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本來面目

還我本來面目

黃敏警

《天人親和奮鬥真經》:

仰啟。潔滌焉云。

教主曰。人之性心。其體必潔。如惡惡蒙。如厭毀穢。即通其境。柰處其行。是云性垢。柰行爾云。溺於狂境。是強奮狂。滌之必潔。以味人心。

 

崇仁主宰又問:「請問教主怎麼解釋『潔滌』?」

天人教主說:「人的心性本體必然是潔淨的,就像身體一般,我們既不喜歡它受到污染,也不願它受到毀損。在紅塵中日久,心性本有的潔淨也會隨之染著。濁氣日重之後,個人逐漸脫離宇宙的正軌,在行住坐臥中表現出不合宜的言行卻不以為意,甚至毫無自覺,乃至最後錯以為人性本來就是如此污濁,那就太離譜了。那麼究竟該如何做將去呢?即便是在最壞的境遇中,仍能有所堅持。不斷滌心潔慾,必能洗去染著的種種負面質素,還我本來清淨面目。

 

性,究竟為善或為惡?且把種種的吵嚷不休丟回學術殿堂。當年在華山透過天人親和討論出的天帝教教義《新境界》對此有返本還原的說法。

若把性定義為靈性的本來,那麼性善說為是。

天帝教把靈性生命命名為和子,而所有的和子最原始的來處都是無生聖宮,亦即本來為一,與無形至大至善的正氣原是相通無二的。

若把性定義為肉軀的本來,那麼性惡說可以翻身佔上風。

和子雖是質輕而良善的,但人的構成除去和子,還有質重而趨於惡的電子。先天的和子一旦與後天的電子結合,純真的和子逐漸受到電子薰染,日久終於失卻潔淨的本來面目。

人在紅塵中,大者為奸為惡,小者偏離宇宙真道的正軌而不自知,都是因於後天的染著,絕非本來如此。

容我再借江本勝博士的研究一用。

水既能聽又能看,因著所看所聽不同,在顯微鏡下現出萬端美麗的姿采。可若在源頭動手腳,也就是說,如果提供不同的水源作取樣,那麼實驗結果會如何?

博士以世界各大城市的自來水作檢體,一一檢測。這些自來水族很難變身,在顯微鏡下化成結晶。可若是取了天然的水源,泉水、江水不論,肯定可以有令人驚艷的視覺效果。

自來水與天然水都是水,因著身世不同,天然水可以常保其潔淨面目,歷盡滄桑的自來水則已然消盡了本有的能量。

即使無由見識到博士在顯微鏡下看到的兩樣結果,品茗的雅士大概也不難了解這般差異。他們早在博士的研究報告問世之前,就知道泡茶當然以山泉為首選,泡出的茶湯自然甘甜而芳香,可以為原先的好茶葉加上許多分。

人的本來面目如何?但看嬰兒便知。伸拳蹬腿也好,哇哇大哭也罷,自有一種無畏於外界的純真。只可惜嬰兒會長大,會漸漸變得與世俗一般面目,最後終於落到濁臭不堪的地步。

但染著畢竟不等於本來樣相。揭開層層染汙直見內裡,那個遠從無生聖宮迢迢而來的和子仍在,只是汙垢已深而已。

晉朝的道生和尚肯定會同意這般說法。

道生和尚在全本《大涅槃經》尚未傳入之前,即因主張「一闡提亦能成佛」而遭到當時佛教界的擯斥。所謂「一闡提」,指的是「不信因果,不信業報,不見現世及未來世,不親善友,不隨諸佛所說教戒」,簡單說來,即指斷絕一切善根之人。道生深信如果眾生皆有佛性,都能成佛,這些一闡提自然也能成佛。

聽來言之成理。可惜不僅當時的大眾普遍無法接受,連佛門的出家眾都無法接受,直斥為異端邪說。

然而道生有他一貫堅持的理由。既不見容於佛教界,他隻身南下,來到平江的虎丘山。即使流浪異鄉,原先的堅持怎也不肯輕易放下,他忍不住豎起石頭作聽眾,為群石說《大涅槃經》。講到一闡提亦有佛性,已經渾然忘我的他忍不住問那些個石頭聽眾:「我的說法合不合佛陀的教理?」

石頭居然點頭回應。

後來北涼曇無讖重譯《大涅槃經》,全本經文因此得以在中土流傳,其中果然有一闡提亦有佛性之說。

如果連根器甚差的一闡提都有佛性,人人本有佛性,豈不理所當然?

眾生確是皆具佛性,因為萬性萬靈最原始的來處本來同一。來到娑婆世間之後,經歷了多方波折,也許因此讓人暫時遺忘本然。但終有一天,只要不曾放棄向上向善的希望,即使只有丁點努力,都能因著上帝的慈悲,重開與上帝相通的那道門,順利找回本有的自性。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87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