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善待你的大腦-念書的狠角色才能生存

          

          念書?別提了,煩哪!

           說起念書,飽受升學主義荼毒的年輕人泰半會嗤之以鼻。拜託!別再提念書了,現在是為了應付考試,逼不得已只好與書本為伍。哪天兩腳離開了校門,這書哪,就丟到垃圾桶去,再也不想碰它囉!

           是啦,讀書讀到似懂非懂,尤其又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時候,有這種「偉大抱負」實在是理所當然。可是,念書本身何辜啊?

           等到有一天你真的離開學校了,除非家有金山銀山,一生吃穿不盡,否則一旦進到職場,哪有不繼續進修的道理?你以為學校所學的都是垃圾,因為將來職場反正用不到?

那可未必。

你 的工作乍看可能與學校教的學科沒有直接關係,但為應職場所需,要建立新的知識網路,所仰賴的就是先前的學識基礎。如果在校時這個根基打得夠高夠深,它自然 會在大腦結合成神經網路,新知識進入後,與原有的舊知識融合,在大腦的「鎔爐」裡「熟成」,而後輸出。這些輸入再輸出的快速完成,即便不能使你在職場傲視 群雄,至少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新一代最夯的人才,公認是創意人才,可創意哪來?你不會傻傻地以為是無中生有吧?沒有任何知識背景,只是天馬行空亂想一通,靈感可絕對絕對不會從天下掉下來。

           創 意的誕生與潛意識息息相關。潛意識無從掌控,能操弄的僅止於意識。潛意識的鎔爐無法憑空作用,仍得仰賴意識層面裡的知識與經驗作材料,才可能出現令人驚喜 的創意。你愈樂於把知識往大腦裡輸送,大腦的反應速度就會配合著不斷加快。嘿,你以為又是我這個大人在騙人嗎?不,是韓國那位腦科學專家李時炯時說的,因 為書念得愈多,海馬迴的神經細胞就會長得愈多。

           你 可能會說,理論是不錯,但你就是不想虐待自己的大腦,逼它作不喜歡的事。這你可又錯了。你以為大腦只喜歡隨波逐流,跟著佛洛伊德說的那個喜歡玩樂的「本 我」胡做非為嗎?新的腦科學證實,雖則玩樂與讀書都可能讓人忘記時間的飛逝,但大腦無寧更喜歡知性的快樂。瘋狂的玩樂過後,只有茫然的空虛感;而讀書,如 果讀到入裡,讀到透徹,伴隨著時光過去,得到的是無比充實而寧靜的快樂。

           為 什麼?科學家會告訴你,因為大腦分成三層。最基本的第一層是大腦的基底核,又稱原始腦,只管維生的本能。第二層是邊緣系統,與學習、情緒相關,是所有動物 皆備的動物腦。至於第三層的新皮質,那可就寶貴非常,只有哺乳動物才有這層特殊結構,最發達的當然就屬貴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啦。

           不 愛念書當然也是一種本能,來自第二層動物腦的抗拒。討厭改變,因循現有環境,向來是動物腦的特性,動物世界改變不大,原因就在此。但第三層的新人類腦喜歡 適度的改變,尤其是美好而知性的改變。你從讀書得到的快樂,不僅止是自我安慰的心理快樂,而是確有生理的作用。大腦為了獎賞你的「善待」,會適度地分泌多 巴胺與血清素這些會帶來愉悅感的物質。你的快樂,其來有自!

           不 過也別奢望讀個一兩天書,就豁然開朗,大腦的回饋就此源源而來。要快樂讀書之前,你必須以強大的意志「逼迫」自己坐下來讀書。大腦負責「動機」的伏膈核會 因為受到刺激而積極運作,它越是活躍,動機就會越強烈,換言之,是一個良性循環。反過來說,不想念書的惰性一旦成為主宰,懶洋洋地連書本都不想碰,這種提 不起勁的感覺只會不斷持續擴大,最後導致人生無味的推論。

           擁有美麗人生其實不難,只須善待你的大腦,它自然會乖乖做工,分泌讓你快樂的元素。這裡有一條專家指出的捷徑,念書。

           拿 出你鋼鐵一般的強大意志,把書本拿起來。管住你的屁股,讓它乖乖坐定。同時動員你的大腦,管住全身心。手捧著,眼睛盯著,耳朵不要再聽任何吸引自己的音 樂,再挪出慣用的那隻手來作筆記。只要這樣全副「武裝」動員個三天,非凡的效果自然會吸引你進行下一個回合。日久習慣成自然,自然就不難。而其間大腦的快 樂回饋,自然會讓你心甘情願地持續下去。

           然後你的人生就會變得出奇美麗!

