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部落格導覽

部落格導覽:

除了部分標明另有來源與作者的內容,

這個部落格為版主(黃靖雅,道名敏警)個人創作的分享,

大致以生活、心靈與宗教三個面向為主。

更貼切的說法,是一個小老太婆的叨叨念念……

 

        

  • ·文華書簡:班導時期寫給小朋友的書簡,部分是給特定個人的悄悄話,更大的部分來自回應全班週記的共通答覆,通常是打字列印後逐一貼在小朋友的週記本上。貼的時候心中了然:那就是日後彼此的共同回憶了——靖雅從來就不打算在紀念冊上簽名畫押…

 

  • 從電影看人生:非關影評,純粹觀賞手札,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裡頭當然少不了人生體悟。
  • 人物志:人物品評。謹遵孔老夫子規矩,不論今人論古人。
  • 天帝教經典教室:藉經典闡釋,為天帝教同奮解信仰之惑。
  • 奮鬥真經筆記(新):天帝教基本經典奮鬥真經的讀經筆記修訂版,略有宗教意味,更多的則是心靈層面的探索。舊版曾以《眾裡尋他千百度》結集在帝教出版,部落格所登為修正版內容。
  • 涵靜老人:寫我親愛的師尊涵靜老人——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的小故事。
  • 廿字甘露:人生守則《廿字真言》的我見。
  • 天帝教小辭典:天帝教專業用語的個人闡釋。
  • 靖雅書房:拜讀奇文之後的小小心得。
  • 看向新世界:佳作選讀,選文以開拓視野為主,文學性不在考量之列。
  • 成長的關鍵字:為班上小朋友念的「班導經」。
  • 生活雜記:顧名思義,生活小雜感。部分是刊登在報紙的舊稿。
  • 黑板帶著走:為小朋友準備的教學講義。

鮮履奇緣

鮮履奇緣

      黃靖雅

        生小一雙三寸金蓮,可惜是——橫量。

        那是一個講究小而美的時代,腰得是幾乎無法盈握的小蠻腰,腳當然也得是纖纖細足,就像《未央歌》裡藺燕梅的那雙纖纖白腳,才搆得著美的邊緣。如是的審美觀可把我害慘了,老媽雖則不曾讀過《未央歌》,對藺燕梅毫無概念,但是她堅持我一定得強力約束我那雙一年大一寸的天足,絕不能放任它漫無節制地生長。她自以為是的餿主意,讓我經年累月穿著一雙永遠比真實尺碼小上一號的怪鞋,緊勒在腳上的痛感恐怕只略輸舊時的纏足。

        媽媽的禁令一直維持到我高一升高二的暑假。那年我參加救國團的自強活動。為了南海岸健行,我特意加購一雙新布鞋,照例是小一號。酷熱的南海岸,亂竄的暑氣脹得人頭痛欲裂,更可怕的是我的大腳在熱氣蒸騰中隨之腫大,硬塞在原就太小的布鞋裡幾乎令人窒息。健行隊中有見義勇為的壯丁,在活動進行至第二天時開始守候在路旁,準備為體力不支的女生代勞。我不慣讓人服務,卻又害怕自己的跛腳相露出堪憐的模樣,在行經那群勇士面前時只得硬擠出花木蘭般抬頭挺胸的昂藏樣兒,奮力邁開大步前行,心裡卻連連叫苦,暗自祈禱他們趕緊結束這種對我而言簡直是變相「酷刑」的「義行」。五天行程下來,我脫下好似小上兩號的布鞋數數兒,雙足的水泡不多不少正是十一個!

        南海岸刻骨銘心的痛感之後,我終於學會不再虐待自己的大腳,委屈他老兄擠在過小的鞋窩裡,瞞著媽媽買鞋,自動加大一號。後來考進台師大,住進女生宿舍後跑進福利社買拖鞋,老闆問我幾號,我以空前未有的開闊朗聲答道:給我最大號的!他果然給我最大號的——男鞋的最大號,足足比我的大腳大上近兩寸。

        我將就趿著過大的拖鞋,任令它在腳下巴達巴達出聲,就這樣在師大校園附近橫衝直撞半年有餘。直到有一天在人潮洶湧的師大路被踩到鞋後跟,半舊的夾腳拖掉在人來人往的地面,對旁人而言可能毫不起眼,在我這個主人眼裡卻放大到突兀無比的地步——撿與不撿真是千萬難!我很是猶豫了一陣,才下定決心低頭拎回那隻自認有礙觀瞻的大鞋,隨即找到垃圾桶扔了進去。

