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非人間—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

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

      黃靖雅attachments/201305/0282154667.jpg

           1

眼科廣告龐大的看板高高聳立,上頭只有一對奇大的眼,再外掛一副理當看得更遠,看得更清楚的眼鏡。

           在大亨小傳裡,導演巴茲魯曼把這副眼鏡戴在尼克.卡洛威臉上。

 

           2

           剛從大學畢業的尼克有過寫作的夢,步出校門的時候,正趕上奢華風席捲美國的二○年代,他搭上順風船,學著在追逐金錢的浪潮裡載浮載沈。寫作只能自娛,在華爾街當股市交易員卻能自利,天平將會如何強烈傾斜,當然無須太費思量。

           上班日的白晝,電話鈴與買賣數字充斥,生活被前一通電話與下一通電話推擠著向前。入夜,回到湖畔賃居的小木屋,依然是喧嘩的聲浪橫流,夾著音樂、跳舞的踏步。

那些飽含金錢味的聲響來自隔鄰的超級豪宅。主人是神秘的大亨蓋茲比。attachments/201305/2848185309.jpg

 

 

3

他對蓋茲比幾乎一無所知,偏生後者似乎對他無所不知。蓋茲比知道他的職業,知道他的作息。近似窺伺的打探,最根本的源由是他知道黛西是尼克的表妹。而黛西,是他五年前因為大戰入伍而錯失的戀人。

他的夜夜笙歌,看似布滿鬼魅般的迷幻意象,內裡其實為了一個極度浪漫的夢想:完全不設限的奢華派對,也許有一天會意外引來他翹首以盼的嘉賓,他終能再與睽違已久的心上人相會。

 

4

黛西在他從軍生死不明的時候嫁給當地首富,始於父母脅迫,倒也沒有抵死不從。乾坤日夜長,豪邸裡養尊處優的少奶奶,窮極無聊的日子偶而有丈夫打野食作為引信,挑起隆隆戰火權充調劑。

對於蓋茲比,偌大的城堡裡無數的美人來來去去,終只是船過水無痕。他鍾情的女子住在對岸,每天晚上,船塢的綠燈亮起,隔著湖水瀰漫的霧氣,明晃晃的燈光帶著些許恍惚迷離,像煞引逗著他前去圓滿長年的夢想。有時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看在身後的尼克眼中,活像企圖捕捉記憶裡的倩影……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黛西就住在對岸。這不是偶然,是他有意的設計。他買下湖邊的豪宅,精心擘劃,就只為了重逢的到來。

 

5

尼克成全了他五年的朝思暮想。attachments/201305/1464415775.jpg

五年的時空阻隔,可以讓思念無限膨脹。在尼克的小木屋初次重逢的驚喜若狂,爾後一個擁抱,一度春宵再也無法填塞兩人情慾的空洞時,黛西提議私奔,蓋茲比的巨大財富,足以讓他們走到天涯海角。蓋茲比想的不一樣,他要的是兩人名正言順地廝守,而後披著婚姻的堂皇外衣,回到兩人初次相見相戀的聖地。

公開攤牌的過程不如預期的順利。蓋茲比迎回心上人之後關閉盛極一時的派對,一心一意與他心愛的女子交歡,外面的傳言老早沸沸揚揚。老婆的美色新近添了春色,不甘綠帽罩頂的湯姆掀開蓋茲比假藥商之名販賣私酒致富的秘密……

黛西崩潰。丈夫假意寬宏大量,讓她與蓋茲比同車回家。回程意外撞死丈夫的情婦,又在不知所措中駕車逃逸。

開車的是心慌意亂的黛西,自願頂罪的是蓋茲比。知情的湯姆技巧地撒了謊,把偷情與肇事的責任全賴給蓋茲比,然後自己帶著黛西迅速搬遷,遠離是非之地。

一心一意愛著黛西,出事後仍然等著黛西回心轉意的蓋茲比,只等來死者丈夫的復仇槍響。

 

6

為蓋茲比送終的只有尼克。曾經流離派對的名流無人前來,槍響之際,仍然被蓋茲比以無比深情念著的那個名字的主人也沒來。

在尼克眼中,下葬的不只蓋茲比的軀體,還有他一廂情願的、只為對方的純潔愛戀。還有,包圍著蓋茲比的,美人醇酒,紙醉金迷,全都一併入了土。

 

7

眼科廣告龐大的看板依然高高聳立,一對張大的眼,還外掛一副視野分明的眼鏡。

那分明是上帝冷冽的眼。

桃花流花杳然去,剩餘的天地再也回不去熟悉的人間。

 

評論: 0 | 引用: 2690 | 閱讀: 3432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