 

 

靖雅2012/4/6

 

開始衝刺囉!

            

寒假結束才一個半月,我已經從剛開學時歡喜自在的老「師」變成心力交瘁的「老」師囉!

           平心而論,這學期大體來說,班上的小朋友表現還是比上學期好,至少教室乾乾淨淨的,上課的感覺也還算專心。如果要自我安慰,我的確很可以說,還不錯啦,反正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麼一想,自己好像就可以好過得多……

          
可小朋友大概也記得,一開學老師就說了,再怎麼愛玩,這畢竟是二下了,距離學測大考的時間,已經不到一年。而先前的學業基礎,究竟紮不紮實,好讓你可以在短時間急速衝刺,我想你自己心知肚明。

          
年少輕狂,反正荷爾蒙作祟,什麼都看不順眼,尤其「大人」說的話,只當馬耳東風,完全不當一回事的,算來還只是症狀輕的。嚴重的,是「立志」跟大人作對,你說東我就偏要往西。好像不如此叛逆一下,就對不起自己的青春一般。

          
小朋友呀,你的確可以不把讀書當一回事,條條大路通羅馬,本來不限讀書這一條。可是咧,「看不起」讀書,究竟是自己另有一條堂堂大道可走呢,還是根本只是不想努力的藉口?至少從以前到現在,我從來不曾遇到有人拿到一張爛成績單,卻開開心心地說:「哇!這種成績真讓人心花怒放!」就像許多人平日無事,大喊活得無趣,死了算了!可真聽到醫師宣判自己只剩若干時間可活時,也從不曾有人開心地大叫:「我終於要死了!」

          
不見棺材不見淚,向來是人性的常態。但我也常常在想,身為一個老師,能不能幫親愛的小朋友們先打上有效的預防針?想歸想,通常還是自己一廂情願吧,能夠領情的畢竟還是極有限。

          
新近在為小朋友整理書摘。李時炯醫師從腦科學的角度出發,探討念書與快樂的關係。我讀得趣味盎然,是因為他的理論我老早就在自己的實踐裡印證了,相對的時候,自有一種莫逆於心的快樂。

          
同樣是在進行時會忘掉時光的流逝,但因為大腦的結構,長時間激烈的玩樂過後,只覺得空虛。改成念書,因為大腦天生喜歡追求新知,反倒會在長時間的努力後得到自信與充實的快樂。你相信嗎?這個論調才不是我這個老師的陳腔濫調,是那個韓國專家說的!

          
理論歸理論,究竟只是拿來哄人還是實有其效,其實也不難檢驗。你只要願意依照他的說法,乖乖在書桌前逼著自己讀上三天書,大腦必然會產生讓你快樂無比的精神回饋。把這個習慣再延長個幾次,一旦讀書習慣建立,大腦裡新建的迴路會讓你願意捨棄玩樂,心甘情願捧起書本,後續的成果,成績的漂亮必然可見,只是兌現的時間或長或短而已。可在埋首書堆的同時,你很快就會領略,古人所謂「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原來指的是在讀書的當下,自有超越一般物質獎賞或玩樂的愉悅。而那種快樂呀,李醫師說,近似得道的神秘安寧……

          
我親愛的小朋友,讀書除了個人的努力,非常需要「共振」。班上讀書的人口如果多了,自然水漲船高,氣氛非凡。我很期待原先的打怪團體趕快轉型,變成讀書團體。一起讀書的朋友,比共同玩樂的朋友更容易成為終生的至交——這還是那個韓國人說的!

