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死神明天就到

       

        平常誦念《廿字真經》,念到「以覺與節,而治癡吝」兩句,應該只覺平常,匆忙帶過之後,又急急往其下的經句走。可如果是把它當作日常的「讀經」功課,在這兩句停駐,而後認真思索,那又是如何?

 

佛者,弗人也。修證有成的佛陀已不再是一般凡人,而是境界非凡的大覺者。宗教的修持,說穿了,也就是一條漫漫的覺悟之路。如何覺悟?修持的先行者透露的訣竅,正是守戒,換成世俗的字眼,就是「節」。心量可以容天容地,落於日用常行,卻得時時戒慎,免於踰界之後出軌,從此走上一條不歸路。

 

「節」可以解作守戒,可又不全是守戒。套用孔子的說法,正是「克己」,克制慣有的惰性,那才是修持更常見的挑戰。明知誦誥很好啊,打坐很好啊,可眼下總有別的事得做,所以,等明天再來誦誥吧,明天再來打坐吧。等到眼睛張開,明天真的到來了,總有藉口推到下一個再下一個明天。

反正總有明天等在前頭。

真的嗎?

 

一直很難忘葛優在電影《活著》的那一幕。他的臉在瞬間垮了下來:「都沒有了?」

 

        電影《活著》根據名作家余華的同名原著改編。葛優飾演的男主角,原型人物正是余華的爺爺。三十畝的龐大田產,在好賭的爺爺手上敗得精光。可這並不是《活著》真正訴求的主題,它只是透過其人反映大時代的悲劇。敗家的故事,在電影或小說裡只是一個小小的過渡。然而我就是牢牢地記著葛優的那場表演。

 

        富家少爺特有的弔兒郎當,輸掉田產的漫不在乎,反正家裡財產多到花不完。豪賭的一夜復一夜,輸了錢,只消在帳冊畫記。但那一晚不是。他如前畫了記,準備再下一注,賭場主人卻收起先前從來不曾少過的笑容,「福貴少爺,你不能再賭啦!府上的家產都沒了!」

 

        「都沒了?」「都沒了?」葛優的臉在瞬間垮了下來,「都沒了?」聲音裡帶著驚詫,與更大的悲痛。怎麼說沒就沒了?那麼大的家當呀!

 

        有形財富必然有限,無形的生命同樣也是。但是對絕大多數的人而言,它終只是停留在知識面,而不是個人清楚的「覺知」。如果真能覺悟生命的有限性,芸芸眾生大概就不會虛擲生命,乃至揮霍生命,必得等到死神現前,方才痛惜不已。經文「以覺與節,而治癡吝」的「吝」,指的不是「吝嗇」,而是「憾恨」。覺知可以對治愚癡,節制則可對治悔恨。面對生命的有限性,確知手上的時光不但一點一點在流失,而且遠非想像的,總有用不完的一大把。

 

死神明天就可能現身,乃至下一刻就突然到來。

 

理解生命的終點必將到來,而且通常是在無可預期的情況下到來,會讓我們對當下可以掌握的時刻多一點珍惜,因此多一點節制,從而也就少掉一點悔恨。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1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