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寶藏──鯨騎士whale rider

我該看向女孩的眼轉而凝視著他,

是因為那深深的凝睇宛如照鏡,

我在他無望的眼眸裡看見了自己的愚癡

──家中自有摩尼寶珠,我偏要排開大門,千山萬水四處跋涉……

 

attachments/201401/1942558654.jpg

       by黃靖雅

 

他認定期待的鯨騎士必然降臨。那個帶領毛利族走出現下困境的救星,當然會在酋長家出生,而且必然是出生序第一的男孩。

可惜他的長子不但無此認知,更無擔當,自顧自撇過頭、轉過身,一逕玩他的藝術去了。兒子的藝術品,在他眼中只是可笑的紀念品。兒子似乎頗為自豪的藝術天分,也不過是毛利祖靈亙古以來不變的傳承,通過血液直竄腦門,形塑成靈感之後直奔雙手,化成讓無知的外人驚艷的作品。那些作品族裡有的是,他哪裡稀罕?

attachments/201401/6914815742.jpg

他把救拯全族的希望全押在長子身上,長子卻從來不領情。至於對毛利文化似乎全然投入的次子,可又不曾入他的法眼,列作可能的替補人選──他一心一意認定:救世主只可能以家族的長子身分出現,不可能再有別的候選人!

他翹首期盼許久,老大對於生涯的執拗從來不曾因為他的渴望軟化。可沒關係,他在二十多年來愈見窄小的罅縫裡終於瞥見一莖嫩苗。更可喜的是嫩苗不斷抽芽,茁壯,終於開花結果。

兒媳婦逐漸隆起的肚腹裡藏著許諾重來人間的祖靈。她懷了龍鳳胎。

 

意外從天而降的希望來了,又決絕地去了。他趕到醫院的時候,鯨騎士不但早已抽身離開,還在轉身之際順手牽走生身的母親。

祖靈居然連讓媳婦再生的機會都不肯給他,只給他留下了一個毫無用處的女嬰!

鯨騎士的確奪走一切,臨走除了奉送讓他絕望的女嬰,還有諷刺意味超濃厚的提醒。媳婦嚥下最後一口氣的剎那,拚盡全力喊出的名字正是鯨騎士的名字:派凱亞。他不成材的兒子堅持以派凱亞為女嬰命名。

他每叫一次孫女的名字,就彷彿看見祖靈臉上露出的嘲諷,藏在他心裡孤苦的絕望就順勢悄悄地膨脹了一點。

 

派凱亞美貌,聰慧,難得的是與她遁離原鄉的父親全然不相類。她熱愛毛利文化,巴著作酋長的祖父傳授給她更多古老的傳說與技藝。可那又如何呢?她終究是女孩。無用的女孩。

他苟延殘喘的希望終於死滅。媳婦死去十年後,兒子當著他苦心覓來替補的人選面前,承認他年來浪跡各國,終於在德國落腳的根本因由:他有了心愛的女人,而且已經懷了他的孩子──依然是父親眼中完全無用的女孩。

 

兒子竟然連最後一點火苗都毫不留情地撲滅了。他要嘛從此放棄拯救族人的夢想,要嘛就另起爐灶。

他自認是毛利勇士,後一個選項才是勇士理智的選擇。

 

他找來全族的長子進行培訓。原本最中意的人選黑皮居然為了父親短暫離家落淚,傳統競技又敗給根本不被允許學習技藝的孫女手下,被他毫不遲疑地淘汰了。剩下的幾個,就這麼幾個,為毛利族的前程計,祖靈總願意稍稍委屈,在裡頭挑一個勉強可以的人選吧。

attachments/201401/2800482958.jpg 

祖靈不可能主動告知他們屬意的人選,可他自有抉擇的辦法。

他摘下長年戴在頸上的鯨牙,奮力往海面一拋。誰撈上來了,誰就該是那個鯨騎士。

 

