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高處往下望

站在高處往下望

黃敏警

維生首席看視野,認為視野有內在與外在之分。外在視野因為立足點而決定,立足點愈高,視野愈廣。內在視野則取決於胸襟,我執愈重,胸襟愈狹窄,視野也就愈小。

天帝教的靜坐修行固然有一般宗教看重心性的基本面,但更強調「性命雙修」,著眼心性煅煉之外,同時兼顧電子體,亦即一般所謂的肉體。但過度看重長生,因此撇開心性不管,一心一意在肉體下工夫,「我執」通常甚重,與師尊強調的昊天心法實在差距太大,以此期待有所大成,恐怕要大失所望。

我執重的根本原因往往就在愚癡。敢問愚癡又肇因於何處?

宗喀巴大師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曾有論述,愚癡之因,就在「近惡友、懈怠、懶惰、極重睡眠、不樂觀擇、不解方廣、未知謂知、起增上慢、上品邪見,或生怯弱念我不能,不樂親近諸有智者。」

喜歡親近妨害正道的惡友;懈怠懶惰,貪求睡眠;對正法沒有揀擇的智慧,只能道聽途說;或是稍稍入門,就畫地自限,無意深入;於宇宙真理只是一知半解,就自以為通透已極,因此貢高我慢;或是自信不足,總以為自己根器太差,連親近善知識以與聞大道的勇氣都付之闕如。

捨棄種種障道的理由,一門深入的結果,必能如經文所謂的「壘望絕觀」,得到真正的大智慧與大解脫。壘望絕觀其實頗類《平等真經》的「智廣見曠」,附帶的補充說明則是「比如陣兵壟師營,居高臨下,悉洞進退」。

大宗師站在制高點上,對於腳下眾生的愚騃自能一目了然。正因在人間世實際走過看過,與人交接,但凡講上兩句話便能照見其人境界的高下。就像《論語》所記,有一回子貢嘆道:「我不希望旁人對我作的事,我也不會加諸其身啊!」他說得誠懇,然而層次高出他太多的孔夫子仍然是聽得搖頭:「賜啊,那可不是你目前所能達到的境界啊。」

子貢不是有意說謊,然而他的智慧尚不足以擁有足夠的自知之明。結果讓老夫子一眼看穿。

修行未臻勝境之前,一如子貢者流,就像仍然苦苦爬在半山坡,視野有限,對於高而遠的上層只有想當然爾的想像,卻未必等於清楚的認識。《平等真經》所謂「是下蒞上,莫測高深」是也。

天帝教復興之後,訓練出來的第一位侍生連光統便說,他家中原有鸞堂,亦有固定傳訊的仙佛。天帝教復興之後,透過天帝教高層次的天人交通,這位小仙才恍然大悟,他一直以為他所在的南天等於無形世界,不想這只是其中一個極小極低的天界。無形天界之龐大,遠過於他的認知與想像。

我自認亦屬於格局不高的一族,然而身在教院多年,漸漸也沾仙佛之光,學到一點自知之明與知人之明。後者讓我看見部分同奮進步的遲速多寡,從中歸納出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結論:存心為公,進步飛快;反之,若有利己的念頭,即便滿嘴天下蒼生,進步仍然有限。

歸根返本,還是《廿字真經》那句老話:「唯天至公,唯地至博」,唯有效法天地的無私,才可能成就眾生,也成就自己。

 

評論: 12 | 引用: 0 | 閱讀: 1009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Warning: Division by zero in D:\WWW\mingging\f2blog\include\function.php on line 36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