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當下──真愛每一天

活在當下──真愛每一天

                黃靖雅 

           千金難買「早知道」。

       後悔本是人生的常態。對於已經飄然遠逝的過去,一般人也只能在腦中反覆播放那些後悔已極的畫面,不斷假設「如果當時」,而後妄想人生從此改寫。

           可惜天底下沒有這等便宜的好事。既成定局的過去無法喊一聲「NG」,然後從頭開始。生命無法重來,既是理性的認知,也是現實的反映。

 

           可如果人生真的出現另一種可能呢?如果它真的可以倒帶重來?

           身兼編導的李察.寇蒂斯在《真愛每一天》中賦予雷克家族的男丁世代相傳的穿越能力。你對自己的人生不滿意嗎?沒關係,只要握緊拳頭躲在暗室,潛心冥想,很快就可以回到意圖修改的時空,一切從頭來過。

           父親第一次告訴提姆這個秘密,或者說神通時,提姆張大了眼,只當是父親的玩笑。穿越時空不是科幻電影的賣點?怎可能出現在現實人生?然而父親堅定的眼神與嘴角,全無玩笑意味。匪夷所思的穿越乍聽雖像天馬行空的幻想,他卻是上帝眷顧的幸運兒,得以擁有這等神奇的大能。從此人生劇本的操控權不純屬於上帝,它也可以是自己!如果不滿意上帝的寫本,穿越時空的能力彷彿萬用橡皮擦,可以隨心所欲地一擦再擦,直到滿意為止。

           食髓知味的提姆.雷克運用天賦的大能,贏得美人心,與最愛攜手共組愛的小窩;身為律師的他從沒輸過一場官司,因為輸掉的總可以回頭修改結局。

           這樣的人生實在是太美好了!──可這樣的人生,怎會是「人」生?

           如果我們註定得活在人的世界裡,無法離群索居,人生的際遇勢必是交相糾結的連環。當下自以為是最圓滿的結果,站在時間軸的另一頭,可未必會有全然相同的感受。如果至愛的妹妹因為那個壞男人幾乎毀掉自己,他當然義不容辭,他一定得帶著妹妹回去修改兩人最初相遇相戀的劇本。

           他的確改變了妹妹的人生,可也不經意改變了自己的——他心愛的女兒消失了。父親忘了警告他,為人父母之後,他修改劇本可能影響自己的兒女,從而製造出不同的小孩!

           他只得忍痛回去把劇本改回原來的版本,換回自己的女兒。而後與妻子守在因為車禍住院的妹妹病榻旁,癡癡地等候妹妹傷勢好轉。妹妹幾度在恍惚中清醒,催促兄嫂回家休息。兩人很有默契地搖了搖頭,又繼續坐在病榻前瞌睡、陪伴。妹妹看進了他們的堅持與呵護。終於完全醒轉的時候,她主動問了兄嫂:「我是不是該離開那個壞男人?」

           人生劇本的改寫,未必需要神蹟,有時只是需要愛與陪伴。

           妹妹的人生終於因為離開錯誤的伴侶,重新回到正軌。

 

           同樣是時空旅人的父親辭世前與他分享穿越的體會:你可以不斷回到意義重大的同一天,細細品味當時錯過的美好。然而他有自認為更高一層的體會。

           經歷過無數次的回返、更新之後,他決定丟掉手裡那塊萬用橡皮擦。與父親訣別之後,他不再回到過去,就只是安安分分地「選擇」活在當下。每一個此時此地,就當作是未來的自己回到已成過去的現在,而且是此生僅有的一次。他可以笑看愛妻擁著棉被,纏綿於未了的睡夢,自己跳開溫暖的被窩,喚醒沈睡的三個寶貝,為他們親手烹調早點,而後牽著女兒上學去。女兒每一次進校門,揮手告別時綻開的笑靨,對他來說都是絕無僅有的珍貴體驗。

           生命的假設從此不再是「如果當時」,而是「如果生命只剩眼前這一刻」,所以他甘於放掉無甚滋味的身外之物,全心全意地擁抱眼前與至愛相處的每一刻。

 

           擁有選擇也許意謂著自由,但選擇的自由未必是幸福的保證。無涯的大海的確予人遨遊的自在,窄小的池塘乍看處處限制,可一旦確知這是唯一的安身之處,兩眼不再巴巴往外看的時候,便能覷見淺塘裡自有迥異於大海的美好。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39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