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門口那盞燈

老家門口那盞燈

              黃敏警

修行人即使獨自躲在深山潛修,如果真是修行有成,一俟白日裡燦爛的陽光隱去,伴隨修持而來的毫光便無法掩抑地在暗夜裡大放光芒。歷史裡多的是這樣的故事。

未有慈濟志業之前,證嚴上人還只是一個初出家的年輕比丘尼,獨自在花東一帶結廬苦修,然而不久便有信眾「逐光而來」,原因是她破敗的小屋在夜晚會放出奇異的光芒。

這種被現代科技人嗤之以鼻,或譏為怪力亂神,可卻真實不虛的故事版本,其實數見不鮮,而且也不局限於佛教門庭。

中日戰爭期間,師尊依上帝所示,辭官歸隱。在華山北峰居住的前兩年,經常有人在北峰東側看見閃爍的神燈。有時排成北斗七星狀,有時則串成長條鎖鍊,或為十八羅漢數,或為一○八羅漢數不等,俱是前所未見,看得當地的道眾大呼不可思議。

在人間依著上帝指示苦修的清修人,恆常是濁惡塵世裡最清澈的溪流,是黑暗世間最美麗的光亮。

師尊的光亮從華山閃爍到台灣。他在清水的天極行宮落腳時,有人循著光亮來拜師;後來長駐魚池鄉的鐳力阿道場,依然有人為了暗夜大放的光芒前來皈依。

大宗師的毫光四射顯現的絕非神通,而是一種指引,指引出回上帝身邊的光明之路。頗類年邁的慈父在家門保留的燈火,恆常點亮,只為迎接隨時可能回家的遊子。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7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