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不嫌遲

永遠不嫌遲

           一直都還記得,高一那年的第一次月考,數學老師發回卷子的表情。

           他唱過名字,坐在第一排的我站起身來,從他犀利得像煞要殺人的眼神裡接過考卷。他其實沒有開口罵人,只是我在那個冷厲的眼神裡讀到比詈罵還可怕的訊息。

           一切本來咎由自取。換作我是那個老師,眼見平素看起來乖巧,上課超級認真,筆記又作得一流的學生考個二十五分,大概也會報以相同的眼神吧。

           那一年是我年少生命裡的低潮。撐持一家生計的父親病倒了。我是長女,背著書包上學去突然變成莫大的罪惡,即使我身上穿的是人見人羨的綠衣黑裙,自責的感覺不曾稍減。我很想就此休學,投入職場。父親當然不會同意。但我的天人交戰始終不曾間斷,高中生涯的第一次月考,我一個字也沒讀,更別提實際的演算了,唯一的憑藉,僅止是上課的印象,但也只便硬著頭皮上考場。二十五分的數學卷,雖然是空前的超低分,但以我的「付出」,已經算是萬幸了。    

           高中三年,大抵也就是相同的窘境。家中一直存在著好些問題,回到家,書包一放,別說苦讀,連捧起書本瞄上一眼的心情也無。其間因為高三導師的「另眼相看」,我發憤讀過一個禮拜,只想證明在她眼中一無是處的學生其實有潛在的資賦。漂亮的小考成績到手之後,我便又繼續自己放逐的生涯。直到學校停課。

           高三全面停課,因為大考在即。

           我當時的規劃是報考只須國中學歷的郵政特考,幸運考上的話,日後白天上班,晚上念大學夜間部。既然生在貧寒之家,也就認了。可大學聯考落榜嘛?這個不大好玩,權且拚他一下吧。

           聯考那張足以送我上公費學校的成績單,全憑停課之後的自修換來。家裡別說個人房間,連書桌也付之闕如。我因此每天到學校報到,抬了課桌椅就在教室走廊讀起書來。那時節女中校園裡還種著一排年齡極大的芒果樹,我常在倦讀之餘偷摘一兩片芒果葉聞它獨特的清香,權充放鬆休息。書本雖然始終都是陌生的,先前上課認真聽講的好習慣在這時救了我,概念清楚的前提下,念起書來並不太難。再加上自認本來就不曾用過功,心裡倒是平心靜氣,反正亡羊補牢,讀進多少便賺到多少。

           心裡不著急的讀書步調,效果極好。我每天只在學校讀書,午睡一睡就是一兩個小時,傍晚騎著單車回家之後,早早便上床睡覺。一天的讀書時間雖則有限,充分的睡眠倒是讓我神清氣爽,吸收率極高。後來的成績,居然遠比我預估的高出許多。最為實惠的,是它把我從郵局「救」出來,轉到學校,從事的是我從小就夢想的教師工作。

           小朋友,突然大說從前,不是因為老師年老,而是知道有人對著未來的大考發慌,不知所措,深恐大勢已去。我親愛的孩子們,老師的經驗分享,只想讓你知道:只要願意開始,那就永遠不嫌遲。千萬別在還沒上戰場之前,就先繳械投降。這種蠢事,我可有經驗哪!

           初出校門的第二年,被抓去參加教師組的國語文競賽。不幸拿了個第一,遂又被逮去全國性的省賽(那時還叫台灣省)。我這個菜鳥一進到比賽會場,看見參賽者全都是上了年紀的資深教師,自己先就氣短,矮了一截。既然認定比賽無望,遂胡亂交差了事,提早半個小時便繳了卷。當時心想,自己鐵定會是最後一名。誰知後來成績公布,我的排名居然還在中間!天哪,早知如此,早知如此……

           好孩子,舊話重提,不論高一高二你如何荒廢,眼前都還有機會,前提當然是你夠努力!加油,加油,我的好孩子,老師為你加油!等大考時間逼近了,我還要去幫你燒好香求好運呢!

靖雅2012/9/26

評論: 0 | 引用: 1671 | 閱讀: 5048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