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捲的幸福滋味

花捲的幸福滋味

黃敏警

二○○四年初夏。華山朝聖。

連走帶爬回到師尊當年修道的故地,我終於「見識」了大上方簡陋至極的環境。

維生首席在課堂中曾多次提到,當年師尊奉上帝旨意丟掉所有,攜眷上山。物質匱乏的山居生活,母親智忠夫人竭盡所能,以巧思慧心調和鼎鼐,最簡單的食材也能變身美味的盤中飧。比如說蘿蔔,由內到外,連蘿蔔皮與蘿蔔纓都不放過,進了庖廚之後,就可以令人垂涎的姿采現身餐桌。

曾經因為維生首席的敘述而留在大腦裡的理性認知,在朝聖行之後突然變得鮮活無比,兩位老人家的身影因此更形巨大。

爾後有一天,因病脫隊,獨自在旅店歇息。捧著師尊的《蘭州闡道實錄》重新拜讀,兀自隨著那些年宗教導師傳道的行腳神遊。啃過中午剩下的玉米,不爭氣的肚子竟然還是咕嚕咕嚕直叫,我於是起身出門覓食。因為清楚地感覺到那個清儉而巨大的身影,我實在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吃食上,很快就在旅館附近的巷弄找到一庄很不起眼的小店,花了一塊錢人民幣買到三個乾癟癟的花卷。

是店家早上賣剩的,瑟瑟縮縮地躲在櫃檯下。我示意伙計把花卷放在我隨身的白手帕裡,歡歡喜喜包了花卷回旅店去。

攤開白手帕,睡在上頭瘦怜怜的花卷宛然幸福的圖騰。

我恍然想起從前採訪資深同奮,聽聞同奮提及師尊駐世時,曾經邀請前來共商教務的弟子便餐。這位領教了大師日常飲食的同奮對於過簡的菜色頻頻搖頭:怎教一代大宗師吃這些東西?

我生性健忘,然而這個故事一直穩穩地活在我的腦袋瓜裡,很像是移植生根,不易動搖。我知道那是為了什麼。

那是一個眼裡心裡只有天下蒼生,只有救劫宏教的大宗師最令人動容的形象。

那天清簡的飲食裡因此有著極其殊勝的滋味。配著白開水,慢慢地咀嚼略乾略硬略冷的花卷,簡淡中竟是無限清歡。更有意思的是:就在粗糙的一飲一啄裡,竟然就有與導師,甚至是與上帝同在的感覺。

唉,沒錯,前賢說的一點都不錯。

與物慾的距離愈遠,與上帝的距離就愈近。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8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