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下,然後睡著

躺下,然後睡著

黃敏警

誓願以女身成佛的英籍女性喇嘛丹津.跋摩,曾在印度邊境與一群男性喇嘛同修數十年,爾後進入海拔四千公尺左右的雪洞閉關。十二年雪洞生涯之後重返人間。

很多人禁不住好奇,特別就兩性修行的根本差異請教她。她回說:男性最難解決的,可能是生理的慾望;至於女性,貪圖舒適,還有心性善變,恐怕都是修道的大累。

我完全同意丹津.跋摩的看法,可這世上向來有極少數的奇葩,足以推翻一般認定的通則,和平使者即是。

這位僅有一套衣服,帶著一支牙刷,一把梳子走天下的女性,除去輕鬆克服對物質的依賴,對身體掌握的程度也到了令人吃驚的地步。

任何食物都可以入口,三兩餐不吃也無妨;什麼地方都可以睡,空牢房、樹林地、會議桌、硬梆梆的水泥地,甚至是廁所,她說:「廁所也不錯,很安靜,只是冷了點。」

她可以對自己的身體下命令:「躺到水泥地上」,然後下另一道命令:「睡著」,她的身體都會乖乖照辦。更令人感佩的是,她還能利用那個層次較高的靈性來管理心性:她可以要求自己專心,要求自己冷靜……,她的心性也真的可以完全配合。

同樣修行煉心煉到完全自如的,還有廣欽上人。

他四十三歲那年,獨自背著簡單的行囊及十餘斤米前往泉州城北的清源山,找到半山岩壁上一個數尺見方的石洞,準備作為修行安身的住所,後來才發現該洞是猛虎棲身的巢穴。然而大宗師自有一股緣於修持而來的大信,他不但對猛虎毫無畏懼,反倒溫言軟語地告訴老虎,他準備在這裡修行,是不是可以拜託老虎移往他處?

既是有緣相見,大師認定老虎因緣已具,順此為老虎說了三皈依。老虎聽完以後搖了搖尾巴離去,好像真聽懂上人的話,從此讓出洞穴另行遷居。

爾後老虎還常常帶著太太和小虎回來探望廣欽上人,在上人面前溫馴有如家畜。

上人伏虎和尚之名一時遍傳。

對我而言,這個虎字可不只是山中之虎而已,更有心中之虎的意涵在。如果不是心裡已經完全克服了對喪失性命的不安與對異類的恐懼,這種大信心何曾生得?

這般故事其實還有類同的版本。

東晉時的法顯上師,為求正法西行,西渡枯骨無數的流沙,橫越終年風雪不斷的小雪山之後,來到天竺。

抵達王舍城後,聽說佛陀當年說法的靈鷲山就在左近,於是請求掛單所在的寺僧指引前往。寺僧堅請切莫前去,一則為路況極差,一則為其中有噬人的黑獅出沒,此去必定凶多吉少。

然而法顯正色告訴寺僧:「此行本為求法而來,沿途所遇艱苦何止一端,哪裡畏懼眼前小小的困難?」

寺僧只好委派兩名師父帶路。日暮時分抵達靈鷺山之後,兩名帶領的師父隨即落荒而逃。

法顯獨留山中,面對聖蹟,想望當年佛陀說法的丰采,心中感觸萬千。

入夜之後,傳聞中吃人的黑獅果然出現了,只是面對法師,毫無凶神惡煞相,只是搖著尾巴蹲踞在法師身旁。法師一心不亂,誦經依舊,獅子在旁伏頭縮尾,宛若聽得入神。法師誦經到一個段落,暫停下來,拍了拍黑獅的頭,溫和地告訴牠:「如果肚子餓了,等我把經念完,就捨身予你充飢;如果只是來試探我的道心,那就請你離去。」獅子又停留了好一會兒,方才依依離去。

唉,古代德士的故事還真是有的講。再說一個。

潭州一地,有華林善覺禪師獨自潛隱深山修行。有一天唐朝宰相裴休慕名而來,與禪師以禮相見既畢,忍不住開口請教禪師:「深山修行,怎無侍者?」禪師笑著回他:「侍者倒是有一兩個。」裴休請求禪師引見。禪師於是笑著拍掌,喊了兩聲:「大空、小空,出來見客!」話聲甫落,虎吼即起,兩隻老虎現身在裴休面前。裴休嚇得差點休克。

真能把心煉到駕馭電子體無礙,以之面對異類,自能無有半點恐懼——唯平常心而已。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45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