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只有一次——墨攻

再見只有一次——墨攻

黃靖雅attachments/201402/0297226513.jpg

 

生命無法重來,幸運當然也是。對有些人來說,說再見的機會只有一次。

 

「逸悅!」

他緊抱著懷中至愛的女子,大聲呼喊著她的名字。這一次,以全部生命愛他的女子已經無法回應他熱烈的召喚。或者,她以魂魄在另一個世界幽幽地呼喚他,只是這廂兀自悲痛的革離聽不清,也看不見。

 他是懷抱兼愛理想的墨者,在梁城有難之際,獨自前來捍衛山河。而她是梁國忠良之後,因此得以女身披上盔甲。他們就在戰火瀰漫中相遇。這之前,兩人都不曾設想會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他的墨者身分,讓他心甘情願扛著兼愛非攻的理念,純粹只是為了成就一個助人的理想,不曾想過要功名,更不曾想過要賞賜,即便那個叫作逸悅的女子不忍他摩傷累累的腳板踏在一雙早該汰換的靴子上,巴巴捧了一雙親手編成的麻屨,他也要狠著心拒絕。一雙親手作的鞋,在那個時代未必值錢——可他知道那代表什麼。

她雖是女兒身,卻出生在武將之家,騎馬打仗對她來說是尋常事,遇上心儀的男子,尤其又是不世出的男子,「不論是對是錯,這一輩子我都願意跟著你。」這樣露骨卻真心的表白她說得自然不過,不像是託付終身,更像只是約了去唱歌,去跳一支舞。

 

她真的是死心塌地跟著他。他夜探敵營,她一路尾隨,他故意兇她,好趕她離開,她卻賴皮:「我常在這裡走馬,這一帶地形我挺熟的。」不由分說便帶頭走向前去。 窺見兩人身影的敵軍追到山崖來,眼看著就要走投無路,她擔心他為了自己受制於人,哪管不諳水性,硬著頭皮便往下面深深的澗水跳去。那男子也跟著縱身一躍,急急在水中找她,潛伏數次,撈了她上來,忙忙施救——她在心儀的男子眼前甦醒過來。

她第二次落水,因為挺他,怒斥不仁不義的梁王之後,換來割喉丟在地牢的下場。大水淹過地牢,她在水中載浮載沈,終於失去露出水面的可能。那個為愛前來的男子最後還是找到了她,仍然慌慌為她施救……

 

兩度施救的手法雷同,除去地點與水深,畫面極其近似。我以為這一次她還會在心愛的人面前醒來,甜蜜地笑開,而後和他攜手展開一段亂世裡的甜蜜人生。然而沒有,電影的編劇顯然濡染過現實中太多的愛別離,他選擇讓男女主角向真實的人生靠攏。

生命無法重來,幸運當然也是。對有些人來說,說再見的機會只有一次。

 

 

 

評論: 15 | 引用: 20 | 閱讀: 4050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