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是忍辱的鄰居


忍辱與慈悲往往是一體的兩面。《菩薩本生鬘論》有極好的範例。

帝釋天王有意測試傳說中仁惠至極的尸毘國王是否實至名歸,命手下毘首天子化為一隻鴿子,自己則變身作老鷹,緊追在後。驚怖萬狀的鴿子飛進國王腋下躲藏,老鷹隨後飛來,在國王面前站定,要求國王歸還它的「食物」。

國王答道,他本有度化一切眾生的心願,鴿子既然飛來投靠,他斷無背叛飛鴿的道理。老鷹的說法卻是:如果一切眾生都是大王愛顧的對象,那麼大王斷然不會棄捨我這個飢餓已極的生命,全活了鴿子,不就意謂著必須犧牲我這隻老鷹?理上不通,說不過去的。

這話說得不錯。國王徵詢鷹王,可否以其他的肉代替鴿肉,鷹王回說那倒無不可。但國王想了想,如果是以其他生物的性命換取鴿命,邏輯上還是講不通的。於是自願以己身之肉瓜代,隨即請手下拿來利刃,從大腿上割下一片肉來。

鷹王拒絕了國王割下的第一塊股肉,堅稱王肉的重量必須與鴿肉相等,方才算得上公平。國王又派人取來秤重的天平,鴿肉與股肉各置一端,看似輕盈的鴿肉一端居然詭異地低垂。國王的刀於是又回到自身,一刀一刀剮下往盤中放,誰知兩臂身上的肉已然割盡,卻始終換不來鴿肉的那一端蹺起。國王正準備把整個身子站上盤中,血流力盡的肉身只賺得失足落地,昏厥良久。

犧牲到極致的時候,正是覺悟的契機。

國王甦醒之後,反躬自省:累劫以來為身所累,因此惹來萬苦,未嘗利益有情,如今正是絕佳時機。悟心一生,喜心亦生。經論說大地為之震動,天宮動搖,天花紛紛。

不斷刁難以試煉的鷹王回復天王原形,讚歎國王苦行功德的不可思議。隨後便問國王的苦痛如何,是否後悔。

國王答道,為求善道絕不後悔。

天王請求見證,國王便說:如果成佛渡眾的心願不虛,此身肢體隨即平復。

國王的誓願頃刻成真。他的身體完好如初。

這是一個充滿血跡的神蹟故事。現代化的解讀,作為佛子,未必需要血淋淋的刀光劍影,但不妨學習佛陀的慈悲與忍辱。正如達賴喇嘛所言,佛法最簡單扼要的心法,就在緣起見與無害行。無害行的定義,不只局限於行為,更在動機,因為心存悲憫而不忍加害,方為真正的無害行。其中層次復分為二,因為不忍加害,增長悲心,最後成就的事業,必然對他人有利;再深一層,小乘由此成就自身的解脫,大乘的修行者,則由於利他事業的圓成,而成就其必要條件:遍智──遍知一切法的智慧。

引用通告地址: http://teacher.whsh.tc.edu.tw/mingging/f2blog/trackback.php?tbID=919&extra=3ce18b
標籤: 黃敏警,天帝教,廿字真經,忍慈二者不惜離分,菩薩本生鬘經,帝釋天王,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15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