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的字典沒有我

第一課——有拜就有保庇嗎?

                                     黃敏警

同奮有惑: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不是人性之常嗎?為什麼天帝教要大張旗鼓,不斷宣揚我們的核心理念是「不為自己設想,不求個人福報」?再怎麼樣,「有拜有保庇」畢竟比較吸引人啊!天帝教一定要這麼不討喜嗎?這種「逆向操作」的教義豈不是大大增加了弘教的難度?

 

敏警試答:

親愛的同奮,「有拜有保庇」的說法的確很可以讓人心安,但如果進一步追問,事實真的是這樣嗎?天帝教以「不為己」為出發點,必然對個人不利嗎?我們且來聽聽先天斗姥元君老前輩怎麼說。

 

能祝芸生。福禱自身。以無我見。純持大公。神聚芸福。必禱必籌。注水高隰。集澮一窪。近道可名。近道可與。(北斗徵祥真經)

 

譯文:

得以放下私心,衷心為眾生祝禱,祈願眾生都能遂其所願。不僅是全心為眾生代禱,更能以全副精神投入利益眾生的志業。如是的赤誠不僅成就了眾生,亦且能在無心間為自己成就福德資糧。就如灑水於地,不論澆灌的地勢或高或低,最後總會匯集於某個低窪處。這種心念始終都貫注於蒼生的聖賢,可說是已接近己身成道,且能襄助眾生向道的仙佛了。

 

天地的字典沒有我

    天帝教的祈禱一貫是為天下蒼生,核心精神在無私無我。然而哀求上帝讓天帝教重來人間的首任首席使者師尊,在晚年卻有非常懇切的表白:「我自問沒有私心,如果說有,我一生最大的私心,便是在台灣復興先天天帝教。如此一來,諸天神媒必然會共同來護持台灣。」

    天地既然無私,為何肯降格來配合個人的私心?除卻師尊至誠的精神感格,更因為台灣保有中華文化的老根——而中華文化的精髓,實即上帝真道。

    上帝真道,中華文化,不論是用哪一種語彙,或者說披上哪一種外衣,內裡的本質不會因此而改變。

它的名字叫作仁,也可以叫作愛。換作程顥的語言,「仁者以天地萬物為一體,莫非己也」,是視天地萬物為一體的至誠,因而能真心對待所有的生命。

    以生命踐履的典範歷來不絕於中國史冊,且引宋朝的富弼為例。

    富弼在樞密副使任上得罪小人,他與契丹暗通款曲的謠言在京城沸沸揚揚。宋仁宗信以為真,一紙謫書,立即貶謫富弼到青州去。

當時河朔一帶正鬧水災,流離失所的飢民一波一波蜂擁到青州。輾轉來到異鄉,乾癟的五臟廟仍然無以為祭。

富弼緊急募集了十餘萬斛的食糧,四處分散。同時派人檢閱閒置的房舍,撥出十餘萬處安置災民。重要流通點備置醫藥,隨災民取用。不幸身故,則以合葬處理。

    富弼以一介貶官,風風火火地救苦救難,超大的動作引得旁人為他猛捏冷汗:「你也不想想自己在朝中得罪了多少人?再不收歛一點的話,不但是官位,只怕連小命都不保啊!」

富弼答得坦然:「您說的沒錯。但犧牲眼下六七十萬百姓的命,就只為了個人苟活,這我可做不到!」

    第二年,青州麥禾豐收,富弼通知流徙的災民返鄉,並依路途遠近,配送糧食。因為富公的擔當與仁心,幸運躲開死神的百姓足足有五十餘萬。

行所當行,完全不計個人利害的富公,不但沒有「好心人」擔心的後患,消息傳回朝中後,仁宗立即遣派使者前來慰勉,後來更高升為宰相,封為鄭國公。高壽八十辭世,朝廷賜謚號為「文忠」,充分肯定了其人的忠藎。

秉持一顆仁心,認定眾生必因此受益,那就放手去做,不必計較個人得失,既是中華文化,也是上帝真道,當然更是天帝教的精神指標。謀於公而忽於私,眼前看著是吃大虧,長遠來看可未必。緣於心胸寬闊,得與天地靈氣親和,眼下必有寧靜的心境。且行之既久,必能因為依止上帝的真道而發現大宇宙的奧秘。

這可不是我個人的發明,權借清虛宮弘法院教師的智慧一用而已。

天地這本大辭典裡肯定沒有「我」這個字。凡俗人間,戴上「我」執的有色眼鏡,硬是要在天覆地載之中為「我」卡得大位,好讓所有的資源挹注於一己,或讓所有的眼睛都能瞧見「我」的偉大,說到底,只是個人偏執的妄想。

佛教大德淨空法師便把「我執」當作「業障」的同義詞:「有我即業障」。

法師進一步解釋,慈悲的佛菩薩絕不打誑語,既然一再承諾「有求必應」,必然是真——可有求不得卻又是現實常見的,這到底怎麼回事?

淨空法師說,是業障所致。

「業障」只是虛無縹緲的名詞嗎?不,自私自利的念頭就是業障。

達賴喇嘛對於自私有看似另類,其實飽含智慧的看法:活在不安的亂世裡,如果真為子孫著想,並不是在自家築起高高的樊籬,把擾攘全數阻絕在外;而是建構普遍安全的社會環境,讓子孫不但在家平安,出門亦可保安全無虞,那才是真正的上策。

有沒有發現這段話有點眼熟?儘管達賴喇嘛說的是個人心得,卻與老子的一段雋語精神相通:「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

聖人起心動念,慣常從無私出發,卻也因為無私,反能成其私。天道運行原本如是,只是聖者不僅深諳其道,更能以身力行。達賴如此,師尊亦如是。

天帝教的超高靈格即來自師尊的大無私。上帝同意天帝教復興之初,原本屬意要他作教主,誰知這位老先生居然痛哭流涕,一再懇辭這個榮寵無比的大位。原因無他,老先生以他的大智慧與大悲憫認定:末劫之來,除卻上帝的全知全能,任誰也無法力挽狂瀾。

他發乎至誠的淚水讓上帝點頭,既成就了天帝教的超高靈格,同時也感動了諸天神媒,為帝教拉開一張奇大無比的保護網。

天帝教不為自己設想的核心精神,絕不是書齋裡玄思冥想得來的口號,而是師尊身體力行的心得歸納。看似與人情相悖的說法,其實是聖哲宏觀得來的大智慧。且聽師尊怎麼跟弟子說:

「末劫之來,任憑你想為自己設想,也是設想不來的。」

對凡夫俗子來說,無私或許是迫於現實不得不然的無奈,但勇於承擔,放下我執之後,很快可以感受到無形的裨益。尤其是純粹無私的願力,能階極高的紫金光瞬間即至。願心如果更強,逐願尾隨而來的加持能量還會更強,絕不只紫金光而已。

愚頑如我,有時不免會想,為什麼甘於留在天帝教呢?這個宗教以世俗的眼光來看,的確很不可愛。真要認真作好同奮的話,那可是磕不完的頭,誦不完的誥,捐不完的錢啊。

可我安在此處,是因為放眼塵世,紛紛擾攘得讓人極度不安的時候,天帝教教義對於生命的解答,足以讓我在面對種種疑惑的時候,時而閉閉眼,歇歇腳,然後提起兩條疲累的腿,繼續蹣跚向前行。

評論: 0 | 引用: 856 | 閱讀: 22770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