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人炁功談起

「善積己心,寡範己念」~天帝教豈只是誦誥打坐的宗教?—1

黃靖雅(敏警)

 

內容摘要:

        天帝教復興近三十年,對外乃至對內,予人的印象不外乎只是誦誥、打坐的宗教,教化內涵似乎一概付之闕如。然以教義、經典及其他文獻視之,顯係有嚴重的誤解。本文試圖從文獻切入,盡量還原天帝教修持的核心內裡,證明儘管復興之初有其急於救劫的時代使命,因此集中焦點於誦誥打坐,然整體言之,看似僅在形式用力的修持功課,重點仍歸結到「心」的修煉。由「心」外顯,是全然應乎天心的善行。因此作為天帝教同奮,在日常的誦誥、打坐等功課之外,時時處處,更應小心戒慎的,是自己作為人間世一分子的「心」與「行」。

 

關鍵詞:

修道。煉心。救劫。祈福。應人合天。

 

l   緒論

天帝教自一九八○年復興至今,將近三十個年頭,外界對於天帝教的誤解固然所在多有,即連帝教同奮本身,亦不遑多讓。如果丟出「天帝教是一個什麼樣的宗教」這等問題,相信許多同奮除了「誦誥」、「打坐」外,就提不出其他的答案來了。天帝教於是在有意無意間被簡單化約成「來來來,來誦誥;去去去,去打坐。」或者是「誦誥打坐擺中間,修行煉心放兩邊」。概括成誦誥、打坐,至多再加上一個看似以感應為主的「天人炁功」,如此簡單到幾乎是貧乏的天帝教,對此當以何種態度回應?

身為天帝教同奮,不難聽到如此這般的敘述:「師尊[1]說……」,「師尊說……」,以首任首席使者涵靜老人在天帝教的崇高地任背書,聽來權威十足。然而如此表述很容易掉入以下的陷阱:第一,涵靜老人的確曾經如此表述,但大宗師因材施教,可能因弟子根器不同而有迥異的教化,佛教稱之為「方便法門」;而儒家,被尊為「至聖先師」的孔子,依《論語》所記,因為弟子資質不同,即便提出的問題全然相同,孔子仍有給予全然不同答案的可能。[2]適用於甲同奮者,未必可以全然複製到乙同奮乃至全教同奮身上。第二,涵靜老人的教化對象確乎是對全教同奮,但若是訴諸口語,即便是親耳所聞,也未必可以全然排除因為涵靜老人的江蘇口音而來的誤解。再者,耳聞之後進入心識,年深日久,是否能全盤記住?但看明星學校學生考試亦未必能人人滿分便知。滿天飛的「師尊說」大可言人人殊,各人自有一套自以為是的版本,但論到修道的本旨,仍應嘗試找回原來面目。職是之故,為免口語可能產生的各種誤解,本文擬就天帝教的文獻切入,一一回應,以證天帝教的內涵絕非僅止於誦誥、打坐而已。

 

l   一、從天人炁功談起

天帝教早在天德教蕭宗主領導時期,以兩大渡世法門:一是廿字真言,一是天人炁功——當時稱作「精神療理」——應世。前者的意義在診心,後者則是以此培功立德,進行過程乃透過天人親和,為求診者治病,救治對象看似在「身」,其原初目的仍在「心」。

根據《天帝教復興簡史》所載,為求傳播快速,刻意顯化,曾經兩次以天人炁功的神奇療效吸引大眾。

天人炁功第一次大規模顯化,時在民國二十五年。涵靜老人當時主持陝西宗教哲學研究社,命令門下李一民化裝成終南山得道高僧,在長安孔廟以天人炁功免費施治。時年三十六的涵靜老人本人在光殿靜坐遙控,孔廟現場則有數十名同道陪同支援。因為極具神效,消息傳播迅速,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的求治者甚至癱瘓交通,最後還得勞動警察出面,勉強維持秩序。翌日天明,李一民始由警力護送回陝西宗哲社休息,公開其本來身分。隨之前來的數千名民眾擠滿宗哲社所在的濟生會,涵靜老人因之出動全體社員,為所有病患一一施治之外,並公開說明李一民化裝治病的苦心孤詣,乃在「診心」,而非「醫病」,期能以廿字真言為處世準則,達成化濁世、醫百病的目的。[3]

相對於第一次刻意顯化的詳細描寫,第二次的記錄簡要許多。民國三十四年,正是對日抗戰勝利之前,涵靜老人已經意識到「救國必先救人,建國必先建心」的迫切,因此要求弟子馬子駿,再度化裝終南山高僧,選在西安蓮湖公園義診,其結果一如從前[4]

天人炁功在天帝教復興之後,仍然被歸類為渡人的方便法門,絕大數同奮習慣從顯化角度視之,以之為感應的絕佳範例,但莫忘教史明白載記的用意,仍在「診心」,與一般的神通感應絕對有層級上的差別。

至於神通,敢問天帝教究竟說不說神通?「不談感應,便非宗教,而是倫理學[5]天人炁功作為廣渡原人的方便法門,當然有它神通的成分,然而就涵靜老人而言,這位把上帝真道請回人間,理應是認識天帝教教義最深的善士,對於天帝教的神通,究竟如何理解?

 

天道、靈異、神通離我們太遠、太渺茫,如果連「人」都做不好,一切所謂的「神通」都是假的。天帝教沒有一點神秘之處,也不鼓勵同奮專修靈通,只教大家一切照「廿字」去做人處事。其實如將廿字都做到了,就能通天徹地,達到真正的神通,而超凡入聖。(民國七十五年三月八日講於婦女節親和親和集會)[6]

 

本教對外不談神通、靈異,而以挽救世道人心,正己化人為出發點。因此須從自身作榜樣,使社會人士對天帝教另眼相看。

不講神通與靈異,是要破除迷信。要講人道,如何做人,也就是行人道。但我們的人生守則——廿字真言,不但可以救心,也可以救病,甚而救命,豈非是人人具有的絕對大神通!(民國七十五年三月二十九講於教務講習會議)[7]

 

        天帝教究竟有無神通?天人炁功當然有。即連涵靜老人在中日抗戰八年期間,隱居華山祈禱,其間多所顯化,其犖犖大者,如請求地仙運化起濃霧以搶修潼關鐵橋[8],中日戰爭八年黃河寒冬不結冰[9]等等皆是,俱載於教史當中,而涵靜老人,身為關鍵當事人,對其始末自是了然於心。然而涵靜老人尋常對弟子的教化,所深刻著墨者絕非神通一事,而在「做人」。其下手處甚易,便在以人生守則,亦即廿字真言做人做事。換言之,身為天帝教同奮,誦誥、打坐的日常功課之外,一天二十四小時裡,還得學著小心戒慎,把「人」做好。



[1] 本文中的師尊即指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亦即涵靜老人李玉階先生。

[2]《論語》〈先進〉有記: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冉有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公西華曰:「由也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赤也惑,敢問?」子曰:「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詳見《論語譯注》,北京:中華書局,198012月二版。

 

[3] 《天帝教復興簡史》,民國八十四年十一月修訂版,頁15-16

[4] 同上,頁29

[5] 〈緒論〉《新境界》,台北:帝教出版有限公司,頁4

[6] 《師語》頁37

[7]《師語》頁38

[8] 《天帝教復興簡史》,頁21-22

[9] 《天帝教復興簡史》,頁29

評論: 0 | 引用: 2070 | 閱讀: 17874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