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頭爛額為上客

              那是一九九五年的夏天,天帝教第五期高教班開辦在即。我收拾了行囊準備去閉關。

行前如常去參加台中圖書館的讀書會,趁便向眾人告假,道是要去閉關五十五天。會後有讀書會的朋友特別打了電話探問,什麼樣的道場,什麼樣的宗教?彼時我對天帝教的認識甚淺,便以極其有限的知識回應:「天帝教是一個救劫的宗教。」那人又問,救的什麼劫?我答是三期末劫,爾後又簡單描述三期末劫的慘狀。

那個朋友未及聽完,便急急打斷,很快說了聲謝謝,便匆忙掛上電話。

        我當然知道那意謂著什麼。「三期末劫」?「靈肉俱毀」?要說出這般荒唐的謬論,如果不是精神失常,便是迷信的匹夫匹婦。

        天帝教在幾近飽和的宗教場域中崛起,化延三期末劫絕對是關鍵因素。即便它是外人眼中的笑話,對天帝教而言,卻是無可逃於天地之間的重責大任。

宗教意味十足的「三期末劫」,轉換成今天的詞彙,其實了無神秘,正是核子戰爭。

        一九八○年代,核戰正處於一觸即發的當口,天帝教大量印製《核劫前後人人必備自救救人手冊》,對於浩劫前後,如何自救救人,極盡詳備之能事。其中對於核戰的慘狀多有翔實的描述:不僅是有形的肉體毀滅,連帶靈體亦不能倖免。

較諸僅止是一般肉體的「死亡」,三期「末劫」意謂著靈魂永無再來的可能。靈肉俱毀的悲劇並非只是仙佛隨口說說,核劫手冊中清楚載明其中的因由:核武爆炸的瞬間,伴隨三種奇大的力量——

是比颱風強上數倍的爆震波,足可將地面所有建築地夷為平地。至於原本就脆弱的人體,遇之立成虀粉。

是高達攝氏數千度的熱輻射,血肉之軀遇之立成灰燼。

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核輻射,可其中含有多種放射線,不僅傷及肉體,更足以危害靈體,即使大氣層內的小仙小佛亦不能免於浩劫。

這是無形仙佛的看法,至於當時人間的呢?

日本東京〈每日新聞〉曾有核戰預測的相關報導,引自廣島原爆資料館長高橋昭博的報告,而高橋的資料則來自美國。

美國國務院裁軍局針對美蘇核戰進行過推估,一旦兩國核戰全面開戰,僅需三十天,兩國死亡人數,少則二千五百萬,多則上億。這不是兩方合計的總數,而是單方。

大量死傷之外,人口在二千五百萬以上的都市,八成以上將淪為廢墟,生產部門破壞率則在百分之六五至九十之間。爾後一連串負面影響,由人體到環境、氣候,全面滲透,誰也不得倖免。

關於核戰下場的慘烈,赫魯雪夫有一個簡單,卻極其扼要的說法:「核子大戰後,生還者很快就會羨慕當場喪生的罹難者!」

        近似驚心的警句,反映的正是核子武器摧毀一切的力量。難怪愛因斯坦曾經斷言:「萬一第四次世界大戰發生,人類的武器將會回到原始時代的木棒與石頭。」

為因應浩劫之來,天上開始端出種種救劫方案。

派遣仙佛到人間投胎,以備接應,只能算是第一著棋。繼而是一九八○年,天帝教在人間復興。一九八二年,安排天帝教首席使者涵靜老人於埔里閉關,修煉鐳炁真身,以肉身為核子反應爐,俾便在核戰浩劫後善後,重開新世界。

        一九八三年,無形傳下《核劫前後人人必備自救救人手冊》,提供救劫及劫後醫療救護良方。

        一九八四與一九八五兩年,涵靜老人發動天帝教全教同奮誦念〈皇誥〉各九千萬聲。兩年一億八千萬聲〈皇誥〉,意謂一億八千萬聲的上帝稱號,外加磕上一億八千萬個頭。

而彼時,天帝教同奮人數甚少,誦誥的光殿也極其有限,想為天下蒼生祈禱還得排隊。

        與此同時,天上也對無形天界能階較低的小仙小佛作好相應的準備。核戰爆發後,可能遭受波及的第一天至第六天將迅速搬遷到較安全的第七天。至於功力不足的司職神媒,萬一不幸受到輻射線所傷,第八天設有煉神池,足以提供受傷的神媒療癒之用。

        天上人間如此大張旗鼓,轉身觀看世局,緊張在所難免,可也不曾發生什麼核子大戰。天帝教所作的一切,在外人看來,可真像大喊「狼來了」的小牧童!

        是的,如果認定「眼見為真」,那麼天帝教遭受此一物議在所難免。事實上,天帝教所有為救劫而作的努力,不信者恆為不信,冷嘲熱諷從來不曾少過。

我不禁想起《漢書.霍光傳》中有一段寓言故事,與帝教化劫於無形的精神有十足相通之處。

有人去到朋友家作客,發現爐灶旁堆滿柴薪,配合筆直的煙囪,通風甚好的大灶一經點燃,火勢奇旺。這人看在眼裡,不禁憂心忡忡。遂提議移開柴堆,煙囪最好也稍稍改造,加點彎度,以免哪天大火一起便不可收拾。

主人沈默地聽完熱心來賓的「指點」,依舊悶不吭聲,除了認定他多事,並不怎麼當一回事。可不久之後這人的「烏鴉嘴」居然應驗了,火苗張牙舞爪地探向四方!

火光衝天,幸而趕來搭救的好心人不少。火苗撲滅之後,滿心感謝的主人設宴款待熱情的打火英雄。席次以傷勢輕重排定,傷勢愈慘,座次愈高。至於先前扮「烏鴉」提出警告的先知,則完全被排除在外。

座中有個智者,一眼看穿主人的盲點,忍不住開口提醒。

追本溯源,如果一開始就聽取曲突徙薪的忠告,爾後的災殃老早免了。如今設宴行賞,竟止於看見焦頭爛額的奉獻,卻不見最初直指問題核心的先知?

「曲突徙薪無恩澤,焦頭爛額為上客」,智者大不以為然,可世俗之眼慣常如此。天帝教以其特殊的時代使命,所扮演的角色極似文中不討喜的先知;或者也可以說像煞人間的預防醫學,是治病於未發之先。然而一般人更崇拜的,恐怕是把病人從鬼門關搶救回來的醫生,而不是防堵病痛於未發的那群吧。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22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