        直到很多年之後,我才恍然:那隻丟進垃圾桶的鞋其實是我自己,更確切的說法是:我看待那雙大腳的態度一直都是我看待自己的具體而微。我討厭自己,討厭上天為我製造的形象,我嫌棄祂賜予的一切,一心巴望著祂惡意不給或粗心漏給的部分。生來一張圓圓臉,有人讚美它可愛時我從來沒有被讚美的快樂,只覺心裡又被狠狠地抽了一下:又是可愛,為什麼就沒有人誇它漂亮呢?我討厭自己的大餅臉,討厭自己的大腳,也討厭自己粗大得像男人的手,看著別的女孩兒一雙纖手,美得像是只為人把玩而生,我就暗暗神傷,怪上天何其不公,居然讓我長成這副德行!

        我一直都是帶著如是的怨氣前行,上天何在?很清楚的是上天不在眼前,那就怨自己吧,把滿腔的怨氣全數投向自己,最終我得到的結論便是自己一無是處,於是更加怨恨自己!類同的埋怨我終於如照鏡般在另一個人身上看見,那人出現在電影〈天使的孩子〉裡。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建構在一個不堪的現實人間世。我看著痛恨自己的男主角跪在教堂的聖方濟聖像前,旁邊的神父只是無語地陪在一旁,最後終於開口:「上帝愛你,你也要愛你自己,這樣你才能愛祂所創造的一切。」

        我不想把事實誇大成一個人的一生可以因為一句台詞而神奇地改變,隨著「從此以後」開展出的一切美麗想像畢竟只合出現在哄人的童話故事裡。看著片中的男主角對著聖像痛哭,並且因此找到生命的力量時,我彷彿受到催眠般,走出戲院時開始把這些年來暗藏在心底的負面情緒一項一項開挖出來。

        我終於認清:我討厭自己,從來都是拿了放大鏡審視自己的缺點,對於上帝的恩賜則刻意不去聞問。

        我確乎有一張大餅臉,肉乎乎的大餅當然稱不上美麗,但是在年歲漸長之後,被同事戲稱為「瞇瞇眼太陽餅」的圓圓臉讓我在扮演導師的角色上佔盡先天之便:對學生而言,一張可愛的圓臉確乎是充滿了親切感與安全感的,在如是的臉孔面前,一吐為快何難之有?

        我有一雙大手,年少時家境清寒,父親逢年過節製粿出售,好補貼家用。我的大手輕鬆拈了豆沙餡包進糯米糰,往印模上用力一按就是一個美麗的紅龜粿。這雙有力的大手還是好幫手,讓我這個大姊從小就可以分擔家中大小粗活,褓抱年幼的弟妹。

        我有一雙大腳,踏地時足以穩穩抓牢地面,只需換上一雙合腳的鞋,我就可以輕鬆地展開長途跋涉。或是踏遍纍纍亂石在溪畔坐下,享受清風的吹拂;或是在攀上高山時不經意撞見悠悠行經的白雲。對於生命的體悟暫且擱一旁去,與天地同行的片刻總覺是上天藉著自然的美景在撫慰俗世寂寞的心靈。

        把眼光從自身的「無」轉移到「有」,便能看見上帝以其巧心慧思賦與各人不同的資源。「天生我才必有用」一語不是來自迂闊的儒者,而是那位形象一向曠達的天上謫仙人。傾國傾城固然是上天的恩典,相貌平凡也未始不是福氣。銜著銀湯匙出生教人艷羨,激起凡夫向上向善潛能的卻是乞丐囝仔坎坷的境遇。每個人都是上帝眼中的瑰寶,落地時必然帶著上帝滿滿的祝福而來,但凡願意推窗迎進天光,我們就有緣看見這美麗的一切!

 

原刊於2000/12/5中時浮世繪版


 

逆境的祝福—雷神索爾

逆境的祝福—雷神索爾

生命於是在這裡轉了個彎,原本驕縱的王子從此變得謙卑,當洶湧的逆流來臨,他選擇平靜地迎上前去。

 attachments/201307/8336777754.jpg

        雷神索爾玩的是老梗。關於這一點,無須太大的工夫就可以看出。然而我仍然願意說它一說。

        據傳電影的發想來自動漫。我對動漫,基本上是無感,說是白癡也許更貼切。即便平易近人如宮崎駿,神隱少女裡額前留著劉海的美少年白龍,我一直要到電影中段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是男生,和女主角千尋的情感「原來」是異性的相戀,而不是同性的惺惺相惜!

