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雨打在心田上——誦誥是唯一的路?

第十四課——誦誥是唯一的路?
     黃敏警

 同奮有惑:天帝教好像很強調誦誥,如果誦誥真的很好,我們可以只管誦誥,其他的事都丟下嗎? 敏警試答:師尊駐世時,因為三期末劫迫在眉睫,不斷對同奮強調誦誥救劫。然而也別忘了,師尊在誦誥之外,也反覆強調五門功課。更別忘了,師尊屢屢在親和集會中大聲疾呼:出心、出力、出錢。誦誥當然重要,可卻不是唯一。 
繽紛法雨。燦爛慧日。鏗音搖道宇。德語應法華。(天人奮鬥真經) 譯文:當天人教主宣講宇宙真道,智慧的法音正如雨露均霑草木,又如燦爛的陽光普照大地。鏗鏘的德音法語上應宇宙真道,迴蕩在整座清虛道宮。聽聞之際,心靈亦為之震顫不已。
 

法雨打在心田上

經壇開啟,開門見山便點出經典之用。誦經有莫大功德,對於己身的裨益尤大。這個流行的說法只能算是對了一半。

誦經確有功德,如果是一心一意,虔誠持誦,那麼的確可以使聽聞者皆得受惠,功德莫大焉。但一己所得的重點並不在一廂情願的福德,是立即可見的福報;而在智慧的啟發,使誦經者可以憑藉一己之力,對治應接不暇的種種困厄。

經典之用,當如久旱之後的甘霖,乾涸的心田可以立時得到潤澤。以法雨比況的說法因此數見不鮮。《平等真經》開經便說:「天音傳法雨,人寰闡道微」,《上帝聖誥》裡亦有「遍灑法華雨,運轉上元風」的描述。

生而為人,在坎坷的紅塵裡磨得頭破血流之後,總有一天,也許因於仙佛的慈悲,得以在一個特殊的時空重新想起經典。捧讀之際,或許是通篇,更或許只是一個單句,便似仙佛溫柔地現前,輕輕以慈光照覆我身我心。這一路行來的千瘡百孔,於是全數得到療治。

經典亦當如光,無處不照。不論是多少年來深陷於寂暗之中,一縷陽光探進之後,光明立現。迷於道途的大眾得以頓開心眼,進而洞見世間本有高下起伏的真相。更重要的是,終於有能力看見自我的缺憾:那些隱於性靈深處的,不被別人所知,也不被迷惘的自己所看見的那個幽黯的我。

然而不論誦經有何等功德,於個人又有何等裨益,回到修行的基本面,我們必得正視一個事實,誦經固然好處多多,但不能因此把誦經等同修行的一切,除去誦經,什麼也不做。

以天帝教日行的五門功課而言,誦念〈皇誥〉與《寶誥》本是天帝教救劫的兩大法寶,功德之大,遠非其他功課可比。但如果膠著於誦誥的功德奇大,其他的小事就不願「浪費」時間去做,那可就錯解了修行的意涵。教院裡大小諸事,只要是為公,其實都關乎救劫宏教,是這個大事業體中不可或缺的零件,看上去無足輕重的小事,只要埋首去做,亦自有功德在其中。佛門中在檯面上的大修行者固然不少,但歷來修成證悟者,更不乏在大寮裡默默為大眾奉獻的無名比丘。

廣欽上人曾對弟子開示:「我們打鼓時,念『公事辦公事辦,公事辦完私事辦』,意即不可人勞我逸,只圖自己念佛、拜佛、誦經,此屬私事,若不發心於公事,一味自私,只顧自己念佛拜佛,如此修持,只是執我相,心地只有愈來愈窄,一輩子不得解脫。反之,將身心奉獻給常住,為眾人做一切功德,利益他人,即使無暇念佛、拜佛、誦經,但一切的經藏已在其中,則智慧漸開,心胸漸廣。」

做下下之事,啟上上之智。眼睛看著奇高的山頂,仍得留意腳下。攻頂的第一步,還是得乖乖從最低處爬起。正所謂「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

修道本有八萬四千法門,而且是條條皆可通達上帝的金闕,是以不必執念必然得以何種法門成就,更不必因為誦經誦誥的功德如何,就一意在此中求。若只是為了一己,仍只是為了自己打算,與天帝教「不為自己設想,不求個人福報」的核心精神相違,與天地純然利他的本心衝突,如此這般修持,既從出發點走偏,怎可能期待順著歪路走回正途?

當年惠能大師北上求法,途中巧遇一位名為無盡藏的尼師。尼師趨前請益,一字不識的惠能要她口誦《涅槃經》,隨即依經解義,而且字字珠璣。尼師大感驚奇,但大師自認理所當然:「文字本為闡發經義存在,諸佛的無上妙理,怎可能只在紙上?」

大哉斯言!上聖高真原是多度空間的高智慧生命體,其闡發的至理,三度空間的文字豈能盡得其髓?經典畢竟只是方便法門,欲深入道途,仍得以身實踐,配合由衷的願心,方有可能圓成。
評論: 0 | 引用: 2732 | 閱讀: 37409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