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所為何事?

讀書所為何事?

          

1

           前些日子,老爸在枇杷樹下架起梯子,忙著把院子裡剛剛成熟的枇杷採摘下來。一旁幫著採收的妹妹笑著說:這可是有機的上品呀,該讓大姊拿到巷口擺攤出售的。我聽著只是笑,反倒是向來沈默寡言的大弟竟然答腔,講的還是我幾乎已經遺忘的童年往事。

年 幼的大弟曾經陪著我在巷口的市集擺攤,最早只是陪著大伯父賣布,後來則是出售父親批發來的葡萄。前一段還勉強摻和著點愉快的記憶,因為近午時生意完了,大 伯總不忘到附近的柑仔店買兩顆色澤繽紛的彩色糖球慰勞兩名小跟班。後一段的賣葡萄可就一點都不好玩。兩個無助的小鬼頭守著明明新鮮卻乏人問津的葡萄,巴巴 地望著從旁穿梭而過的大人,一顆顆圓潤的葡萄好像隨著時間流逝逐漸乾枯……

           小 小年紀就得到市集權充大人貿易,最根本的原因當然是家境困窘。生在食指浩繁的家庭,又是長女,我很早就清楚地了解父親肩上的重擔。背起書包上學,書本的內 容讓我快樂,可書本的代價卻讓我覺得罪過。我在學校快樂上學的時候,那個曾經有過遠大夢想的父親,卻得扛著一家的重擔在烈日下淌著汗珠做苦工……

如果知道自己輕輕鬆鬆捧著書本的背後,一直都有一個不停淌著汗的身影,我該怎麼辦?

           高三那年,我餓了四五個禮拜,把省下來的午餐費拿去報郵政特考。我打的如意算盤,大學聯考去考個意思意思,免得缺考之後榜上無名,讓別人誤以為我落榜,有損老父顏面。等聯考後趕緊拚上一陣,如果運氣夠好,特考過關,日後在郵局上班,好歹有個餬口的工作,晚上再去讀夜校吧。

           也許是考運不錯,也許是老一輩說的「天公疼憨人」,反正我如願考上了自己的第一志願。最重要的是,這個學校不但是全公費,畢業後還會有個教書的工作等著。而老師,正好是我從小夢寐以求的志業。我決定把就業的時程拉到四年後。

父親從不知我餓飯去報名的那一段。他只知道接過錄取通知單的那一刻起,他即將有個當老師的女兒。爾後這個女兒即便出嫁,始終都還記著那個辛苦拉拔她長大的家。

2

讀書究竟為了什麼?在我成長的那個普遍清貧的時代,似乎不必有太多的懷疑,基本上它是一條脫貧的快捷之路。爾後憑著這個跳板,再轉往其他的生涯發展或深造。人生,從此可以很不一樣。

把 讀書說成脫貧,與傳統書生追求功名,本質或有相同之處。這點我一點都不想否認。它也許世俗,但是對於不是銜著金湯匙銀湯匙的普羅大眾而言,本也無可厚非。 假功名之便攀上權貴之路,而後作威作福,這個功名的確該受到譴責;可如果有些秀異之士,憑藉功名之便,為眾生謀福利呢?這個功名,還須背上莫須有的罪名 嗎?

富 貴本身無罪。孔老夫子說的,也僅止是「『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人生有富有貴,那可是莫大的福報,可以藉著錢與權成就許多善業,未始不是好事一 樁。對於年輕的你,把書讀好,原也只是本分而已。用功從來不是壞事,該罵的是因為一心只在書上,一心只有一己之利,完全遺忘了公眾,遺忘了自己該盡的義 務,因此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自私鬼。——是這種人該受到譴責吧?

           活 到中年,回首前塵,我深深感謝許多有形無形的助力,讓我透過學業成就取得一份安定的工作。它的實質工作內容讓我可以陪伴一群可愛的孩子,並不斷成長;附帶 的薪資收益,除了讓我可以按月為老父奉獻一點零用,還有能力認養幾個清貧的孩子,略盡棉薄。當然,有時我也會想,如果當年看得更遠一點,有更高的學術成 就,或許大學教授或社會菁英的身分更有助於社會亂象的改革。

           那是我未了的夢,可對於年輕的你,卻可以是未來的理想哩!

 

靖雅2012/4/19

評論: 0 | 引用: 456 | 閱讀: 765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