        雷神索爾仍然保留了動漫那種天馬行空的想像,但是明眼人也不難從它的主題裡找到最初的原型。如果傲慢的男主角必須要學會某種功課,如果道德的勸諫已然證明無效,那麼放逐會是一條理想的路。attachments/201307/8341492418.jpg

        對於出身神籍的索爾,如果無法忍受登基加冕之日宿敵的鬧場,最好的方法當然不是聽進父皇從小諄諄教誨那一套。所謂大局為重,對於年輕氣盛的新君而言,只能算是昏耄的老父無能的鐵證。他擅自違抗父命潛入敵營,最後不但教訓不了死敵,連逃命都還得仰賴老父出手搭救。

撿回小命的索爾並不感謝老父,一連串憤怒的言語聽在老父耳裡只是不斷證明他不足以成為愛民的明君。傷心的老父取走他的神錘,而後,索爾貶謫人間,成為全無神力的凡人。

他當然必須在凡間學會什麼,而這門重要的功課,還得透過一個重要的導師來教。他遇上一個美麗的女子,而且在吃遍許多苦頭之後,愛上那個對他傾心的美麗女子。

attachments/201307/1975718047.jpg他終於學會愛,學會為愛而犧牲,而且是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的犧牲。他賠掉性命的同時,那把同時貶謫到人間的神錘自動回到他手中,他的神力於是神奇地回復。

觀眾在這裡必然很快地在腦海裡閃過似曾相識的畫面。我猜你聯想的和我不會差距太遠,那是美女與野獸。野獸在愛上美女前後判若兩人,真愛讓他願意犧牲自己,成就心上人。丟失生命的同時,仙女對他的詛咒失效,他在瞬間回復成英俊的王子。就像雷神索爾。

雷神索爾也好,變成野獸的王子也好,他們共同的功課不僅是學會愛人,更需要在逆境的磨折中學會反躬自省,從而看見自己的不足,也看見別人的尊貴。生命於是在這裡轉了個彎,原本驕縱的王子從此變得謙卑,當洶湧的逆流來臨,他選擇平靜地迎上前去。attachments/201307/4083962423.jpg

他拿出的是護衛愛人與弱者的體恤,當然還有面對的勇氣,至於原本凌人的傲氣,就此消逸。

 

一棵開花的樹 

一棵開花的樹 席慕容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標籤: 席慕容

車上讀杜甫

車上讀杜甫    洛夫詩選

 

劍外忽傳收薊北

 

搖搖晃晃中\車過長安西路乍見\塵煙四竄如安祿山敗軍之倉皇\當年玄宗自蜀返京的途中偶然回首\竟自不免為馬嵬坡下\被風吹起的一條綢巾而惻惻無言\而今驟聞捷訊想必你也有了歸意\我能搭你的便船還鄉嗎?

 

初聞涕淚滿衣裳

 

積聚多年的淚\終於氾濫而濕透了整部歷史\舉起破袖拭去滿臉的縱橫\繼之一聲長歎\驚得四壁的灰塵紛紛而落\隨手收起案上未完成的詩稿\音律不協意象欠工等等問題\待酒熱之後再細細推敲

 

卻看妻子愁何在

 

八年離亂\燈下夫妻愁對這該是最後一次了\愁消息來得突然惟恐不確\愁一生太長而今又嫌太短\愁歲月茫茫明日天涯何處\愁歸鄉的盤纏一時無著\此時卻見妻的笑意溫如爐火\窗外正在下雪

 

漫卷詩書喜欲狂

 

車子驟然在和平東路煞住\顛簸中竟發現滿車皆是中唐年間衣冠\耳際響起一陣窸窣之聲\只見後座一位儒者正在匆匆收拾行囊\書籍詩稿舊衫撒了一地\七分狂喜,三分欷歔\有時仰首凝神,有時低眉沈吟\劫後的心是火,也是灰

 

白日放歌須縱酒

 

就讓我醉死一次吧\再多的醒\無非是顛沛\無非是泥濘中的淺一腳深一腳\再多的詩\無非是血痞\無非是傷痕中的青一塊紫一塊\酒,是載我回家唯一的路

 

青春作伴好還鄉

 

山一程水一程\擁著陽光擁著花\擁著天空擁著鳥\擁著春天和酒嗝上路\雨一程雪一程\擁著河水擁著船\擁著小路擁著車\擁著近鄉的怯意上路

 

即從巴峽穿巫峽

 

車子已開出成都路\猶聞浣花草堂的吟哦不絕\再過去是白帝城,是兩岸的猿嘯\從巴峽而巫峽心事如急流的水勢\一半在江上\另一半早已到了洛陽\當年拉縴入川是何等慌亂悽惶\於今閑坐船頭讀著峭壁上的夕陽

 

便下襄陽向洛陽

 

入蜀,出川\由春望的長安\一路跋涉到秋興的夔州\現在你終於又回到滿城牡丹的洛陽\而我卻半途在杭州南路下車\一頭撞進了迷漫的紅塵\極目不見何處是煙雨西湖\何處是我的江南水鄉

李白傳奇

 李白傳奇                               夫詩選

相傳峨嵋峰頂有一塊巨石,石上鋪有一張白紙,

一天午後,風雨大作,天震地撼之際,一隻碩大

無比的飛鵬碎石破紙,衝天而飛......