加油加油!我親愛的小朋友。希望明年學測考完之後,我看到的是一張張愉快的笑臉!
靖雅2012/3/29

創新

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說:「領袖和跟從者的區別就在創新…

資料來源:高中職寫作網站

 範文請見附檔: 下載檔案創新.pdf (294.16 KB , 下載:241次)

衷曉煒.男人的癡與別

                  

作者:衷曉煒

 

                                                                           

http://www.udn.com/2010/images/linedot.gif來源:聯合電子報http://www.udn.com/2012/3/2/NEWS/READING/X5/6934134.shtml

                           
  

 他一定偶爾發現黛西的現實遠不如他的夢想──並不是怪她不夠好,

而是因為他自己的幻夢有無比的活力──已經遠勝於她,勝過一切。——大亨小傳》

 

其實大部分男人在感情上都曾經是被輾碎的蟹。特別是年輕時的愛戀。

跟鹿與熊這二個龐然大物相比,螃蟹實在小得可以,開著車風馳電掣的時候,就算眼角餘光瞥見了那個小小的兩棲類,我們還是可以無感地、大剌剌地輾壓過去,反 正,加害者的心很快就會被新的風景填滿──新的感情,新的繫絆,新的刺激,新的責任。在「生活總要過下去」的安慰聲中,那滿地星散的殼與螯、黃與膏、心和 血,很快就會被塞進女人們記憶深處的recycled bin

年輕男子就像螃蟹。牠水陸都通,活躍在潮間帶──就像青春的浪子能文能武,能動能靜,籃球游泳電腦詠唱都游刃有餘。牠雖有硬殼,可一重壓就會碎裂──就像那些剛長出喉結與鬍鬚的雄性,看來堅強,大丈夫的強悍外表下卻有一顆柔弱易感的心。

不少人覺得《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好看,可看得熱淚盈眶的人不多,而如我這般,在看到男主角為了一親夢中那個唯一女孩的芳澤,而「奮不顧身」地法式舌吻新郎的時候,哭得淅哩嘩啦,泣不成聲的,大概都是四、五十郎當的中老年亞當。

男人的吻,可以這麼純潔,這麼驚心動魄。好個癡男子,我們心裡這樣讚嘆著。

理想的典範型男人,應該是與七情六慾絕緣的生物。像霍去病,「匈奴未滅,何以家為?」或像孫中山,彌留之際還在呢喃著「和平奮鬥救中國」。這樣才man。沒事為了小兒女之情哭哭啼啼,哪裡像個男子漢?

可是他們並非生來就鐵石心腸。女性朋友們通常不解:為什麼想哭?為什麼不在柯景騰與沈佳宜彼此試探、一再錯過的時候落淚,而偏偏被這個gay gay的鏡頭感動?

有一些愛情的密碼只有男人才懂,而這個電影裡都有:第一,叫「情癡」,第二,叫「恨別」。夏娃們,你們要記得,在家裡那個穿著內褲,囉嗦著誰今天該倒垃圾的無趣傢伙眼裡最厲害的角色,不是唐璜伍茲陳冠希之類的風流種子,而是能灑脫地把這些密碼表現出來的人。尤其是:男人很ㄍㄧㄥ,追不到的比追得到的值錢。 潛意識裡我們喜歡的調調是:在悔恨裡體驗癡的快感。

年少時總對「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遺憾,有一種病態的綺夢幻想;彷彿愛總要帶點殉情式的悲戚,才算偉大,才算可歌可泣。最最高潮的那一刻,若用好萊塢的鏡頭來詮釋,通常都是:二個視茫髮蒼,佝僂病老,歷盡滄桑,但仍在尋尋覓覓的未亡之人不期而遇,相擁而泣之餘,互訴「我始終愛你」。

現在中年以後,才知道月寒日暖的可怕──小時候的零食,不好吃了;天地合的愛情,感覺沒了。當得不到某件事物的時候,是夢,夢在支撐著往下走的力量;我們總會讓自己相信:「只要我們如何如何,應該就會這般這般,將來就能怎樣怎樣。」

而生命的慣性太強,我們會忘了我們「曾經愛過」這回事,甚至接著會忘了「我們曾經忘過」。其實每個人多少都有阿茲海默症,最最驚悚的悲劇主軸只有「遺忘」 二字。想想這是多麼聳動悲悽的場景──用《麥迪遜之橋》的情節為例,重逢之際,梅莉史翠普用陌生的眼神看著克林伊斯威特,說的第一句話竟是:「先生,你是誰啊?」

這就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主軸──錯過,然後成癡,人生自是有情,此恨不關風月。

