,最大的疑惑該是:怎麼他們的老師說的這麼少?

 

有幸旁聽課程的兩所學校,教學特色皆同:短暫進行一般性說解之後隨即拋出提問。令人吃驚的是學生往往能提出質量俱佳的回覆,侃侃而談之外,兼有引經據典之大能。如此深度答問的結果是引來老師進行更深一層的提問,於是一回一回逐步深入。孔老夫子「不憤不啟,不悱不發」的教學理想,在此好似可以完全體現。

 

見過北京教學的台灣老師很容易可以切身經驗相互對照。在台灣,引導式教學一直都是理想,然而也常常僅止於理想。一來受限於課程進度,教師在課堂背負的使命是得不停趕課。二來受限於社會對教師的期望,教師必須為學生的成績負責,於是在課程進度拚命衝刺,好挪出時間「督促學生」,說白了是大量考試。再者出於教師對學生的「不放心」,因為不敢全然信任學生自學能力,教師只好在課堂口沫橫飛,不停宣講。習於被餵養的學生,若懂得配合吞嚥,大抵便能被歸於好學生一族;等而下之的是連開口也懶。久而久之,學生主動覓食,主動消化的能力似乎一併付之闕如。

 

《紅樓夢》裡,賈寶玉對林黛玉的心病有一段極好的說解:「妳就是不放心。」任憑寶玉老早對她表白:「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她還是不放心。在台灣普遍的教學環境裡,我見到的多半也是類同的「不放心」:因為不敢對學生放心,教師必須不停地在課室宣講,那等認真的態度,直逼虔誠的宣教士。然而認真宣講的結果如何呢?我們成就了大半聽到「考試」口令才知拿起書本的學生。不知大陸內地普遍的教學風氣如何,但此行所見,不免讓我感慨:也許佛家傳統勉人「捨得」——有「捨」方有「得」的精神,在這幾所學校裡真正成為事實。老師若願意放手,也許學生能有超乎老師預期的表現。北京高中不安排假期輔導,不安排第八節課輔,學期中只考兩次大考,不都是這種精神的體現?

 

評論: 0 | 引用: 38 | 閱讀: 1563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