 

第一站

他飛臨長安的一家酒樓

 

整個天空驟然亮了起來

滿罈的酒在流

滿室的花在香

一支破空而來的劍在呼嘯

眾星無言

只有一顆以萬世的光華發聲流轉

驚見你,巍巍然

據案獨坐在歷史的另一端

天為容,道為貌

山是額頭,河是你的血管

乘萬里清風

載浩浩明月

飛翔的身姿忽東忽西,忽南忽北

中央是一團無際無涯的混沌

雷聲自遠方滾滾而來

不,是驚濤裂岸

你是海,沒有穿衣服的海

赤赤裸裸,起起落落

你是天地之間醞釀千年的一聲咆哮

 

撩袍端然

你昂然登上了酒樓

負手站在欄杆旁,俯身尋思

誰是那燈火中最亮的一盞

這時,半空驀然飄落一條白色儒巾

隨風化成滿城的蝴蝶

旋舞中,把所有窗口的燈

一盞盞撲滅

 

這樣正好,你就用月光寫詩

讓那些閃爍的句子

飛越尋常百姓家

然後一路亮到宮門深鎖的內苑

拿酒來!

既稱酒仙豈可無飲

引豈可不醉?

你向牆上的影子舉杯

千載寂寞萬古愁

在一俯一仰中盡化為聲聲低吟

在禁宮中,被一大叢牡丹嚇醒後

磨墨濡筆的宮女問:

你就是那好酒(吐酒)病酒的飲者?

寬衣脫靴的內侍問:

你就是那個飛揚跋扈的詩人?

你仰著臉不答,揮筆如舞劍

傳下一首清平調

而長安 是一個宜酒宜詩不宜仙的地方

去吧!

去黃河左岸洗筆

右岸磨劍

讓筆鋒和劍氣

去刻劃一部輝煌的盛唐

而作官總是敗壞酒興的事

再也瀟灑不起來的事

你又何苦去淌那趟渾水?

 

 

不如學仙去

你原本是一朵好看的青蓮

腳在泥中,頭頂藍天

無需穎川之水

一身紅塵已被酒精洗淨

 

跨鯨與捉月

無非是昨夜的風流

 

而今

你乃飛越嵩山三十六峰的一片雲

任風雨送如杳杳的鐘聲

能不能忘機是另一回事

就在那天下午

訪戴天山道士不遇的下午

雨中桃花不知流向何處的下午

我終看到

你躍起抓住峰頂的那飛瀑

盪入滾滾而去的溪流

滾滾而去

 

與李賀共飲

與李賀共飲    洛夫詩選

石破
天驚
秋雨嚇得驟然凝在半空
這時,我乍見窗外
有客騎驢自長安來
背了一布袋的
駭人的意象
人未至,冰雹般的詩句
已挾冷雨而降
我隔著玻璃再一次聽到
羲和敲日的叮噹聲
哦!好瘦好瘦的一位書生
瘦得
猶如一支精緻的狼毫
你那寬大的藍布衫,隨風
湧起千頃波濤

嚼五香蠶豆似的
嚼著絕句。絕句。絕句。
你激情的眼中
溫有一壺新釀的花雕
自唐而宋而元而明而清
最後注入
我這小小的酒杯
我試著把你最得意的一首七絕
塞進一只酒甕中
搖一搖,便見雲霧騰升
語字醉舞而平仄亂撞
甕破,你的肌膚碎裂成片
曠野上,隱聞
鬼哭啾啾
狼嗥千里

來來請坐,我要與你共飲
從歷史中最黑的一夜
你我並非等閑人物
豈能因不入唐詩三百首而相對發愁
從九品奉禮郎是個什麼官?
這都不必去管它
當年你還不是在大醉後
把詩句嘔吐在豪門的玉階上
喝酒呀喝酒
今晚的月,大概不會為我們
這千古一聚而亮了
我要趁黑為你寫一首晦澀的詩
不懂就讓他們去不懂
不懂
為何我們讀後相視大笑

和諧共生—賽德克.巴萊

 和諧共生—我看〈賽德克.巴萊〉attachments/201307/2876281214.jpg

 

