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一本福德存摺

 第七課——改運可能嗎?

                                黃敏警

同奮有惑:

很多廟宇,甚至算命先生都會提供改運的服務,可我在天帝教的道場怎麼就沒聽說有這種事?

 

敏警試答:

不說不等於沒有喔。天帝教不講,是因為的確不提供「幫」同奮改運的服務。但實質有沒有呢?當然有,不但免費,而且很有效哩!只是這種改運得自己來——同奮如果願意上光殿誦誥,心心念念為天下蒼生祈求,就是最好的自力改運囉!

 

 

於人生時。必載其祿。延因其心。再紀再增。(北斗徵祥真經)

 

譯文:

每個人在呱呱落地時其實都攜帶著一本福德存摺,記載著無數生以來受報的祿分。此生則因著心性言行的變化,而有所增減。

 

人人一本福德存摺

 

    因文景之治在歷史留名的漢文帝,曾為寵臣鄧通召來相士。傳說中相術神準無比的相士只看了鄧通幾眼,隨即鐵口直斷:此人必定餓死。

漢文帝聽見這般斬釘截鐵的斷語,氣得七竅生煙。他可是貴為當今天子,而鄧通是他眼前的大紅人,怎能聽由鄧通餓死?

    漢文帝不信邪,硬是要與天對抗。上天想餓死鄧通,他偏就不讓,特意下詔恩准鄧通以鑄造銅幣的特權——這下鄧通富可敵國,怎有餓死的可能?

    中央印鈔廠的總裁會餓死以終?真是笑死人了!然而無形的命數真教人悚然而驚:漢文帝為鄧通張開的保護網,沒能維繫到他身後。

文帝駕崩之後,景帝即位。還是太子期間與鄧通的過節浮出檯面,他很快找到鄧通的把柄。鄧通的特權與家產全數被剝奪不說,最後是在牢裡餓窮以終。

    鄧通全盛時期,很多人看著鄧通眼紅。鄧通本身無才,被漢文帝相中的理由簡直是天大的笑話:文帝只是夢見有人推他上天,後來在未央池畔遇見鄧通,與夢中的推手長得一般,連裝扮亦同,於是興高采烈地領著「貴人」回宮。從此恩寵日隆,金錢、官位的賞賜遠勝其人實質的付出。

    相較於史冊許多佞臣的大奸大惡,鄧通倒還差得遠。他生性老實,漢文帝疼他,他也懂得盡心回報。後來漢文帝害病,背上的瘡讓他痛得死去活來,鄧通不畏髒污,以口就瘡,直接吸吮膿汁,希望解除皇上的病苦。

    本是真心以報,看在漢文帝眼裡是至忠至誠,感動指數破表:可作為文帝兒子的景帝可就非常不是滋味,一雙眼簡直冒出火來。待到景帝即位,鄧通的富貴榮顯全數撤回,他的命運果然被相士說得死死。

    人人一本福德存摺,此生可以提領多少,似乎已是前生註定,不得改易。用在鄧通身上,全然應驗。

    同是餓死以終的先天命盤,扣緊鄧通終生,唐朝名相裴度卻以無心的善行推倒。

    裴度未顯之前,到香山寺盤遊,拾獲兩條玉帶與一條飾有犀角的腰帶。裴度心知三條寶帶價值不菲,便留在原地等候失主。可他直等到天黑,仍不見有人來尋,只好先行返家。

翌日一早,惦記著失主的裴度早早便趕往香山寺靜候。不久就見到一名哭哭啼啼的婦人,裴度趕忙上前詢問。婦人抹著眼淚說是父親無故下獄,昨日好不容易借到寶帶要為父親開脫,不想來寺上香時失落。裴度確定是失主無疑,當下便把三條寶帶全數奉還。

    先前曾有相士為裴度看相,斷言日後必有餓死之報。待到香山寺事件過後,裴度偶然遇到相士,相士很驚訝於裴度的改變:您的相格丕變,一定是以極大的陰德成就,日後前程非同凡響,已經不是我這個小小的相士所能預測了。

    這個相士說的不錯。日後裴度貴為唐朝宰相,封晉國公,死後追贈為太傅。餓死的定命,被偌大的陰德驅趕得無影無蹤。

    定命可以陰德加分,可不可能因為有損陰德而減分?