他拋出去的不只鯨牙,更有希望。

祖靈的回覆是他的希望必然從此深埋海底,不見天日──那些男孩全都空手回來。

 

他馱著破碎的希望回家。拖著沈重的腳步面無表情地踅進臥房,逕直往床上一倒,只覺得大部分的自己跟著鯨牙一起死在黯淡的海床。或許,是他太遲鈍了,連當年夭死的長孫都嫌他,所以只帶了賜他肉身的母親一起離開,好讓他留在人間繼續忍受無邊的苦難;為了提醒他必將絕望以終,所以還留下那個女孩,好在他跟前日日轉著,刺激他,嘲諷他?

attachments/201401/3655108645.jpg

 

他哀哀地召喚鯨群,尋求救贖。鯨群終於來了,只是來得很遲,遲得不像是回應他的召喚,而且全困在海灘奄奄一息。這難道真是祖靈的答案嗎?要以群鯨的死亡提醒他放棄垂死前的掙扎?

他不甘心,他要再試一次。可一切的努力終告頹然。

那個絕望的象徵居然又在此時出現了。他感性裡深愛的孫女,理性裡嫌棄無用乃至罪惡的派凱亞。他厲聲要她滾遠一點:「妳的出生就是全族噩運的肇端!」

 

attachments/201401/9315552277.jpg

他忘了派凱亞正是傳說中鯨騎士的名字,忘了派凱亞一直熱烈習學毛利文化與傳統技藝,忘了派凱亞一貫的堅持與勇氣。他的怒斥,驅離不了派凱亞。那個女孩在他轉過身之後,溜上帶頭的鯨背,順利脫離淺灘,帶領眾鯨回到大海。

女孩騎在鯨背的身影逐漸消失在他驚詫不置的目光。兩眼含淚的老妻走到他身側,從口袋掏出他以為早已沈埋海底的鯨牙塞進他手裡。他問:「是哪一個?」老妻悲傷的眼看向茫茫的大海:「你以為還有哪一個?」

 

當年帶領族人騎著鯨來到紐西蘭的派凱亞果然如從前應許,重新回到毛利族,只是改換了性別─騎鯨的少年如願誕生在酋長的家族,只是意外地變成了女孩。

 

祖靈承諾的寶藏老早栽到他家後院,只是他從來視而不見,仍然汲汲於四處找尋男兒身。他設定的領導者條件的確全然遵循傳統,最後只證明他的假設全無智慧。

他有毅力,可惜少了眼力。幸而看不見的寶藏畢竟是寶藏,終有遮掩不住,光芒照射的時刻。

 

鯨騎士可以歸類為性別平等的勵志電影嗎?未必不可。電影訴說的畢竟是一個女孩掙脫傳統束縛,而且最後終於挑戰成功的故事。然而我看見的不只是作為影片焦點的「她」,更有那個癡癡守候祖靈重來的「他」──女孩的祖父,族中的酋長。

她的確是天命所鍾,所以生來特異非凡,智慧與毅力亦非常人可比,性別的樊籬終有一天會被她的努力瓦解。她是英雄,註定要成為領袖。領袖本來萬中取一,即使萬眾矚目,終不是人人可能。我著意的因此是平凡的他。

attachments/201401/0541188751.jpg

他一直在守候著希望,等待著救贖。然而當佇望已久的救星終於現身時,他居然無能辨識。女孩耀眼的天賦與才華他並非全然視而不見,只是既有的框架年深月久之後逐漸產生質變,膨脹得過大的框架從龍套霸佔住舞臺,變成唯一的主角,再也無法容受真正的主角兒。

我該看向女孩的眼轉而凝視著他,是因為那深深的凝睇宛如照鏡,我在他無望的眼眸裡看見了自己的愚癡──家中自有摩尼寶珠,我偏要排開大門,千山萬水四處跋涉…… 

評論: 0 | 引用: 56 | 閱讀: 3058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