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歸來

禪修歸來

        寒假伊始,去了一趟三義,聖嚴師父帶領的禪修營。師父要求去到那兒便禁語,斷絕與外界的聯絡。我應聲關上手機,閉上嘴巴,開始五天不言不語的日子。

        在沈默的行住坐臥裡,生活變得無比單純。天濛濛亮時從兩百多人同睡的大通舖走出來,直通禪堂。過堂時分進入另一個空間用餐,而後回到禪堂。一天活動結束,又抄著手沈默地從禪堂走回大通舖。看似單調無聊的日子,心靈卻是一片澄淨,有些曾經讓自己欲生欲死的傷心事偶而在打坐中跌跌撞撞衝回到心裡來,竟奇蹟似地再也生不出任何痛楚,真是很神奇的體驗。

在靜坐中,我清清楚楚地在心裡觀想念頭的生滅,然後進入一片無法言說的空靈之境。那種感覺也許有些類似襁褓時期,蜷在母親懷裡,外頭的聲響宛然入耳,然而不動心,因為體溫讓我安心,也因為那些聲響只是純然外界的聲響,與我無涉。待法師手中的磬聲響起,我站起身來,理了理蒲團與其他,偶而也拍拍身子,像煞拍除自己滿身滿心的塵垢,而這一切,皆在無聲中進行。無聲的世界,無有擾攘的世界,很可惜前後只有六天,我又得下山回到紅塵來了。

        沈默是金,一個老早被喊濫的教條,再加上以「黃金」的喻象聯結,我小時候從不曾因此感受到任何沈默之好。後來,或者該說有了些許宗教經驗之後,慢慢便能在無語中感受心靈輕盈的震動。一個人走著的時候是這樣的,即便身旁有個人,那人若是個解人,當也能在沉默中領略靜定的滋味,於是兩人的交遊是一場無聲卻華美的盛宴,旁觀者只能見到無趣,深諳其中三昧的卻能清楚感知心靈交會的美好。同學呀,當今晨,我在課堂上數落妳們午休的吵嚷,我無能在情緒激動的當口分享的正是這些。如果有一天,妳真能在靜默中感受一種近似被洗滌的寧靜之美,我會說:好孩子,妳真的長大了!

 

        長長的寒假,有人不信我的行腳只及於三義及花東兩處,巴巴地在週記問起可還去了哪些地方。我真「只」去了這兩處,然而心靈是很滿足的,不曾覺得少了什麼呢。

        年初二去了花東。從甲仙進南橫之後,我一邊飽覽山色,一邊抓著小零嘴往兩名老喊餓的小兒嘴裡送,心裡其實還隱隱約約帶著一點微微的期盼。近南橫盡處,那個叫作霧鹿的峽谷,正是我二弟葬身之處。時隔七年半,我相信即便連二弟本身,魂魄也難得回返故地了,我卻仍想回去看一看。車過埡口之後,南橫起霧,能見度極低,開車的丈夫開了霧燈,一邊還打了不斷閃爍的障礙燈,提醒來車及後車小心。我望向車外,窗外什麼也看不見,我只能隔著玻璃窗上的霧氣,想像那個曾讓我痛不欲生的所在。念小六的大兒子枕在我腿上沈沈睡著,閉著眼的他,宛然仍有幼兒時期的憨樣兒。二弟去世時,他未足六歲,在喪禮中追著小他三歲的弟弟跑,我沒怎麼制止他,心知生離死別的大慟到底不是他的年齡可以懂得的,而此刻,他懂得了嗎?也未必。人生於世,有些功課終究難逃的,若是對人間世的苦難可以晚一點了解,鴕鳥一點看,何嘗不是福氣呢?

 

 

 

靖雅 20020226

引用通告地址: http://teacher.whsh.tc.edu.tw/mingging/f2blog/trackback.php?tbID=913&extra=ff5691
標籤: 禪修 打坐 觀想 聖嚴法師 文華高中 黃靖雅老師 導師週記 禁語 南橫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606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