    司馬遷在《史記》中寫到漢朝赫赫有名的李廣將軍,為李廣才高而不遇大抱不平。

李廣武藝極高,箭術極精,曾經誤把白石當作白虎,隨即引箭發射。待到走近一探,矢深入石,實在不可思議。李廣同時精於兵法,帶兵作戰,屢建戰功,即使受限於敵眾我寡而無奈被俘,武功蓋世的李將軍仍有能力隻身逃脫,武藝與勇氣皆教人驚嘆。

然而這麼一位不世出的非凡將領,在人事卻多所失意,最後甚至以兵敗,悲憤自殺謝世。

李廣生前,眼見才華不及的下屬一個一個越過自己爬上高位,而他只能望塵興嘆,曾經請教過善觀星象的術士王朔。王朔沒有直接回答,反倒先提問:「將軍不妨捫心自問,這一生可曾做過對不起人的事?」

李廣低頭沈吟了好一會兒,這才點了點頭。他曾經以提供安置當作誘餌,等到八百餘名敵人安心投降,他卻把這群不疑有他的羌族全數殺光。

相士沈默下來,半晌才說:「那您應該知道這些年來的不平遭遇是怎麼回事了。八百多條冤死的人命,您這一生怎麼還得起?光那些積累的怨氣,就足夠毀掉您應得的富貴了。」

人在三界五行之中,不事修持的時候,這一生既有的命定如影隨形,亦步亦趨。可一旦發下極大的願力,業力不敵願力,既有的業力會自動滾得遠遠的。真正精於卜算之術者,大抵知道把修行人列作拒絕往來戶,以免砸掉自己的金字招牌。因為如實修行的大信士,命數始終在變動中,肯定是算不準的。

號稱修行人而躲不開命數,自己心裡大概要有數:是言行不一致,修行根本只是嘴上說說;或是明明修行得極為用力,可卻是從一開始就錯走了路頭,以致修行無功?

講命數似乎太沈重,換成現代人最熱衷的外貌好了。《天堂新認識》一書中,上聖高真曾經明白道出:最好的美容是修道,尤其是女性,持續修行可以讓自己換來一張天人兩界都欽羨的美麗容貌。這個說法聽來有點玄,但在世間找到印證並不難。

師尊當年奉師命前往西安宏教,兢兢業業有年。有一晚突然覺得鼻子奇痛,可三更半夜何處求醫?於是自力救濟,把蕭宗主所傳的表丹糊上,痛感漸漸減緩,於是迷迷糊糊睡著。第二天一早,他覺得鼻子似乎有點不尋常,踅到鏡前仔細照照:天哪,他原本略塌的鼻子居然長高了!

修持可以隆鼻?這未免太神奇了!不是親身經驗,親眼看見,誰會相信?不說別人,連師尊的母親劉太夫人都不信。

老人家當時還在上海,孝順的兒子打了電話回家問候母親,電話中附帶提起這事兒,老人家在電話那頭只是哼哼幾聲回應,表現得不是很熱衷。

老人家終其一生修學儒典、禮經拜佛。師尊準備前往西安宏道時,劉太夫人完全不似世俗母親那般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想拴住兒子,反而是勉勵兒子伺機研究天人之學。可兒子去到西安幾年,居然在電話裡說他讓天醫隆了鼻?

師尊有「整型前」、「整型後」的照片作為憑證,天帝教弟子熟悉的是天醫動過手腳的那張面容,只可惜劉太夫人生前不曾親眼看見就歸天了。

這個「可惜」兩字其實太過膚淺。老人家回歸自然後,證位為清淨地菩薩、淨元如來,後來並透過天人交通傳示煉心寶典《明心哲學》一書。由天上看人間,兒子的眉目自然分明,即連為天下蒼生奮鬥的一舉一動都分外清楚,理當了無遺憾才是。

評論: 0 | 引用: 1847 | 閱讀: 26766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