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一家

從來沒想到,我竟會一步一步走到傳統來。

        年少輕狂,對於所謂「傳統」,大抵只有負面印象。若再細問原因,卻是什麼也說不上,純粹就是討厭。為何討厭?那更是無以名之。究其實,我連什麼是傳統都搞不清楚。
       
人到中年,飽經憂患,回頭認真省視所謂的傳統,終於恍然:它只是一個被眾人供奉的偶像,被濃重的香火薰得墨黑,終而失去本來面目。或許也可以這麼說,它的模糊來自批判的口水,因為眾聲喧嘩,因此逐漸淹沒在囂囂攘攘的背景。

        此中的兩極現象其實反映了同樣弔詭的本質。不論是被拱的偶像或是被批的箭靶,它都只是雙方情緒投射的祭品,本尊是圓是方,根本了無意義。

        我當然也曾置身在人云亦云的那一群,聽任耳畔世俗激昂的聲浪來來去去,索性掉轉身去,在中國文學裡找尋古典的浪漫,那是詩詞歌賦建構的美麗世界,與現實了不相干。

        我畢竟做不了大隱於市的陶淵明。我可以假裝不理會現實,卻無法逃避現實。

擺在眼前的現實是:在人間世裡,我身兼許多角色,而人師、人子與人母,於我非但不是無可逃於天地之間的無奈,根本就是我寶愛至極的。

        在紛擾不斷的現世裡,我必然得上天下地去搜尋安身立命的解答。正如尼采所言:「只要讓我知道『為何』,我就可以安然接受這世界的『任何』。」

        走到哀樂不入的中年,捫心自問,要的真的不多,就只要一個足以說服我的解釋,讓我知道「為何」,從而接受「任何」。天帝教是這樣進到我心裡來,而傳統文化,尤其是儒家,所緣的路徑亦然。

        這些年來因緣際會爬梳起天帝教與儒家經典,在千瘡百孔的人間世所得的經歷,意外成為進入經典的最佳資糧。雖則一方是宗教,一方是學術,然而兩邊游走,我在其中宛然看見對生命的尊重,與上帝普愛眾生的大仁,因而莫逆於心。

「天下何思何慮?天下殊途而同歸,一致而百慮。」聖人隱於《周易.繫辭傳》的雋語。

即便表述的路數各各不同,但只要看得見芸芸眾生在天地間的價值,便知各家經典,原來都只是一家。

        那正是「大同」的真諦。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0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