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掌聲的舞臺—──亞果出任務(Argo)

沒有掌聲的舞臺—──亞果出任務(Argo

attachments/201402/2848185309.jpg

黃靖雅

從地面掙扎著攀爬向上的飛機轟轟如雷響,鎖在密閉機艙的六名美國人質卻聽不見這些巨大的噪音。迴蕩在他們耳畔的,是分貝數十倍數百倍的聲響:來自胸腔的心臟與肝膽,全隨著隨時可能被捉回伊朗的危機轟然炸開。

他們終於在心驚膽跳中飛離伊朗領空,瑞士航空的空姐宣布開始供應酒精飲料。對於完全不知箇中因由的空姐,這只是例行公事;對於伊朗革命軍追捕的六名美國人質,無異於鑽過死神魔掌的縫隙,逃向重生的自由。

他們熱烈擁抱彼此,舉起剛倒滿的酒杯歡慶,就好像這一切除了上天眷顧,全是自己掙來。

可這個最初被視為荒唐的逃離計劃,卻出自中情局湯尼.曼德斯(Tony Mendez)的設計。爾後居中策劃,說服層層長官,爾後聯絡各方資源,直到最後現身伊朗,親自帶領藏匿在加拿大外交官官邸的眾人逃出,仍然是湯尼.曼德斯一手擘劃執行。

 

湯尼此刻就靜靜地坐在機艙的另一角。六人擊掌、舉杯的歡樂聲浪偶而襲來,像煞酒吧裡鄰桌團坐的客人,雖然素不相識,溢出歡樂酒杯的汁液卻時不時潑濺到自己的衣角。他聽得見他們無可抑遏的戲謔之語,聞得到酒汁裡濃烈的氣味,可那些人全然不在乎毗鄰而坐的他,甚且連好奇的一瞥都不曾有過。

attachments/201402/8958776517.jpg

他當然心知肚明,這可不是無意踅進去的熱鬧酒吧,他與六人的關係更不是萍水相逢。他與六名人質的確素昧平生,可這六人的生還卻是他幾乎賠上自己的性命換來。救人計劃如果失敗,他得陪著慘死;可像眼前這般成功了,果實的收割也與他無緣。

attachments/201402/4661529707.jpg

這是他老早就洞悟的人生。

 

亞果出任務以一九七九年伊朗人質危機為素材,號稱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無論在藝術手法或商業票房都取得極大成功。從伊朗機場脫逃的場景剪輯手法尤其漂亮,驚心動魄指數直逼動作片,明知其中不無誇大成份,觀眾與影評仍然樂於給這樣一齣美國大片按個讚!

電影明擺著是伊朗人質危機,拯救人質的背後,凸顯的仍然是美國一貫崇尚的英雄主義。然而亞果的動人,或者說編劇克里斯·泰瑞歐(Christopher "Chris" Terrio)的聰穎,就在他給這個大英雄安排了一個以無聲取代歡呼的結局。

「撤退」任務結束,湯尼交回相關檔案,一路力挺湯尼的中情局上司傑克·歐唐納Jack O'Donnell)迎向前來,臉上帶著賀喜的笑容:上面準備頒給湯尼情報之星的殊榮,不過,這個頒獎典禮只會秘密進行,不會有至愛觀禮,乃至,頒獎完後獎杯會立即回收……

歐唐納最後一語道盡了情報工作的本質:如果在乎的只是掌聲,顯然是入錯了行。

 

           歐唐納說得好:一旦從事情報工作,註定了與掌聲絕緣。可往深裡去,除了演藝界與政治界,哪個行業不是如此呢?即便是五光十色的演藝界,有幸站在聚光燈下的,也不過是為數極其有限的幸運兒,成就這個明星演出的,依然是背後流血甚至流汗,卻悄無聲息的幕後工作者。

           站在舞臺上,享受光影投射與眾人的豔羨,那是一種人生。隱身舞臺之後,安安靜靜成就他人,那又是一種人生。一場成功的演出之後,如雷的掌聲看似全數倒向臺上的演出者,那又何妨?

           人潮散去,光影暗去,與自己素面相見的,依然只有自己。付出與否,踏實與否,真正心知肚明的,恐怕也只有自己的。

attachments/201402/3559921325.jpg

 

 

 

評論: 0 | 引用: 104 | 閱讀: 785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