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金闕的密碼


第十一課——為什麼要誦誥呢?1

黃敏警

 

 

同奮有惑:

從我進天帝教以來,就不斷聽到誦誥的好處。誦誥誦誥誦誥,好像誦誥是萬靈丹,可真的是這樣嗎?

 

敏警試答:

把誦誥當萬靈丹,這話只能說對了一半。如果誦誥時是全心投入,它的效果的確超乎想像;可如果只是有口無心,那當然就免談囉!誦誥的意義是什麼?這個救劫仙丹又是從哪兒來的?請先拜讀一段經文。

 

仰啟  君。天地大氣。揆畢於人。運御三界。以丕大光。福光興臨。是意云何。(北斗徵祥真經)

 

譯文:

崇仁主宰又畢恭畢敬地叩問元君:「如果天地之間的大能量場,轉變的樞紐畢集於人身。而人可以運用修煉所得,調和三界,彰顯上帝的大能,並引來福德之光。敢問元君:此中的機轉究竟如何?」

 

直通金闕的密碼

 

「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我猜老子之所以把「人」列為「域中四大」之一,就在人身獨具精氣神三寶,一旦置諸天地之間,由著「心識」的作用而造作善惡,足以改變整個天地的大能量場。

心為正念,發而為善行,自然正氣洋溢。心為惡念所充斥,發而為惡行,亦足以染汙天地。

屬於個人的「別業」累積既足,自有果報。而眾生累積的「共業」具足之後,亦能因此因緣,匯聚眾生於同一時空,同罹共業之苦。

惡業積累到無可收拾之際,必然化作反撲的力量。就如水庫到達滿水位,必得洩洪。這波駭人的洪流即三期末劫,亦即核戰毀滅浩劫。

天帝教因於挽救三期末劫的時代使命而生。而三期末劫之起,必然有著盤根錯節的過去。一言以蔽之,先有人心敗壞,後有核戰爆發。天帝教的救劫時程因此也就分外清楚:近者以防堵核戰先行治標,遠者則以教化人心為治本的大計。二者看似南轅北轍,可作法一貫:誦誥!

天帝教的誦誥實即祈禱,只是內容相對於一般祈禱顯得「制式」得多。

「地點」限定,只能在光殿──那是經過上帝認可的聖殿,透過光幕折射上帝的親和光。

祈誦的「內容」同樣限定,那是上帝核可,透過天人交通傳下的〈皇誥〉與《寶誥》──前者是上帝的聖號,後者則是參與三期運化的仙佛功德記錄。

連帶「迴向」,也「霸道」得很,一概統一。雖然文字因應當時使命迭有變更,但精神唯一:只准為天下蒼生祈求。看在一般人眼中,簡直是「絕情」到了極點。

至於誦誥的「形式」,相較於許多宗教的靜默安恬,天帝教的誦誥簡直像是進入健身房,如果是酷暑盛夏,鐵定是揮汗如雨。

〈皇誥〉的誦念,如果只是個人,全程長跪,一念一叩首。若是團體進行,先是直立,而後雙膝跪地,再到俯伏叩首迴向。

至於《寶誥》,師尊早期帶領弟子誦念《寶誥》,百餘篇的誥文全依上頭註記的禮儀行禮,從禮敬無生聖母的十八跪三十六叩首,到先天大老、上帝的八跪十六叩,以至兩位聖師祖的七跪十四叩,再到其他仙佛的四跪八叩、三跪九叩不等。一部《寶誥》誦完,三四個小時跑不掉。現今的行禮儀式,因應人道,已經作了大幅度的修改,然而誦念完畢,衣衫不曾濕透的,簡直是少見的奇葩。

師尊在中日戰爭期間奉天命鎮守華山八年,覆護中華道脈於不墜,所倚恃的是什麼?答案是誦誥。日本富士山爆發前夕,救拯劫難於無形的,是什麼?是誦誥。共產勢力如日中天之際,就不斷「唱衰」赤色政權,終於讓鐵幕土崩瓦解的,是什麼?

答案還是誦誥。

難不成誦誥是無堅不摧的萬靈丹?

此言誠可謂「雖不中,亦不遠」矣。

誦誥於天帝教而言,等同接通與無形天界的救援熱線。而這套天上降示的通關密碼,背後有一段動人的故事。

一九二二年,不幸投資失敗,窮愁潦倒的吳子清先生,走投無路之際,只好暫借吳家祠堂棲身。翌日一早,一位素昧平生的老和尚現身門前,告訴他如果願意救渡世人,他自己的問題也可以迎刃而解。

救人?吳先生打了一肚子的問號。自顧尚且不暇,哪來餘裕救人?老和尚卻慷慨地表示:相關的種種配備他一手包辦,吳先生只須配合行事。

老僧先送來大包小包的糧食,讓他填飽肚子之後,救人事業就此開張。所謂「配備」其實陽春至極,只能算是聊備一格:三個大水缸,幾張長板凳,一座香爐,外加一張簡單不過的告示:「專治疑難雜症」。

        老和尚教他治病的方法與配備同樣陽春,說白了是古怪異常:治病前虔心上香叩首即可。至於其他,老和尚說自有神靈於無形相助。

        這個聽來荒誕不經的方法,創造出一長串的神蹟。其中不乏盲者能見,跛者能行,啞者能言的神奇故事。

千萬患者不藥而癒的同時,吳先生的天眼開啟。他這才恍然大悟:那位貌不驚人的老和尚,正是他平生篤信禮敬的濟公活佛。

        他的靈療聲名不脛而走。常州過家有位小姑娘因為五歲一場大病燒成聾啞,聽聞這大好消息,趕緊遣人前去相請。

吳先生從蘇州來到常州,除了原先被委託的任務,還帶著濟公活佛的。他在過家祠堂貼上一張白紙,請過家的童男童女前來一試。眾人對著純淨的紙張莫明所以,不知吳先生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膏藥,唯獨其中一位小姐,一見白紙便屈身下拜。

