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在人生起跑點上的台灣孩子

楊照/聯合報

引用自:http://paper.udn.com/udnpaper/PIC0004/218904/web/

我們的孩子長大了,和許多別國的同輩青年相比,在思考、分析能力上會落後,是意外、是偶然嗎?……

「透過勞動,我們獲得什麼?」「所有的信仰,都和理性相違嗎?」是否想過這樣的問題?如果有人問你這樣的問題,你會如何回答?

「如果沒有國家或政府,我們會變得更自由嗎?」「每個人都有追求真理的責任嗎?」這樣的問題,又該如何回答?

我們大部分的人,大概都答不上來,而且都不覺得自己需要去思考、去回答這樣的問題吧!要是拿這樣的問題去問我們的高中生,他們一定更是滿頭霧水、莫名其妙吧?

這 些是今年法國大學入學考試的考題,每個想要進入大學念書的法國高中畢業生,都必須思考這樣的問題,給出答案來。前面一組,是文科生的考題,還加上一題從史 賓諾莎的《神學政治學》書裡選出的段落,要考生解釋、評論。後面一組則是理工科學生的考題,也加上了另外一題從盧梭(今年剛好是他誕生三百周年)的《愛彌 兒》書中選出的段落,同樣要考生予以解釋、評論。

他們考的科目,是哲學。一直到今天,法國的高中生必讀哲學,而且哲學是判定 一個學生能否接受菁英教育,不管是文科或理工科,最重要的判準。相較於幾十年前,今天的哲學考試算是輕鬆、簡單多了,當年沙特和波娃他們應考時,其中的一 道哲學題目是:「你相信在世界萬象背後藏著『理型』嗎?我們如何推斷『理型』的存在,或推翻『理型』的假設?」是的,這是考一個十八歲孩子的題目,而且如 果他答不上來、答不好,就絕對沒有機會像沙特或波娃那樣進入最菁英的「高等師範學院」就讀,取得在社會上的特殊地位。

台灣今年的大學指考,下周要上場了。即使是想念哲學系的學生,都不需應付哲學問題。稍微類似法國學生必須接受的考驗,是國文科的作文,看看你如何思考、理解這個世界。去年大學指考的作文題目是什麼?是以麵包師吳寶春的故事為例,要考生寫「深與寬」。

這樣的題目,我們每個人腦袋裡轉一轉,大概都想得出來怎麼寫個幾百、千把字。換句話說,這樣的題目要的,只是一點常識,加一點運用文字的手法、技巧而已,會不會寫,寫得好不好,跟學生的思考、分析能力,跟他的自我主張、立場,沒有什麼關係。

我 們的孩子長大了,和許多別國的同輩青年相比,在思考、分析能力上會落後,是意外、是偶然嗎?當然不是,是我們的教育本來就設計得害他們在這方面無法跟別人 競爭。奇怪,那麼多害怕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家長,為什麼對這麼明顯的落後,可以無動於衷?難道大家都認為競爭力,只是跟台灣同輩的其他孩子比比就好了 嗎?

 

 
評論: 0 | 引用: 414 | 閱讀: 4730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