而恨的是什麼呢?恨的是「別」。就像寫得又傳神又討厭的江淹〈別〉賦:「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黯然這二字下得真好:真正的傷離就是懶懶的,提不起勁來的感覺。電視裡那些借酒澆愁,巴掌來推倒去的鏡頭,都不算是真正的心碎。「行子腸斷,百感淒惻」,對,怎麼想都累,都無趣,看到豆豆先生和周星馳的無厘頭喜劇也笑不太出來;「風蕭蕭而異響,雲漫漫而奇色」,嗯,有道理,風景看起來沒什麼顏色,黯兮慘悴,風悲日薰;「居人愁臥,怳若有亡」,難過得讓我真的只想躺下,因為所有事物看起來都不太真實,就像她的影子,若有似無,像有又像沒有。

日本武士死別時要如櫻花般燦爛,男人們也斤斤計較分手的姿態是否飄逸瀟灑。他們的心境通常就像紀伯倫的《先知》描繪的這般:

你的精神曾與我同行,你的影子曾是照亮在我臉上的光。從來,愛都不知道它自己的深度,非等到別離的時辰。

我則是執拗的植物的種子,在成熟而心靈飽滿時,才被交給了風而播散。

我確曾爬上山丘,並在寂遠的地方散步;如不是從很高和很遠的地方,我怎能看到你?一個人若不在遠處,又怎能真正地接近?

一位女性密友接到了他前男友摘錄了這段話的分手信,不解地問我:老天,這男人到底是想近還是想遠?

我給她的建議則是:去讀費茲傑羅的《大亨小傳》。這部被譽為二十世紀「美國精神」代表的小說,講的不是什麼可歌可泣的英雄鐵血,而只是一個素樸的愛情故事──出身貧寒的窮酸小子愛上名媛千金。當他似乎功成名就,富可敵國的時候,卻沒有勇氣直接面對以前那個夢裡的愛人。

他選擇用最不可思議的方式來紀念這癡,這恨,這別。他在前女友家的對面,隔著海灣,租下了最豪華的巨宅,三不五時就舉行鐘鳴鼎食的流水宴席,歌聲舞影,觥籌交錯。為了什麼呢?作者用第三人的角度,寫出書中的男主角──蓋次璧這傻男人的想望:

他的願望不過如此,真讓我吃驚。難道相思了五年,購置了這麼大一塊產業,擺出這樣闊綽的場面,不管張三李四都應酬──為的只是要找個機會,哪一天下午到隔壁鄰居家裡來「見一見面」。

見面的時候來了,可也不如想像中的美好。就在一個潮熱的下午,久別的男女重逢了──事前蓋次璧還仔細規畫了所有細節,名酒、鮮花、精美茶具。可是,「…… 我看出一種惶惑的表情又在蓋次璧臉上出現,似乎他有點懷疑他目前的快樂究竟有多少真實性。試想,一別五年!在那天下午的過程中他一定偶爾發現黛西的現實遠不如他的夢想──並不是怪她不夠好,而是因為他自己的幻夢有無比的活力──已經遠勝於她,勝過一切。他一生全副精力已經奉獻於這個幻夢的創造,好像腦中構想一幅美麗的圖畫,這裡描一下,那裡添一筆,把所有意想得到的色彩都加上去。生命的火,血肉的火,任何現實都趕不上一個人心靈中年深月累所堆積的理想。」

男人們通常在跟自己談戀愛。套用另一句書裡的名言:「世界上只有二種人:一個被追求的,一個追求的;一個很忙,一個很累。」

牛仔很忙。曾經想征服全世界的他早已過了獵與被獵的年紀,而徘徊在滴滴點點的癡與別之間。

 

做你自己~班導週記2

           最近突然想起許多年以前,迪士尼那部卡通影片〈花木蘭〉。

           從西方文化出發的思維很明顯和東方純為盡孝的傳統不同。花木蘭在代父出征前夕,對著知己木須龍低聲地說:「也許我不是為了我父親,我只是為了我自己——我想證明我自己……」