        這位宿有慧根的姑娘因緣際會讓濟佛祖開了天眼。她在白紙上清楚地看見濟佛祖,日後甚至看過吳先生治病時,在旁揮扇或打金針協助的濟佛祖。

她是過家的純華小姐,數年之後成為師尊的賢內助,亦即智忠夫人。

一九二三年,原是處處荷塘的水鄉常州反常鬧起旱災,連著三月滴雨不下。縣長與鄉紳尋上門來求助,純華小姐於是在無字天書抄下〈皇誥〉:「志心哀求,金闕玄穹主,高上玉皇,赦罪大天尊,玄穹高上帝」。要求眾人依子、卯、午、酉四時誦念,附帶聲明,三天之後必有感應。

縣長隨即帶領一干名流在過家祠堂誦念。一行人從祠堂內列隊排到花園,一日四時百聲〈皇誥〉的功課不輟。

三天之後,午課方方結束,原本晴朗的蒼穹先是從北方飄來一朵小小的黑雲,很快便呼朋引伴,擠滿整個天空。下午三點,大盆大盆的雨水開始不斷從天空傾倒下來。

雨神這回的灑水作業,足足忙了三天。常州的旱象因此解決。

誦誥在人間第二次大顯神威,時在一九二四年,中國的第一個甲子年。

江蘇軍閥齊燮元與浙江督軍盧永祥捉對廝打,戰場從蘇州一路拉到常州。盧軍吃了敗仗,沿著運河撤退,準備在常州劫掠之後渡江北去。

盧軍盯上常州,除了地利,主要是相準了常州當時並無軍備。先前嘗過〈皇誥〉甜頭的縣長與士紳,一聽到傳聞,立即循著老路回頭求助。

過家小姐給的處方依舊:虔誦〈皇誥〉。結果也依舊。

現場有目擊者聽見兵船上的人抱怨:真是見鬼了,每次企圖靠岸,就有一陣怪風颳來——這是有形的版本。

至於無形的版本,則是智忠夫人在無字天書裡清楚看見兵船三度準備靠岸,馬上被濟佛祖揮著扇子趕跑。

這本無字天書乃濟佛祖所賜,智忠夫人一直隨身攜帶。有天帝教同奮親手摸過、親眼看過,感覺不出有任何神奇之處:純粹只是素淨的白色棉紙一冊,除了歲月添染的黃暈,什麼也看不見。

一九三六年,師尊正在西安弘教。陝西省省主席邵力子先生與他原是舊識,兩人有一次相聚,邵主席歎氣連連。師尊問清原因,原來是正值棉花生長季節,偏遇上關中大旱,棉花一旦欠收,赤貧的農民又得叫苦連天。

師尊當下立刻承諾:「我可以替你求雨。」邵主席非常訝異:「下不下雨是自然界的事,哪裡是求得來的?」師尊卻非常篤定地回應:「沒問題!」

師尊隨即從三月二十五日子時開始,帶著開導師訓練班的同道一起誦誥。另有親筆手書一封遞交邵主席:二十七日戌時必有大雨。

二十七日一早,邵主席特意探頭觀看天象,萬里無雲的天空藍得教人心焦。他忍不住嘆氣,哎,李先生這支票八成是兌不了現了。誰知下午七時——正是李先生信上說的戌時——先是颳起涼風,繼而是烏雲密布,而後便是急馳而至的大雷雨。

關中地區迎來睽違已久的甘霖。這一回,雨神也是足足忙了三天。

第二年,師尊奉天命辭官上華山。八年山居生涯,所賴以守住西北命脈的,只是一顆對上帝無比仰望信賴的心,與兩條堅毅不屈卻勤於下跪禮拜的腿。

數十年後,師尊在第三期師資訓練班裡,談及八年歲月裡每日四時誦誥祈禱的生活,一時興起,撩起長褲,指著膝蓋上依然歷歷可見的疤痕:「這就是八年的見證。」

天帝教得以復興,在人間扮演化延毀滅的推手,依然仰賴誦誥之功。這套與金闕直通的密碼,在師尊帶領正宗靜坐班學員哀哀唱誦了一年之後,連成一條金光大道。上帝點頭,同意天帝教重回人間。

一九八三年,無形透露富士山即將爆發,連帶引發東京大地震的浩劫之際,師尊帶領數十名同樣滿懷救世熱情的弟子飛到日本,在海拔兩千五百公尺高的新五合目舉行法會。在台同奮先前已以三百多萬聲〈皇誥〉墊基,在法會進行同時則隔海誦誥支援。至於法會現場,最關鍵的法寶仍然是:〈皇誥〉。

誦誥的地點與劫難發生的現場可能有極大距離,看來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處。然而這股聚於單一處所,彙集奇大能量的祈禱形式,卻往往以出人意表的結果展現了它不可思議的力量。

話說回來,誦誥救劫常是化劫於無形,是懂得早早打好預防針的先知先覺。事前的預防雖然較諸事後的治療好得多,然而世間人情往往如此:「曲突徙薪無恩澤,焦頭爛額為上客」。

災難發生前提出解救方針,因為患難消弭於無形,通常無感。可無視於先知警告,等到災難發生,為了救災滅火,忙進忙出乃至燒傷的情景,不僅感人,更足以搏得掌聲。

探照燈的焦點,放在打火英雄,而不是埋頭防火的先知,向來不足為奇呀!

皇誥 中日戰爭 富士山 濟公活佛 無字天書


評論: 3 | 引用: 2301 | 閱讀: 66924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