誦誥真的管用嗎?(下)

第十七課——誦誥真的管用嗎?(下)

黃敏警

 

同奮有惑:

誦誥實在很累哪,尤其大熱天裡誦誥,汗流浹背的,簡直要脫水。聽說師尊一再強調誦誥很管用,不但利他,而且利己,到底是真的假的?

 

敏警試答:

師尊的朋友曾經半開玩笑地說他是「寡言全德似木雞」,這位老先生也許不善言詞,可決不騙人。至於為什麼誦誥管用?我們還是可以從仙佛降示的經典找答案。

 

仰啟曰。大聖元君。誠名無際。祈福祝壽。是意云何。

元君曰。聖介其福。神介其壽。因誠是達。以臻其念。(北斗徵祥真經)

 

譯文:

崇仁主宰再度恭謹叩問:「敢問大聖元君,依您所言,誠之威力無邊,不知作用於祈福祝壽又如何呢?」

斗姥元君答道:「福壽之來,往往是因其人立志希聖希賢,引來仙佛的加持對應。通過至誠,念力直接與所求的對象交感。」

 

打通天地管道

 

從前聽過一個笑話。有個女孩對姓氏有偏見,老把「最討厭姓蔡的,更討厭姓賴的」掛在嘴裡。經年放送的結果,討厭蔡賴兩姓幾乎變成她的正字標記。

好巧不巧,她交往的第一個男朋友就姓蔡。其間情海幾度生變,最後花落「賴」家,她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賴姓媳婦。

聽來不大正經的東西,與世間常見的矛盾現象卻若合符節。

許多人常大聲嚷嚷「一定」不如何又如何的,結果卻常常是那個最不願見的「如何」現形,變成當事人一時張口結舌,可又不得不強吞的物事。

套用天帝教的「親和力」理論,對這個弔詭的現象自能言之成理。矢志做成什麼,或是發誓決不與某一族類為伍,因著心念持續的貫注,漸漸形成不可小覷的「親力」。一旦親力的質、量臻於一定水準,必然召致足以對應的「和力」。「心想」因此必然「事成」。

曾有慈濟的信眾求見證嚴上人,憂心忡忡的老婦人對她全心仰慕的上人坦承,即使投入這個正信的大家庭,自己仍然終日忐忑難安,因為兒女始終讓她放不下,不是擔心這個,便是擔心那個。

證嚴上人耐心聽完,先是肯定她的用心,繼而正色說道:「妳不必為兒女擔心——兒女的福氣都被妳擔心掉了!」

她對老婦人解釋,心懸在某一處,雖然是根源於畏懼那個結果發生,最後卻常因心念的持續牽扯而讓惡夢成真。如果她對兒女始終放心不下,那麼不妨轉個方向,改為兒女祝福,所有正向的祈祝必然會成為積極放射的能量,因此讓兒女得到無形的護佑。

        佛教關於念力,有非常震撼性的說法:「神通不敵業力,業力不敵願力。」真要把無形種種作用力拿來較量一番,強度第一的其實是願力,而不是世俗認定的神通。

不諳宇宙律則的世人老愛在神通上打轉,誤以為神通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殊不知真有業力現形的時候,神通立時矮化成無能的侏儒,根本敵不過。

佛陀還駐在人間時,預知釋迦族人有滅族之難。佛陀了知那是業力所致,也只能平心看待。偏生弟子中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心生大不忍,硬是以神通護持,覆護全族於一缽中。待到風平浪靜,目犍連開開心心翻開缽來,卻見全族早已化作一灘血水——果然是在劫難逃。

        業力的恐怖,固然強大如天覆地載,渺小的凡夫一旦置身其中,宛若無可逃於天地之間,但仍有願力可以充當出口。

願力一旦大到足以感格天地,自然可以在業力的銅牆鐵壁中開出一條路來。而所謂的「大」,首要在利他,其次,配以至誠。換成天帝教的專有名詞,是「熱準」,亦即「善之誠心」。

清虛宮弘法院教師因此很清楚地表示:得不到無形護佑的根本因素,在己身正氣不足,因此達不到應有的熱準,與天地的親和管道無從打通。從這個邏輯來看天帝教不斷強調的誦誥,大抵便能推知誦誥是否得力,或說「有效與否」,背後真正作用的機轉究竟是什麼了。

 

 

服人且服鬼

 

        天帝教從復興伊始,從不曾間斷過的工作,便是誦誥。就積極面而論,是為大眾祈福;就消極面來說,則是禳災化劫。

        話是這麼說,可我也相信,必然有許多人——想當然爾是教外人士,可教內同奮大概也不少——要提問:收效究竟如何?

