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屁打過江

一屁打過江

黃敏警

中國文學史上的一等星——鼎鼎大名的蘇東坡,與出家師父佛印交情極好,民間因此流傳許多兩人「交手」的故事。

有一回,因為打了難得的好坐,興奮難已的東坡不但提筆為記,還巴巴派了書僮送給大江對岸的佛印。

佛印收下詩偈,瞧了兩眼,「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宛然看見東坡眉眼間的得意。點了點頭,便援筆寫下眉批權充回覆。

一心以為佛印會欽羨不已的東坡,喜孜孜接過回函,赫然發現上頭只有一個大大的「屁」。

東坡登時大怒,隨即衝過江去準備興師問罪。誰知佛印老早等在那兒,見到來人怒氣沖沖,仍然一派氣定神閒:「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

閣下在詩偈裡不是大吹法螺,說是八風吹不動,任何得失毀譽都無法撼動如如自在的心了,怎麼才一個屁字就給打過江來了?

關起大門來兀自閒坐,阻絕了凡俗之後,自以為同時也阻絕了一切身心的動亂,於理絕非不可能,只是多半禁不起考驗。獨坐時認定的天清地寧,到得與人交接時卻可能敵不過一句揶揄,立時破功。

佛教密宗有一段相應的故事可講。

為了躲避漫天飛舞的大雪,牧羊人倉皇逃進小徑旁的山洞。逐漸適應雪洞幽暗的光線之後,他覷見洞的另一頭有人,而且那個人顯然是在打坐。

按捺不住好奇的牧羊人開口問他:「咦,你一個人躲在這兒作什麼?」

打坐的身影依然不動,只是簡單扼要地丟出冷冽的兩個字:「修行。」

牧羊人又問:「那你都修些什麼?」

那個酷酷的聲音依然沒有表情:「忍辱。」

雪勢漸歇之後,沈默了好長一陣的牧羊人站起身,前腳已經跨出洞口的他轉過頭來,對著洞裡大喊:「喂」,那聲音擺明了是輕蔑與挑釁,「你下地獄去吧!」

修行人大怒,立時咆哮起來:「你才該下地獄!」

牧羊人聞言大笑:「別忘了你在修忍辱呀……」

避開擾攘的俗世,離群索居,自以為從此換來清明自在的心,那只能視作眼不見為淨的暫時清淨,與真正的不動心仍有一段距離。遇到逆境來考,便見修行境界的究竟。

遠離紅塵的修行,修得貌似仙風道骨不難;真正難的是面對剪不斷理還亂的俗務,在血淚交錯的生活磨折中昇華出大智慧,因而有能力以清明之眼流眄世間的種種悲喜。一切俱入我眼,一切俱在我心,而心不僅不及亂,甚且有餘裕抽絲剝繭,那才是真正高明的修行。

 

評論: 21 | 引用: 0 | 閱讀: 964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