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金剛經——經威哪裡來?(中)

變形金剛經——經威哪裡來?(中)

                    黃敏警

    明朝大將軍戚繼光,領軍打擊倭寇的大功勳,想必人人耳熟能詳,至於他是虔誠的佛教徒一事,則鮮為人知。但這個角色對他身邊的人來說,並不陌生。因為知道他的信仰,有個貼身小兵在身故之後巴巴尋來,請求宅心仁厚的大將軍為他誦念一本《金剛經》迴向。

    戚繼光醒來之後便誦經迴向。小兵當晚又來入夢,感謝將軍的仁慈與盛情。只是有一點,小兵說,不知何故,將軍在經文裡夾了「不用」兩字,這樣經威就不純粹了,是不是可以麻煩將軍再念一本呢?

    戚繼光當場答應,只是心下未免疑惑,他自認誦經時全心全意都在經文上,怎會犯這麼離譜的錯,在優美的經文裡夾帶不相干的大白話?思前想後,終於讓他給想起來了。他忙著誦經,體貼的夫人遣了丫頭進來送茶,一送送到眼前來,他口中誦經,不便接過,對丫頭搖了搖頭,心裡忽忽閃過「不用」,可嘴上並沒出聲——怎知道連這麼細微的心念,無形全數收到?

    他忙著再念上一本。這回學了乖,事先與夫人講妥,不必送茶。心無旁騖誦完整本經典後,當晚小兵滿面笑容前來,殷殷致謝:感謝將軍,這回收的是純粹的《金剛經》,沒有不用兩字或其他了。

    凡人企求經威大顯,卻常在有意無意間忽視仙佛的諄諄教誨:經威是附麗於至心至誠的虔敬之上的。對經典無有基本的敬意,卻妄想擁有經威庇蔭,像極了上門借錢,姿態卻擺得極高的窮人,真不知人家憑哪一點要借錢給你哩!

普賢十大願王,開篇第一便是:「願禮敬諸佛。」最根本的禮敬之心無有半點,還想學諸佛發什麼利益眾生的大願,恐怕都是假的。是以佛經慣常出現這樣的叮嚀:「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好生聽著,把佛陀的說法聽進耳裡,放進心裡好好溫習,進而實踐,那才是佛陀最能放心的好弟子。

    師尊駐世,對於事天,表現的是絕對的崇敬。很多天帝教同奮對他老人家規定的四十萬聲〈皇誥〉少不了有疑惑,然而見過他誦誥的弟子,大概不會再有任何質疑。

那是從心底深處發出的虔誠哀懇,一聲一聲呼喚上帝,呼喚仙佛。呼喚過後,繼之以伏地跪拜的大禮。若是《寶誥》,無生聖母的誥文之後是十八跪三十六叩,上帝是八跪十六叩,也有七跪十四叩,四跪八叩的。依著禮數不同,遞減至三跪九叩不等。

如此行禮如儀直至八十九歲。耄耋老人伏地叩首的周到禮數委實讓天上仙佛不安,聖訓頒下來:求求您老人家就省了這些禮數,坐著誦誥就可以了。

他證道前最後一次在鐳力阿道場進清明宮光殿,仍舊老老實實對殿主太虛子聖師祖行七跪十四叩的大禮,不因九十四歲高齡外加病痛就自動省略他認為理所當然的禮儀。

因為他的躬身實踐,我在光殿內外看見他手書的「重道尊師」總覺得格外動容。正是因為把自己放到最低,才能在光殿「聲聲願願達金闕,吸吸呼呼通帝心」吧?

我忍不住聯想起丹津.跋摩在雪洞的禱詞:「有風或是溫度過高的時候,露珠凝結不起來。風必須平靜,溫度必須下降,大氣必須緊逼到又靜又冷的臨界點,露珠才能凝結在葉子或花瓣上。」

無上清明的智慧,來自諸慾棄捨之後,對諸天仙佛全心的禮敬。

我無法不想起那位徒步走遍全美國的奇女子和平使者。她以日行至少二十五英里的速度為和平而走,把走路當作朝聖儀式一般進行,行進途中,佐以恆常不斷的祈禱,她說:

 

不中斷的禱告並不形諸儀式,也不訴諸文字,而是恆常保持天人合一的覺知:是真心求善;是深信所求必能如願,因而一心一意地祈求。一切正當的祈禱都會有正面的影響,但若將全付身心都投入禱告,力量則加倍。這力量能大到什麼程度,非人所能知。

 

是呀,非人所能知。只有曾經完全放下自己,與天合一的大信眾,如師尊,如和平使者,或者就像史冊中有名,乃至無形記錄在案,卻不被世人所知的許多無名修持者,方能了然那般與天合一的親密,也才能洞徹,因而帶來的力量有多麼驚人。

 

評論: 0 | 引用: 145 | 閱讀: 1065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