        這是個好問題。宗教、感應等等雖說玄虛,仍可透過某些材料檢驗。

        一九九七年二月十六日,三名居心叵測的男子在台北縣租屋,細細籌劃,準備大撈一票。這個犯案計劃有一個讓人發毛的名字:「天衣計劃」。

        自認天衣無縫的縝密計劃,在四月十四日早晨付之行動。他們盯上的肥羊是知名藝人白冰冰女士的掌上明珠白曉燕。

案主慘遭撕票後,其中兩名歹徒在警方大規模的圍捕行動中自盡,倖存的陳進興變成人人聞之色變的恐怖分子。

十一月十八日,陳進興闖入台北市南非駐華武官卓懋祺家中,挾持閣家五口為人質,與團團圍住的警方對峙。

試問天帝教於此可曾作出什麼貢獻?還請兩相參照。

十一月十五日,天帝教在宜蘭舉辦北東教區祈安超薦法會。法會以保台祈安為主,超薦拔渡為輔,全程有五百位同奮參與。前者以誦〈皇誥〉對治陰邪之氣,後者則以宇宙總咒〈廿字真言〉超拔。主宰地曹的一炁宗主老前輩有聖訓傳示:「因人間多有逆天行事、違反天理之舉,引來外太空精靈覬覦……

凡俗世間看待十惡不赦的歹徒,慣以單一個案切入,渾然不知惡人還須惡境養,不是集聚於此處的大眾悖天而行,搞到惡氣遍滿,惡人還無法順勢積成氣候。

外人眼中的法會,只見一片莊嚴肅穆。無形護法卻是忙得不可開交。

萬法教主透露,天上的三位首席──首任首席使者、首席督統鐳力前鋒、首席正法文略導師──請動一炁宗主佈下天羅地網,三位首席則配合運作鐳炁真身大法。只是其間百密一疏,部分精靈趁機逃往南方。

十一月十九日清晨,統聯客運南下高雄,在高速公路中壢路段與兩輛砂石車對撞,車身解體,當場死亡者十六人,輕重傷者七人。同一天,早已變成惡魔代碼的陳進興繳械投降。

        邪不勝正,固然是至理名言。可當正氣的質量不足時,邪氣壓倒正氣,橫行一時絕非不可能。天帝教念茲在茲的功課,便在凝聚同奮的力量,以大公無私的誦誥祈禱,聲聲願願達於金闕,形成救劫的豐沛正氣,乃足以與不斷惡質化的大氣對抗。

        大環境如此,小至個人亦然。身有正氣,絕對可以服人,而且足可凌駕世俗的地位。

        後世推為漢朝第一直臣的汲黯,雖因個性鯁直,人緣向來欠佳。然而汲黯以其直言直行,卻贏得漢武帝絕對的敬重。

不可一世的漢武帝敢在廁所裡把大將軍衛青喊進去訓話;平日接見丞相公孫弘,禮冠隨心情或戴或免;唯獨對於汲黯,未著正式衣冠,漢武帝絕不敢相見。有一次漢武帝坐在帳子裡,左右進來報告,汲黯在帳外候傳,準備上奏。漢武帝一想到自己忘了戴帽子,趕緊躲避,派人傳話「准奏准奏」。對汲黯敬畏如此。

        一身具足的正氣,不僅可以壓倒帝王的傲氣,更足以服鬼。

明代的景清,曾因赴考路過淳化,借住某戶人家。主人家女兒的閨房原本鬧鬼鬧得厲害,景清寄宿當晚,每夜作怪的鬼眾居然銷聲匿跡。待到景清前腳離去,囂張的鬼眾又開始吆三喝四。這位小姐忍不住好奇,開口問鬼眾何以前一晚不曾現身,鬼兒也很老實地回她:「要避開景秀才呀!」

小姐聞言大喜,趕緊稟告父親。作父親的一聽,二話不說馬上出門追趕景清去也。景清聽完主人的描述,赴考的行程既然不能中斷,理應有替代方案,於是書寫四個大字交付主人:「景清在此」,讓主人攜回張貼在大門。

        這個故事有一個非常喜劇的結尾,肆虐多時的鬼妖真就因為這四個大字而駐足,從此不來騷擾。

景清是何等人物?史傳記他「甚忠烈,至今為人所仰。」論富論貴,景清談不上,但是他以忠直之心養得的正氣,讓他俯仰於天地之間無愧,不僅仙佛敬重,連鬼眾都怕他三分。

        話說回來,修道人不但無有正氣足以服鬼,甚且畏鬼媚鬼的,或許當捫心自問:修行究竟修到哪裡去了?

 

評論: 0 | 引用: 549 | 閱讀: 3318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