 

              起初,他還只是個頂小頂小的娃娃,父親便已經不時對他耳提面命:只有證明自己是驍勇善戰的武士,日後才有可能跨過彩虹橋,回到祖靈所在,那個永遠的牧場。

              父親的教育很成功。那些話,打他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從耳朵鑽進心裡,而且牢牢生根。更讓父親欣慰的是:他不僅有一對善聽的耳,更有非比尋常的稟賦。獵場幾度去來,林間小徑耐心追蹤,伺機出手,而後竄入水中與受傷的野獸搏鬥——他年少就嶄露的天分讓他輕易贏得勇士的美名。

              他的驍勇善戰不只表現在狩獵,還包括「出草」。

名為向祖靈致敬的文化內容,其實是砍下某人的人頭。他的出草非常出色,一如狩獵。相中對象,下刀,快,狠,而且奇準。

             attachments/201307/9795165531.jpg 一八九五年,台灣在甲午戰敗後割讓給日本。新來的日本政權看不慣這種野蠻文化,理番的第一步,下令他們交出出草所得。族人繳出既有的成果,大抵是個位數;唯獨他的,滿滿一大袋的人頭骷髏。

              新政權意謂著新政策,他們失去了原有的獵場。對身為頭目的他來說,那也意謂著失去了男獵女織的固有文化。日本統治者拿著槍,強迫男性改作搬運木材的廉價勞 工;「幸運」的女性也許去到日本雇主家幫傭,不幸的只能淪落去賣笑賣身。更有甚者,遠離文化的同時,他們也必須喪失作為人的最基本尊嚴。

              在隱忍許久之後,莫那.魯道決心起義,對抗這個不公不義的政權。這是一場從一開始就可以從雙方實力的懸殊判定只輸不贏的戰爭。他明知下場可能是滅族,仍然痛下決心大幹一場。

              史稱「霧社事件」的起義,的確砍下不少日本人的項上人頭。但想當然爾,後續的發展不會讓人愉快。日本派來更多的軍隊,即便其間一度死傷慘重,這場戰役最後的結果仍然不難想見。面對有限的存糧,族中的婦人集體上吊,遵循信仰,早早去到彩虹橋的那頭等候陷入苦戰的勇士。

              懸掛在林間的屍首群,任誰看了都會膽顫心驚,那是人性的本然。這個「誰」還包括了向來與莫那魯道敵對的鐵木.瓦力斯。

鐵木在這一場戰役中原本扮演扯後腿的角色。日本在正面衝撞未果之後改採「以番制番」政策。鐵木與莫那同是賽德克族的頭目,只是前者屬道澤群,後者帶的是德克 達亞群。兩個社群的對立,始於獵場的爭奪。日本軍官小島源治極力慫恿鐵木來對抗莫那,因為深知兩人的宿怨:於公,當然是攸關生存的獵場;於私,彼此的仇恨 早已累積有年。

鐵木還是極嫩的少年,第一次撞見莫那,後者就極盡挑釁之能事。他以斬釘截鐵的口吻恫嚇彼時看來全無威脅的鐵木:「我不會讓你長大!」爾後幾次在獵場無意邂逅,莫那的肢體與口語,無時不在表現他與鐵木誓不兩立的決心。attachments/201307/1138377842.jpg

鐵木撞見林間群屍的慘狀之後,一度想撤銷他與莫那的敵對行動。小島反覆提醒他的,只是一句:「莫那魯道是怎麼對付你的!」

莫那魯道是怎麼對付他的?那個從他小時候就打定主意不讓他長大的宿敵。族群上吊的慘烈因此沒能激能他收手。

我凝神看著銀幕上的莫那魯道。向前,是一心一意消滅他的日本軍;向後,是同樣隸屬於賽德克族的鐵木,同樣是一心一意要消滅他;心中有著極大的不忍。可同時,有另一種更深的感嘆逐漸冒上來。

中華文化的底蘊,向來以「和」為貴。「敬其所異,愛其所同」正是實踐的準則。在看見差異的同時,不僅「容許」彼此的差異存在,更且能「尊重」彼此的不同。今 天自己站在優勢的一方,且許相對弱勢的一方也有一角可以生存吧。就眼前來看,也許只是「讓利」的道德修養;就長遠來看,其實有現實的大利存焉。

「退步原來是向前」,果然是充滿睿智的智慧語!

attachments/201307/3529837705.jpg對於莫那.魯道,我願意對他的英勇與智慧付予極大的敬重;可也覺得,浸潤於勇士文化的他,如果也能受教於講究「和諧共生」的中華文化,結果會大不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