           潛藏在意識深處的東西,一旦現形,通常不會只是「偶然」,背後必然有它的「必然」。有些念頭其實存在許久,始終在心頭隱隱流動,只等機緣到來,而後訴諸宣說。

           距離前一次帶班,中間隔了長長的八年。剛剛接手時,心裡其實有許多惶恐。然而我也心知肚明,自己期待的是一個怎麼樣的班,又期待著能帶出什麼樣的孩子。

           花臺布置比賽老早過了,這一點,我清楚得很。然而人生諸事,也不全然只是為了應付比賽,更大的意義,是為自己吧。是因為這個理由,讓我一直不忘守著花臺。利用假日去花市找花,看中眼的就買回來,放在班上的花臺裡養著。每日每日,到了班上,看過教室裡的小朋友,而後去看外面那群不言不語,可卻鮮妍俏麗的小可愛,日子裡有一種尋常卻美麗的靜好。

           我向來不是那種擅長種花的綠手指,初期養過瑪格麗特,不多久便因它仰賴全日照,在缺乏陽光的花臺憔悴死去,一如從前。爾後挑來的大抵體格健碩,日日澆溉除草施肥之後,長得奇好。我有時凝神注視著她們,宛如看著你們,心裡有莫大的祝福。不只期望你們偶而走出教室時可以看見她們的美麗身姿與生機健旺,也期待你們在老師的祝福裡不斷茁壯成長。

           班上的小朋友從初始的陌生到今天的熟稔,自有一種親。近視眼的旻學偏不愛戴眼鏡,慣常不笑的表情像極了擺臭臉,再加上有話直說,嚇得我魂飛魄散。可熟了就發現,他只是喜歡「憂國憂民」,一笑起來完全是天真無邪的模樣。

我第一次看見辰亦這顆小皮蛋,因為讓他模仿寶玉念道「好姐姐,好親姐姐」,竟然羞得拿外套遮臉,真是可愛極了。看似玩世不恭的昱鈞有時讓我頭痛,上學期他就讓我一路叨念,一路自顧自地往前走。我在後面追著念的樣子真是狼狽至極,可他是故意嗎?也未必。每回看他煞有其事盯著週記本,和同學討論班導寫的究竟是什麼字,常要讓我笑場。這孩子!真就只是個孩子!

           兩個怒髮衝冠的孩子如今只剩一個,小金麟撤退了,猶剩廖家少爺堅持與髮膠同行。也許他從高一就立志做花美男,或是型男,可惜我這個粗線條的班導常忘記頭髮是他的罩門,一不小心大手就拍了上去。哈哈,雖然從來不是故意的,可廖少爺那幾聲哼哼還真有趣。

           上學期就讓老師很放心的于慈當了服務,果然是讓老師很放心。真是謝謝她!另外還有子勛,還有博升,還有許多許多……我該說感謝的其實還很多,留著慢慢說吧。就算老師不曾當眾提及,小朋友,你的心裡也該有數,自己做的究竟如何,老師的誇獎或感謝,充其量只是一種回響。不論何時何地,你的心底都該有個問號響起:我為自己做了什麼?眼前這一切,可以無負我的初衷嗎?

           人生啊人生,也許一路上必須面對許多關心或窺探的他者,可回歸到最終的本質,我們只是學著在和自己相處吧。

    做一個自己看得起的自己,做一個日後回想起來會無愧無悔的自己。

 

 

 

靖雅2012/2/29

且把世事花花看

 attachments/201202/2107007547.jpg

「且把世事花花看,莫將心田草草栽」

那一年,中時主編瑞紅寄來的賀年卡就是這麼兩句,

單純,卻深刻。

我向來不是愛花的人,

看花只是隨緣。

花在眼前,權且看她一看,在心底讚嘆她的美,如此而已。

睽違了八年之後重新帶班,

211的花台一開始,是被班上的小朋友設定為「魚池」,

在他們浪漫的想像裡,

裡頭理應有著悠游的魚兒,

時不時冒出水面來吐兩個小小的泡泡…

attachments/201202/7134922056.jpg

可變身的工程太過浩大,

還是回來乖乖種花花草草吧。

每日一早,到班,先看過教室的小朋友,

而後看這群長在花台的小朋友,

一日一日成長茁壯,

居然有一種莫可言喻的幸福!

attachments/201202/4749000286.jpg

照片右側的紫色小花名喚「紫色幸運草」,

承她看得起,落腳211,

兀自長得鮮妍嬌艷,

是對我親愛的211小朋友的美麗祝福吧。

attachments/201202/8957397340.jpg

瑞紅說的不錯:

