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有」貴賤

職業「有」貴賤

黃靖雅

 

           職業無貴賤?

「職業無貴賤」一語背後的邏輯,大抵等同老子的「六親不和有孝慈」,因為家庭倫理嚴重失序,只好搬出「子當孝,父當慈」的古老教條。如果嫌如是表述太過迂迴,那麼套用海峽對岸的流行口號可能要容易些:「和諧社會」、「文明社會」,就因為社會不和諧、不文明,只好不斷高舉大旗,勤喊口號,明知效果有限,畢竟可以自我安慰:好歹盡力了。

 

職業有無貴賤?人生而平等向來都是理想,絕不能當真,職業無貴賤更是如此。差別只在不同的時代,貴賤實際指涉的內涵不同而已。本文無意討論當今的主流看法,只想說說個人認定的貴與賤究竟為何。

職業當然有貴賤之別。如果從「做什麼」的角度審視,粗略的大原則是利人者貴,損人者賤。所利眾生越多,越是大貴,所以教育、醫療這種以利人為出發點的行業理當是大貴的行業。問題是職業的選擇關涉天分、才情與機運,從來不是自己一廂情願,相準了什麼行當就可以順利躋身其中的。我的「職業有貴賤」說,因此更想建立在另一個前提上:「怎麼做」。只要不是刻意選擇害人的行當──比如說,詐騙集團──進入個人職涯後,是貴是賤,就取決於「怎麼做」。

拿醫生這個人人艷羨的行業來說吧,救人是天職,古有明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圖」,把病人從鬼門關拉回來當然是無上的功德一件。不過醫療體系裡未必件件都是生死交關的大案,更多的只是解決病苦。視病如親本來也只是近於宗教的理想,真把每一個病人都視作親人,對醫生而言恐怕是難以負擔的沈重,對診斷病情也未必有利。我心目中的好醫生,在醫術之外,如果能具備基本的醫德:不要讓病人吃不必要的藥,作不必要的檢查,尤其是侵入性的,或者開不必要的刀,大抵就算是合格的醫生,算是高貴的──醫生的行當本來具有先天優勢嘛!可就有好些醫生放著高貴的「種性」不管,偏要往賤裡去,滿腦子裡想的盡是錢,作踐醫德,自甘於墮落,讓我說什麼好?

至於老師呢?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大業,老師在我眼中也是高貴的行業。偏偏這個族群裡也不乏壞分子。鬧上新聞的「狼師」已經是不堪之至了,狼師老早稱不上師,僅配一個「狼」字,這裡不講。我只說一般狀況。明明在學校教書,上課偏要留一手,另覓補習班大展「錢」途的賤師,似乎一直沒少過。最有名的例子大概要數民初大學者黃季剛,傳聞中這位先生常大咧咧地在課堂嚷嚷:北京大學一個月就給他那麼幾百塊錢,完全配不上他的滿腹經綸。要讓他才學盡顯,「懂事」的學生自然知道要請「黃大師」喝酒。

           明明從事的是高貴的行業,有些人硬是要糟蹋,「暴殄天物」在媒體報導向來有的是,不勞我多費唇舌。我真正想著墨的,其實是那些世俗眼中未必高貴,可有些人偏就有本事把它做得高貴的工作圖像。

           學校的印刷室曾是一方禁土,盤據其中的人士可能來頭不小,印製一份講義明明只要幾分鐘時間,「老大」可能會讓你三天之後再來取件。田先生接手之後,氣象隨即一新。這廂還在登記,方便學校管理紙張、印材等等物料,那廂田先生已經著手印刷。在印刷室站個幾分鐘,順便欣賞一下田先生整頓後的新環境,即使稱不上賞心悅目,至少齊整潔淨,完全反映了新主的勠力從公。唯一的私人物品是桌上一台小小的收音機,田先生喜歡兩手忙著操作機器時耳畔有廣播相伴。眼睛溜上幾回,田先生已經結束工作,那疊講義或小考試卷往整理機抖上一抖,整整齊齊地送到眼前來。接過考卷的同時,除了感謝,還有由衷的敬重,尤其是相較於其前的對照組。

           爾後印刷室出現過汪仁駿先生、譚春珍小姐,全是田派作風,到印刷室去變成一個頂愉快的經驗。三位的職稱都是工友,在我心中的分量完全不亞於校長或主任,有時甚且更有過之。工友的工作常須輪調,未必常在印刷室。他們給我的印象是去了哪兒,就有辦法埋首讓那兒開出美麗的花兒來。

           文華還有過一位超令人敬重的「冒牌工友」,我們叫他大寶。可愛的大寶本名叫劉慶富,真實身分則是電腦老師。他教起課來的意氣自得是我們後來才有幸見識的,早先只道學校怎麼來了個超勤快的水電工,哪個辦公室的電腦有狀況,一經通報他就立時出現。後來才搞清楚:人家可是電腦專家,修電腦純粹只是興趣加情分。

           活過大把歲數,生活周遭冷眼旁觀,工作群像一如眾生,也是形形色色。我由衷感佩那些認真工作的個人,即使薪水再低,社會地位不高,他們依然是我眼中為工作創造價值的「高貴人士」。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286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