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他不敢渡黃河

笑他不敢渡黃河

黃敏警

涵靜老人上華山的頭兩年暫住在北峰。

蕭宗主探望愛徒過後,實在放心不下,第二年又派了一位弟子前來。

這位弟子名喚閻仲儒,為湘軍師長。

那是一九三八年農曆三月一日,當晚兩人在光殿會坐。

閻氏一直覺得渾身發癢,一開始還以為是螞蟻作怪,起身撥弄了一番。才一坐下,發癢的感覺竟然又來了。橫豎是坐立不安,最後索性下坐。他往睡房的方向走去,這才知道坐不安穩的真正原由。

他看見廚房的火舌竄起,準備往其他空間延燒。

這下可不得了,他嚇得失聲大叫:火!火!火!

華山本身是一塊巨大的花岡岩,無有水源。平素道眾飲用水是天賜的雨水,存在地下的石窖裡好生省著用。至於待客泡茶的泉水,得從山下一擔一擔挑上來。

缺水已是先天不良,後天又失調。當晚有西北風助陣,火勢順著風勢,大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

整座道觀的道眾全數驚醒不說,連帶住在對面聚仙臺的也一併瞪大了眼。聚仙臺上住著一位退休的李旅長,一邊差人接涵靜老人四個小孩過去,一邊指派手下的勤務兵過來幫忙滅火。

華山蓄水量本來有限,援手派來,其實還是愛莫能助。

涵靜老人力圖鎮靜。看過火勢,先折返光殿祈禱,請求無形護持。而後與智忠夫人各持三杯淨水,往大火潑去。

風勢瞬間疾轉,火燄頓時熄滅。

眾人覺得不可思議的神奇事件,主要仰賴無形護持的首席法源童子顯化。另一位功臣,仍是無形護法,法名惠神。

華山缺水的問題,在涵靜老人一家遷至大上方以後順利解決。

涵靜老人的四個孩子滿山亂跑,四處尋幽訪勝,意外挖出一窪小小的泉水,就在隱居的玉皇洞附近。從此再無缺水問題。

天賜的神泉極妙,小歸小,出水量卻能自動調整。有時跟隨將軍上山的士兵多過百人,泉水居然也夠用。等到涵靜老人一家離開,這泓清泉就自動封閉了。

次子維公曾在藏經閣前失足墜崖,往華山老道的墳場落下。該處眾石纍纍,眾人嚇得不知所措,權且派人下去搜尋──其實夥兒心裡都有數,只是嘴上不好明說而已。

這個命大的孩子居然好端端坐在草堆上。來人既驚且喜,問他何以平安無事,他說是半途就有人抱住他,順勢落地之後,把他安頓好了就走人了。

涵靜老人從無形探得消息。搭救這孩子的仍是無形護法,法名惠忠。

維公樞機後來赴美,任職〈紐約時報〉。自己也升格作父親後,請涵靜老人為兩個在美的孫子命名。涵靜老人取了「顯國」與「顯華」,顯是家譜中的序宗,華與國二字,則用以提醒久處異國的孩兒,莫忘中華民國。當年上帝保他一命,有祂深刻的用意在,切莫辜負了呀!

山居期間,涵靜老人與當地的挑伕相處融洽。多年以後,維生首席重返華山故地有老人家記得他,看著他高高興興地說:「啊,你就是李導師的那個娃兒!」那時節維生首席兩鬢已霜,算是個老人家了,這些挑伕還記得當年的李導師。

他們有時也稱涵靜老人為「李半仙」或「李神仙」,因為深知他講的話多半兌現。華山若是久不下雨,這群質樸的老百姓會來央求這位和藹可親的高人:「好久沒下雨了,幾時下雨啊?」涵靜老人但凡給一個答案,眾人就可以安心等待那天下雨了。

華山時期最大的顯化,已在前文略作敘述,正是日軍有意侵犯風陵渡那回,涵靜老人祈禱,得使天降大霧,潼關鐵橋順利修復。

再有一件。日本軍隊始終沒有忘記他們的夢想,迨冬天來臨,黃河結冰,他們的坦克車就可以浩浩蕩蕩開上凍結的冰面,直接殺向西北或西南。

可真是抱歉,就如涵靜老人在詩中透露的:「早獲天公賜合同,一方淨土留關中」,「且坐山頭舵把穩,笑他不敢渡黃河」。被視為中國母親的黃河,在中日戰爭八年期間完全發揮她的母性,不願讓敵人踏上她本該孕育子民的河床,在此進行殺戮。

那八年當中,黃河始終不曾結冰。直至戰爭結束,這個母親才放下她不肯結冰的堅持,又在嚴冬結起來。

引用通告地址: http://teacher.whsh.tc.edu.tw/mingging/f2blog/trackback.php?tbID=906&extra=266fca
標籤: 華山北峰 中日戰爭 光殿 顯化 涵靜老人 紐約時報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38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