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心-靖雅週記20040301

 

        這兩年來,對於某些敏感話題,我逐漸變得比較謹慎,不再如從前那般率爾出口,因為了解有些話實在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一旦解讀有了差池,對彼此都可能造成傷害。然而什麼是敏感話題?對我這個神經很粗,經常是百無禁忌的人來講,現在也學著加大樊籬,納進許多原本覺得無所謂的事項,比如說:學測成績。

        由來都是如此,一旦考試成績發布,必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場面,碰到這種時刻,挺好的對策就是什麼也不說,然而我此次「必然」得發言,因為受同學之託,「必然」得說上幾句話,否則就太對不起同學了。

        有人形容此次學測是大爆冷門的一次考試,平日表現不錯的同學居然翻了個大筋斗,也有平日不甚被別人看好,連自己都不怎麼有自信的,突然開出長紅。無論結局如何,我都還是要說,我不覺得意外。考試公平嗎?有時候是的,可有時候又不是的。我不是滑頭的政客,講一些模稜兩可的話來唬弄同學,而是真的覺得天下事完全公平的本來不多,何況是投機性本來就大的考試?我無意否定用功讀書的作用,但是也只能告訴同學: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本質上並沒有錯,但適用率絕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

        我並不擔心學測成績,不論如何震盪,它終究還是要過去的,除去極少數有意申請推甄的同學之外,真正要面對的還是指定考科。而究其實,真正本質的問題是,同學準備好上戰場了嗎?如果你始終都沒有能夠真正投入,這場戰,你會打得異常艱辛。因為不想面對指考,索性拿著不甚理想的學測成績申請推甄,試圖早日結束升學考試的惡夢。

        親愛的同學,如果真要讓我說上幾句話,我想我唯一能夠提供同學的一點小小心得,就是凡事如果「甘心」了,一切也就好辦了。

我曾答應我的老師,為他完成某些外人也許嗤之以鼻,然而我們覺得意義非凡的工作,是以在任務完成之前,我必須摒除許多不相干的外務,以我的承諾為優先。這兩年來,因為忙於教學,課餘忙母親的工作,忙承諾的工作,在外人眼中,我是十足無趣之人,生活極盡無聊,然而也因為「甘心」,我甘之如飴,不覺其苦。

親愛的同學呀,準備考試大抵也是如此吧,如果自己始終都還有許多放不下的牽掛與外緣,這個書會讀得異常辛苦的。反過來說,如果知道這個「過程」畢竟只是過渡,下一個目標在不遠的地方守候著我們前去,眼下的痛苦,自然就不覺得痛苦了。高學歷不一定怎麼樣,這個社會裡多的是拿著傲人學歷,言行卻完全敗壞社會的人。但是有了這樣的惡例,並不表示我們得因此放棄對理想的追求。理想不一定等於學歷,讀書通過考試也不一定是為了學歷,對我而言,那比較像是一種試煉,如果這關熬過了,未來許多未必合理,卻是人生之必須的考驗,也能以相同的毅力熬過。這只是我粗淺的想法,正確與否,還待驗證吧。導師本來就是個尷尬的角色,有些話說了被當成說教,憋著不說呢,又有過分冷漠的嫌疑哩。

祝福同學們,都能早早從學測的震盪來走出來,以平常心,安安穩穩地準備指定考科。也祝福同學們,都能得到你理想的成績。

 

                                              靖雅2004/3/1

 

引用通告地址: http://teacher.whsh.tc.edu.tw/mingging/f2blog/trackback.php?tbID=929&extra=7756c5
標籤: 黃靖雅老師, 甘願做,歡喜受, 學測, 學歷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5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