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痛~靖雅週記118

陣痛-班導週記(寫給那年的1-18)

 

        雖是暖冬,每回換上泳裝準備下水的片刻,內心其實仍有諸多掙扎的。下水好呢?不下水好呢?那水看上去好冷啊!但是我已經來了,如果不下去游個幾圈,光是在水療池閉目養神,我自己心知肚明,那可是一點作用也沒有的。於是我得強力說服自己:別忘了初時怎會下定決心來游泳健身的,別忘了免疫系統的毛病可能蓄勢待發,別忘了當初在榮總以及後來蒐集到的諸多資料所顯示的病症的可怕。於是我義無反顧地往池畔走去,好像趕赴一場生死交關的盛會。

 

        下水的前三圈,有時是十圈,通常是最痛苦的時候,我游得氣喘噓噓,有時會縱容自己上岸,躲到水療池避一避。常去的游泳池有個好處,泡在水療池裡可以清楚地看見泳池中的動靜。那些個在泳池中展現矯健身手的身姿看得了了分明,擺明了是讓人心生艷羨或是心生愧疚的,而我這個自省能力頗高的人通常採取後者。於是乎,看足幾分鐘之後,我乖乖踅回泳池,繼續下一回合的努力。

        很有趣的是:通常過了前幾圈的陣痛期之後,後續的會顯得輕鬆許多。我在泳池中輕盈游動,心裡很慶幸還好我沒在先前幾圈的恫嚇中打退堂鼓。游到渾然忘我時是莫大的快樂,那是很形而上的體驗,恕我不在這裡贅言。我在這裡想說的,僅僅是想回應同學在週記透露的難題,即關於學習的主題。

 

        誰才是讀書種子?何人可以大聲宣告他是天生讀書的料子?說是蓋棺蓋定實在是太嚴肅了,但是同學過早下定論,把自己屏除在「能讀書者」的圈子之外,這我可是萬難苟同的。妳不同意嗎?說說靖雅的經驗給妳聽聽!

 

        念國小的時候,若是打躲避球,我必在場內先行「自殺」;若遇跑操場的體育課,我一定肚子痛。因為太害怕跑操場,即便平日再懼怕老師,臨到上體育課我一定去向老師報告我肚子痛。於是那堂課我可以躲在樹下看著同學汗流浹背地跑操場,而我在旁納涼。高一的體育課測驗,測仰臥起坐,我一個也作不來,癱在墊上無奈地看著為我壓兩膝的學姊。學姊是田徑校隊,不停為我面授機宜,但我怎也作不來呀。去向老師報成績時平日很兇悍的老師很驚訝地看著我,又轉向學姊聽她敘述我的可憐。於是我覷見她在分數登錄簿上寫了一個小小的零。之後的求學歷程大抵如是,一遇體育課我就死得很慘,我痛恨體育,總想一旦離開學校,我一定立刻與「它」絕交。不想人生無常,動過大刀之後身體日損,更慘的是後來求診,從這科醫師轉介到另一科,好像五臟六腑全數敗壞。更糟的是其中有一名醫師看過病歷,藥一開就是一個月,而後主動掛號,下個月再來。這個月得來,下個月得來,再下一個月仍然得來……。我實在作不來太乖的病人,這種記性怎會記得按時服藥?但即便這樣,藥不大認真地吃過一個月之後,我無意中看見自己與家人拍攝的照片,天哪!真是太可怕了,我這個「瞇瞇眼太陽餅」(那是同學的男朋友幫我取的綽號)變成了「超大肉餅」!於是我轉而對著藥發呆,是吃好呢?還是不吃好呢?吃藥是一大煩惱,看病更是,一去得忙上一天,我是大忙人,這種時間我實在耗不起呀。然後我挨了罵,外子很火大地說:「妳有時間看病,沒時間運動?」

 

        運動未必能保命,但吃藥又何嘗能提供必然的保證呢?看在不必吃藥的分上,我選擇運動。因為兩膝有傷,我只能選擇最無運動傷害的游泳。無法配合游泳教練的時間,漫畫「看圖學游泳」於是變成我的啟蒙書。初時游得上氣不接下氣,痛苦至極,但有時累極了「晾」在池畔,偷偷向旁邊的泳訓隊學個幾招,日久居然也揣摩出一套方法來了。進入狀況的游泳除去每一回必有的陣痛期,進行起來其實是很大的快樂。於是我想起先前那套「永離運動」的誓言,而後暗自發笑。

 

        如果這還不足以說服妳,因為游泳是技術嘛,與學業何關?好,那我再說一項。聽過統計學嗎?我大學時代就耳聞此門科目難學至極,心裡暗自慶幸自己不在教育學院,可以免修這可怕的玩意兒。不想後來讀輔導,一上課馬上看見課表有這東東。老師一來,問過學習背景,很欣慰地說:「很好,你們幾乎都學過,那我們就從高等統計學開始囉!」那天的統計學連上五堂,我連半堂也沒聽懂!那個禮拜我如坐針氈,每天出門上課前都天人交戰,很想臨陣脫逃,卻又不甘好不容易申請上的進修是以逃走結束的。那個禮拜六,我認真地思索了一下,決定不作逃兵,意思就是面對現實,立即出門尋找統計學課本,而後閉門苦修。我從一個字也不懂開始,兩週以後可以聽懂老師的上課內容,而後在第四週的期中測驗中輕易過關,最後的學期成績還惹來一些同學的讚歎。當然啦,這些讚美有一半是因為我先前學國文的背景。

 

        同學,我不是在誇耀自己,統計學的東西我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但是這些經驗讓我了解一點:學習只怕不下苦功,一旦有了強烈的動機,而後熱烈投入,多半不會有太差的結果。我知道高中課程相較於國中課程深度與廣度的跳躍都讓同學重挫,但是不要因此毀去對自己的信心。有些學科不是那麼容易進入狀況的,妳得多花點時間和他建立關係,然後他才會對妳展露笑臉。如果真是下了很大的工夫,卻仍然無法得到很好的回應,也許是無緣吧?但與這科無緣,不等於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得因之而否定。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一片天,我是較各位年長許多的「資深女性」(白話版叫老女人啦!),說這些話是有所本的,願意信我一回嗎?                                                                                                                                                  

                                                                                                                                                                                                                    愛妳們的靖雅2001.12.04

 

評論: 5 | 引用: 32 | 閱讀: 1051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