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心秘笈的頂級版

l     

遠在天帝教尚未復興,涵靜老人謹遵天命潛隱華山的時代,《天人親和大同、平等、奮鬥真經》即已透過天人交通的殊勝途徑,來到人間。姑且不論這部系列性經典的內涵如何,光看文字,很容易就可以發現:依著奮鬥、平等、大同層次淺深,文字亦有淺深。《奮鬥真經》最平易近人,《平等真經》稍微難一點,到了《大同真經》,不僅篇幅之長雄居三部經典之冠,文字風格更有近似「登天」的格局,實在是古奧至極!

 

或許有人要打趣:也許仙佛藉著文字風格在傳遞一個意在言外的訊息:大同世界,本來就難如登天啊!

 

大同世界的擘建實難,話是不錯,然而天帝教的復興,除去消極的化延劫難之外,還有一個非常明確的目標:那就是積極的促進聖凡平等、天人大同的實現。天人大同的目標固難,化延劫難可也不是輕鬆的目標。涵靜老人駐世時就曾當著天人研究學院的學生打趣:他立這樣的大志,根本就是個「大神經」;而我們這些追隨他的弟子,不就等同世人眼中的「小神經」?不僅涵靜老人本人這樣講,連涵靜老人的母親劉太夫人在歸天之後,也曾透過天人交通告訴愛子:「其願可嘉」,但是呢?

 

「其事不可能」!


可天帝教的精神就在這裡:明知不可而為,而且專撿別人不做卻該做的事來做!

 

 

敢問這與讀《大同真經》有何關聯?

 

涵靜老人駐世時念茲在茲的是化劫,當年劫運急迫,核戰隨時可能爆發的時候,涵靜老人所強調的只是「趕快救劫」,是以日常功課最常強調的是誦誥打坐。然而偏重打坐誦誥的結果,一個不小心,很可能就把日常修行簡化成「來來來,來誦誥;去去去,去打坐。」化約成「誦誥、靜參擺中間,煉心站兩邊」之後,很多教外人士對號稱「靈格很高」,可「人格」卻不相應的天帝教同奮其實是有些困惑的,總覺其中似乎充滿了無法理解的矛盾。

 

天帝教自詡靈格很高,可惜世人看不見所謂的靈格,只看得見人格。靈格再怎麼高,畢竟屬於無形,在有形世界渡化世人,一般人更在乎的可能是人格。可這個部分,一般人對同奮的評價未必與靈格相當。

 

很多同奮以靈格、人格俱尊的涵靜老人為效學典範,這當然不是壞事,問題在切入的角度不幸偏斜,那麻煩可就大了。學不來涵靜老人的慈悲與不斷奮鬥的精神,卻先學會涵靜老人的脾氣,這可怎麼辦好?涵靜老人以他的慈悲保證天帝教同奮歸空後不走地曹,亦即仰賴涵靜老人的護佑,同奮將來都是有望回天的。自認靈格很高,可人格卻無法相對提昇,在外人眼中恐怕像極了明星學校的人情學生,明明實力還差一大截,卻因身分特殊,硬是擠進人人嚮往的窄門。那麼不妨如此設想,有一天我們這些心性修養不足的弟子挾著涵靜老人的願力硬被塞回天上去,難保不成為仙佛眼中的混世魔王,但是礙於涵靜老人情面,不好說些什麼,只好搖頭嘆道:唉,沒辦法,那是「某人」的弟子!

 

「混」回天上,濫竽充數作名實不怎麼相當的小仙小佛,畢竟是十分幸運的;可如果全然把煉心的功課丟到一旁,即便有涵靜老人的全力護持,恐怕還是不足與天地的自然定律相抗衡。主宰地曹的蕭宗主前些年就曾經透過天人交通,很沈痛地表示:祂居然在地曹發現天帝教同奮!

 

涵靜老人歸證之後,透過天人交通,亦多有自責之語:當年衝救劫衝得太心急,教化部分的著墨太少,讓他對滿佈「赫赫威威烈悍」風格的教院愧疚不已。據聞當年也有資深同奮對弘教方向有過意見,當著涵靜老人便提出質疑:「教化與救劫,二者究竟孰先?」涵靜老人沈吟半晌,給了他答案:「我只能先求救劫。」這位弟子看著敬愛的涵靜老人,半天不語,而後跪了下來,行過三跪九叩禮,從此離開天帝教。

 

幸得上帝護佑,幸得天帝教同奮這些年來的努力,劫運已然不是那麼急迫的時候,救劫與教化不再是非你即我的選項,而是可以攜手同行的好伙伴。公元二○○三年,太虛子老前輩就在聖訓中明白指示:在春劫起運的時代,首要之務便是「真修實煉」、「落實教化」。

 

天帝教《教綱》即曾明白指出:天帝教的教本在精神教育。這與流意子老前輩落實教化的主張不謀而合。但是如何煉心?如何真正落實天帝的教化?日常的五門功課固然有其不可動搖的價值,但以經典輔助,亦不失為有效的下手工夫。

 

《天人親和大同、平等、奮鬥真經》系列經典,表面看來似乎是在描述由奮鬥以臻平等、大同的境界,然而更緊密的關聯不只如此,而是在其煉心的核心主題。是以《奮鬥真經》有謂:「正脩身心,潔滌強制」,說的是煉心工夫;《平等真經》則謂:「時魄吾體,時滌吾心」,仍然還是煉心工夫;到了《大同真經》:「靜心潔意,克心斂意,滌心正意,定心凝意,修心養意」,五心五意洋洋灑灑臚列其上,可謂煉心秘笈的頂級版本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1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