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密度激盪~2002北京取經之四

高密度激盪~2002北京取經之四

黃靖雅 

 

認真專注凝成的莊嚴肅穆不等於死板

 

☆課室~深度思維的高密度激盪

北京去來,對北京學生最深刻的印象,第一是「認真」,第二是「認真」,第三還是「認真」!

 

進入幾所重點高中課室,第一印象便是教室的莊嚴肅穆。教師講授也好,學生答問也好,一概是高度的專注氣氛。許多人講起大陸教育,大體不脫「教師認真,學生更認真」的印象。然而認真專注凝成的莊嚴肅穆不等於死板。聆聽學生以流利的北京腔流暢地表達己見時,很難不為之喝采。尤其聽聞當地教師詮釋課堂活躍的定義時更不禁動容,他們的說法是:「課堂的活躍,繫於學生思維的活躍」——強調的是「思維」而不是「口語」或「肢體」的互動。

 

在台灣,課室氣氛的熱絡常被誤解為學生肢體與口語的活絡。學生在課室裡極盡所能搞笑瞎扯,待到老師指定正經的課題提問,原本熱鬧的教室立時鴉雀無聲,與原先的樣貌迥異。學生的語彙一般而言不如北京學生豐富多姿,幾位老師私下討論起學生「幼稚化」的語文能力,其實也弄不清究竟是該怪罪綜藝節目的「白癡化」,網路盛行之後的「圖象化」,還是大考大量採用電腦閱卷的「選項化」?

 

☆課程~心手相連的整合性學習

信也不信?我們的教育一直在表面強調合作,實際作法卻是在打壓合作,強調競爭。

成績排行榜意謂著什麼?名額限制意謂著什麼?

打壓別人,個人才能出頭。

 

北京刻正大力推行的研究性學習,他們稱之為課程亮點的,說穿了正是台灣推行有年的小組報告。不同的是這個研究性學習強調的是合作重於競爭,過程重於結果,整合重於單科。

 

研究性學習其實更近似博碩士論文的寫作方式,主動發現問題,找尋研究主題,教師的角色只是從旁協助。台灣中學的小組報告往往是由教師指定的單科作業,各行其是的結果是部分學生負擔繁重,不堪負荷之後是請出剪刀漿糊。拜科技之賜,現代版的剪貼工具可以在電腦上藉由幾個按鍵完成,拼拼湊湊一番,面容一新,究其實則是新瓶裝舊酒,未必能有深入性的研發成果。研究性學習則企圖擁有更多元的學習,以跨學科、超個人,甚至是走出校園的合作學習新型態出現。

 

突破學科本位,走出既定的封閉環境框架之後,藉由彈性的時間運用,學生往往更有餘力深入社會,與社會脈動結合。研究性學習的立意良善:培養學生問題意識,收集資訊、找尋答案的能力,突破傳統知識重「認知」的窠臼而重在知識技能的「應用」,尤其是打破舊式評鑑重「結果」而改重「過程」的改革,的確讓人為之眼睛一亮。

 

傳統知識分子的啟蒙多在校園,如果能及早把視角拉開,關注社會,相信會是極好的變革。北師大二附中為文科實驗班設計的體驗課程因此也讓我喝采。他們沒有寒暑假輔導,期末考結束,整裝前往實地考察。高一選在西北偏遠地區,深入當地,與老鄉共同生活,等同遊學,所不同的是此種遊學備極艱辛。高二選在繁華的都市地帶,體驗不同的生活經驗。林福智校長說這是「社會實踐」,知識與社會結合的第一步。

 

大哉此言!

評論: 0 | 引用: 592 | 閱讀: 9834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