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如何不想他

             大半的老師,樂於兼任導師的當然不乏其人,但平心而論,如果真有選擇的機會,可以單純當一個「專任」老師,無須帶班,幸福的感覺會強烈得多吧。

           享受了好幾年「非導師」(只是不當導師,還是得去做其他非己所好的工作)的生涯之後,這兩年的導師兼職對我其實是很大的考驗。「父子騎驢」的難題果然又再度出現。

           同在一個班級裡,人心不同各如其面,對班級狀況的反映有時竟是南轅北轍。其他的且先撂下不談,光是教學,每人的喜好明顯不同。去年有同學直指本人「上課東拉西扯」,新近則是有同學說「死氣沈沈」。兩點我都心知肚明,很清楚所指為何。上課東拉西扯是擔心同學覺得無趣,可死氣沈沈正好是逆向操作的結果。我想大半的同學即便嘴裡不說,但不難感受,升上高三以來,即使只是暑假,老師明顯向教材靠攏,先前不大著墨的方舟,現在也會花上許多時間解說了。

           說實話,即使我心裡覺得是把你們當成「自己」的孩子在疼,可現實裡,你們畢竟還是「別人」的孩子。兩者區別何在?對我來說,自己的孩子成績不好便認了,也沒啥好說的,反正接受就是。可別人的孩子,大考在即的時候,我實在瀟灑不起來。

           論獨立思考的能力,就現時而論,我不算缺乏,那是自己所以敢於挑戰傳統,堅持某些課程重點的原因。可每次段考成績出現,我還是忍不住會有疑惑,那種會不會「害」學生考不上好學校的焦慮仍然會油然冒出。高一高二時期,問號打完之後,自己認真思索一陣,還會有力氣邁開腳步走自己的路,可現在呢?

           「教我如何不想他」!那個「他」絕不是夢中情人,而是同學的前途!

           不敢不向現實低頭,反映在課堂的,是我明明苦讀許久的老子》,而且遍讀全書,也啃了不少相關素材,只為了上好老子選〉這麼一課。但看看進度,一「拖拉庫」的材料只好忍痛棄捨。先前的詞選〉也是這樣,密密麻麻的補充,時間一到便得無奈地撒手。這是現實人生,是我不得不去面對的考前課題。
          
至於作文上面的評語嘛,「淪」為現時只剩評分等第與簡單的批改符號,倒可分為兩面說。寫評語向來是情感回饋的意義多些,真想從中得到寫作的資糧,其實有限。老師以前不知道嗎?不,我一直都清楚得很,但樂於回應,是因為愛同學。現在不寫,部分理由依然是為了愛同學,好讓同學自行尋出問題所在:真有能力分析利弊所在,要解決類似問題便可全憑自力。另有一點,同學也得考慮老師的現實問題呀,老師不必直接上大考的戰場,但一天畢竟也只有二十四小時。平常上課,六點多出家門,在學校一待就是整天,非寒暑假時間,回到家大半已是近六點了!上班近十二個小時之後,心力交瘁可一點都不誇張。

           為了對得起同學,維持一定的教學品質,這些年來,我已經習慣搞自閉。平日與人交往已經是能免則免,日常娛樂則減到最少——也許正因為這樣,才會搞到上課「死氣沈沈」吧。

           班上會發聲的通常是少數,未必等同全班。就像上禮拜詢問大家繳週記的時間,廖少爺一個人嚷得超大聲,幸好老師付諸表決,不然真會以為他的聲音代表全班的想法。今天有人表示了好些不甚滿意的批評,以此類推,也不見得老師真那麼「顧人怨」。當然,面對批評,我自己當虛心檢討。不過,我不免也感慨,你們這一代的孩子真是和我們那一代很不一樣了。矛頭對準對方的時候,不大考慮背後的因素——我在一類的班大概不會被批為死氣沈沈,因為那班既無責備我「東拉西扯」的人,而且在我東拉西扯的時候,反應是非常非常友善的。

我突然想起前些年,就因為有學生不斷說這道那,讓我在該班如坐針氈,最後很沒用地選擇請長假,「逃命」去也。那次長假,我足足請了兩年!話說回來,我這個老師的心理素質實在有待加強!哎!

靖雅2012/8/20

 

評論: 0 | 引用: 230 | 閱讀: 4838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