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偶像

我的偶像班導週記

          

班 上的小朋友進入二下了,如果在週記裡看見有些同學的憂心,身為班導,是不是該做些什麼呢?於是乎,這個學期我連連發出好些訊息,勸請小朋友好好讀書。可同 時又覺得,哎,班導通常「顧人怨」,該去請動什麼大師來發聲,才不會引起同學反感,以為全是我個人獨沽一味的「一家之言」?這才有了那個韓國醫生的書摘。

           上個禮拜的班導週記,其實是個「意外」。有同學提到因為積極讀書,被其他人貼了個「功名」的標籤,我於是重彈舊調。不過週記發出的同時,我開始忐忑不安,該不會有人因此認定我這個導師居然如此「功利」,認定讀書是唯一的價值吧?

           有 好長一陣,我很難開口鼓勵學生好好讀書。發現檯面上那些學歷漂亮得不得了的政治人物,利用聰明才智大搞損人利己的勾當時,我很難對所謂的學歷生起敬意。然 而沈澱了數年之後,義憤的心慢慢冷卻,自己又慢慢回歸正軌,讀書本身何罪?那畢竟只是一條中性的路,這個世界,雖然有人挾其學識背景為害社會,可也一直都 有人以優異的學養造福人群。

           我心目中的偶像其實與學歷了不相干。他們共通的特質只是服務人群,即便一般大眾未必聞其名,詳其事,可在我內心深處,他們才是引領我繼續向前的「大」人物。轉身面對學生的時候,我真正的期待,也不在成績上面,而在品格——將來進入社會之後,至少至少,不要成為國家的禍害;但如果可以,就請運用你的影響力為人群做一些事,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

           這些心裡的話,我還來不及表白,就有同學在週記發難了。原來我的關心叮嚀已經變成了令人「異常反感」的「嘮叨」,上課又喜歡「東拉西扯」,搞到課程很趕,再來佔用同學的班會時間考試寫作文……

           有 些話也許很真實,但說實話,也很傷人。身為老師,我最清楚的自覺是,從前當學生時代無法忍受的事,即便今天換了位子,也不應跟著換了腦袋,搖身一變成為加 害者。我心疼你們下課還得寫考卷,甚至影響到其他課程,這樣的事我絕不做。可不考該怎麼辦?根據經驗法則,有些同學擺明不考試就不讀書,那我就挪班會來考 吧。然而班會有幾次?大家也心知肚明。上課如果要「高密度」,全停留在與考試相關的部分,也許滿足某些同學的期待,可站在臺上,看著受不了疲勞轟炸的學生 一個一個不支倒下去,這樣的教學成效究竟如何?我不知道。

           不過這篇週記正好也點中了我最近的掙扎。趕早陪早修,午休撐著睡眼來看同學午睡,結果如何?其實只是徒然招惹閒氣吧。不當一回事的依然不當一回事,何曾因為老師而改?擔心太多,如同學所言,最後只是壞了自己身體,根本無濟於事!哇,可真是至理名言!

可惜情感常常令人目盲。我這個笨蛋老師常常想不開,看不透。不過,再怎麼想不開,的確也是到了該放手的時候了。同學就請自己保重吧,你的人生,老師再怎麼關心,再怎麼憂慮,畢竟那是「你」的人生,我的確是完全插不上手的。

 

靖雅2012/4/25

 

評論: 0 | 引用: 2868 | 閱讀: 4101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