且把世事花花看,莫將心田草草栽

這兩畦每日經心灌溉的小花圃,

果然看得我雙眼迷離,也看得我心花怒放。

人間諸事,只須用心耕耘,而後安心看他成長……

打好基本功

打好基本功

 黃靖雅


          治亂世,用重典。法家的嚴刑峻法有時還真管用。

          話說自從班導突然「洗心革面」,發現儒家的溫情主義對班上收效不彰,而學測的大日子又已逐漸逼近的時候,終於下定決心改頭換面,採用法家的重法。不交週記就送勵志營,管用嗎?哼,這一次的週記繳的狀況可是空前之好。

          不管心有多麼不甘,情有多麼不願,學測的擔子就這樣從高三轉嫁到我們這一屆了。同學週記裡寫的,大致也不離這一項。看來二類的不是生來就漠視學業相關的一切,只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呀!

          我向來不是籃球迷,不是完全不愛,只是因為了知自己時間有限,心神不敢外放而已。這週原就想和同學聊聊林書豪,正好育良也在週記提了,大有心有戚戚之感,就來和同學說說。

          媒體如何炒作他的血統,或是報導他最愛台灣的什麼或什麼,乃至抓著人家的阿嬤、嬸嬸不放,充其量,只是自曝其短,充分反映了台灣媒體的庸俗無聊。他是台灣父母所生又如何呢?今天他在世界發光,如果台灣於他有恩,這話也該由當事人來說,而不是一群攀附的大眾忙著替他說三道四。

          聰明的育良很清楚地看見了台灣籃壇的問題。不肯安安分分做基本功,只求躁進。基礎尚未打穩,就忙著上場比賽。等到上了場,發現問題了才又急急回去補做功課。而林書豪不是,杜蘭特也不是,他們都是先把該紥的基礎全給打實了,一旦機會來臨,瞬間發光發熱!

           即便我自己不打籃球,林書豪對我仍多有啟發。有人問他為什麼打籃球,他回的是「我愛籃球」,就單純只是因為「愛」。可如果這球打不成,他始終苦候不到上場的機會呢?這位虔誠的基督徒說他就去傳教。

          因為愛,因此甘於無限付出,即使大展身手的機會好像還在遙遠的他方,也無妨,就只是埋頭去做。這樣的啟示其實是跨領域的。如果你愛,那麼你最該做的,不是企求別人的賞識,乃至群眾的掌聲,而是自己做足基本功。時機如果終於來了,固然很好,可如果一直都不來,因為那本來就是自己所愛,有沒有掌聲反在其次。這樣的平和心態,請問小朋友,你有沒有?

          對於林書豪,我自己倒有一個小小的期待。在充滿錢與色的NBA,希望林書豪的「乾淨」可以為這個團體洗去一些髒污。再有,小朋友看見了沒?一個人只要專業夠強,就算打扮平常,只有平頭,只有和隊友一樣的球衣,依然不減他的明星丰采——除非是意識到自己內涵不夠,否則哪裡需要忙著為外表加這添那?

          帶你們半年了,對你們的感覺愈來愈像看自己的小孩。上個禮拜午休,我走進教室,看見小朋友午睡時安祥而天真的臉龐,突然有一種無比幸福的感覺!

          希望上帝祝福你們一直保有這種純真,也祝福你們把心放下,好好在當下努力,一如林書豪,等到基本功練實了,哪天突然上場,立時吸引全場目光!

 

 

靖雅2012/2/22

 

天人交通

天人交通:

天帝教強調天與人的密切配合,

天上傳示訊息予人間,稱「天人交通」,

其傳示內容稱為「聖訓」。

天人交通方式多矣,可以是侍光、侍準、侍筆、侍聽或靜參。

侍光頗類今天的電影,

光幕上反映出上聖高真傳示的文字,

由受過特殊訓練的侍生抄錄,

侍生若抄錄錯誤,

光幕上的文字還會像電腦的游標那般不停跳動,

以提醒侍生更正。

天帝教的特定經典《寶誥》與基本經典即由第二任首席使者李維生侍光傳下。

註:李維生先生即淡江大學前戰略研究所所長李子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