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條條大道通天仁

廿字甘露——

 黃敏警

司馬牛請教孔夫子,究竟什麼是仁呢?孔夫子回他說:仁啊?仁就是「其言也訒」。司馬牛有點訝異,平素老師把仁抬到天一般高,怎麼真要落實起來只是這樣:不輕易開口說話就叫仁了?孔夫子立即正色告訴他:一個仁人很清楚地知道,真要實踐起來,困難所在多有,哪能信口開合?

 

因為擔心自己無能實踐,平素言談自能多所檢束,不致率爾出口,以免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言行相符,看似屬於「信」德的範疇,然而孔夫子是歸類在「仁」德的,也就是說,仁德在生活的實踐,其實是十方多元的。以此視角來看《廿字真經》:「曰忠曰恕,……曰義曰信」,「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原為儒家再三強調的德行,經文中以「配之儒德,各得其仁」綰合,可謂深中儒家精髓之肯綮。

 

隱合儒德的幾個字,認真思索起來,其實本質不離與天心相應的「仁」字。忠於人臣的角色,忠於人子的角色,是因為背後有著對人君與人父深刻的愛,這是忠,也是仁。能夠在了知所承受者既非自己所喜,因此也不願加諸旁人身上,這是恕,也是仁。見物無苟得,遇難無苟免,修得廉德在,於人自能不起半點傷害之心,這是廉,也是仁。明乎天命所鍾,明乎己身當在天地間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不為流言所惑,不為物慾所困,一逕往仁人的目標行去,這是明,當然也是仁。為政以德,民風得以向善,百姓得以安居樂業,那是德,也是仁。以正人君子自期,如果得以從政,政風自能清廉;在野為民,影響力稍小,但仍然可以身作則,清一時一地之風,這是正,亦是仁。出入家門國門,俱能踐履大義,這是義與仁。不論尊卑,一概以「人」視之,於是不苟其言,言凡有所出,行必有所至,這是信與仁的結合。

 

我愛孔夫子。愈是了解他我就愈愛他,愛他的寬闊,愛他的仁慈,愛他的博學,愛他的智慧。走進孔府大門的意義是,這位循循善誘的老夫子明明開的是「仁」的課程,卻善巧地以各式各樣的形式來包裝。由忠以迄信,其實都只是仁的外顯。無論成就了哪一個字的德行,都等於向仁人的終極目標又邁進了一步。

 

丈夫的優先選項

廿字甘露——孝

黃敏警 


           在暴力充斥的今天,檢討的聲音不斷,有人不禁揣想:有沒有可能回頭求助於老祖宗的智慧,企圖解答一二?

 

        「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人之本與!」於父母能孝,於兄弟能悌,出得家門,但凡想到交接之人或者為某人之父,或者為某人之手足,自然不易有冒犯長上的舉措。一個不好犯上,卻喜歡作亂的人,理論上是不存在的。換句話說,人道的根本就在孝弟。

 

如果「孝弟為人之本」這個前提是可以成立的,那麼試著撥開瀰漫遍滿的暴戾之氣,是不是可以很快找到問題的源頭,可能是孝道的式微?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養兒方知父母恩。真到自己也作了父母,褓抱提攜兒女的過程中,最深的感觸當是在扮演父母的角色中,一步一步實際演練過,才能真正體會作父母的用心與艱辛。若問一個人一生中所受恩情來自何處最多,除了極少數的例外,父母當是共通的答案。如果連生養的大恩都可以棄之不顧,怎可能對其他恩義遠遠不及的對象付出?

 

我常半開玩笑地對某些女性朋友說:要嘛就專心修行,要嘛就嫁給孝子。嫁給孝子保妳有苦頭吃,可這苦卻肯定是有「賞味期限」的。孝子丈夫盡心事親,對妻子自然亦多所要求,作妻子的少不得要委屈求全的。這其間的種種磨折,不妨視作動心忍性的好機會。然而一個男子既能盡心於人倫,自然也不會成為負心的丈夫;兒女長期濡染在這種氣氛,變成逆子的可能不是全無,但微乎其微。是以選了孝子作丈夫,算來是先苦後甘,而且這分甘甜還是後味無窮呢。

 

澤及九代先祖

廿字甘露——孝

 黃敏警

《廿字真經》在闡明廿字,但廿字原也只是尋常作人的基本道理,尤其關乎儒家的部分,國人幾乎是耳熟能詳,幾無說解的必要,是以在前一小段論儒德的部分,經文只是簡單帶過。至於中國傳統所謂「百善孝為先」的百善之首,《廿字真經》卻意外地一改輕簡的作風,提出了極其翔實的說解。

 

《廿字真經》仍然肯定傳統侍親有其可取之處,在經文中稱為「順孝」。以敬謹之心提供口體之養,事親畢至,無論在哪個時代,都是為人的基本德行,值得稱許。但是在傳統認可的價值之外,《廿字真經》又提出了兩種孝的典型。

 

體現天地至公至博的大德,是謂「大孝」;至於修證己身以成就眾人,那已進入了成道的境界,九代先祖可以因而拔渡,這是孝的極致,亦即「至孝」。換言之,《廿字真經》在論「孝」上,所採的觀點是「飲水思源」,也就是「感恩」:由近處看,父母於我有生身養育之恩,是以當報;放大視角就遠處觀之,天地於我亦有生養之恩,亦當有所報,論來合情入理。

 

如果把孝道界定在所謂的「回饋」,那麼孝可以是世俗的孝順:養生送死,這是順孝;提高層次,回報天地生養的大恩,以己身行道,那是大孝;在家行順孝,出世行大孝,二者在現實上或有不能兩全的時候,但是大孝的實踐一旦走到了得道的最高境界,回報父母的豈只是一時的口體之養或生前身後的榮顯而已?那是無形界視為最高層次的超拔,而且是不只及於生身父母,更能澤及九代先祖,此即是孝道的極致。

 

捨下自私即天堂

廿字甘露——博

 黃敏警

有人如此描述天堂和地獄。

 

天堂與地獄的樣相看來並無二致,生活其間的眾生用餐時的菜色完全一樣,所持的筷子同樣都足足有一公尺長。差別在地獄的眾生搶著夾食物往自己嘴裡送,結果無人能夠如願;天堂的眾生夾了菜便往對方送,結果人人飽食,皆大歡喜。

 

自私的時候,人間是地獄;放下自私自利的想望,誠心與他人分享,人間便成天堂。

 

「愛自己的孩子是人,愛別人的孩子是神」;然而就現實層面來看,如果能夠看清環境,了解社會裡許多犯罪原是源於愛的匱乏,那麼學著去愛別人的孩子,自能減少罪犯,保障社會安全。如果真愛自己的孩子,擔心孩子在治安日壞的社會行走充滿了危機,並不是把孩子關在自家了事,而是該學著改變環境,讓社會變得更和諧,孩子才可能真正擁有生活的自由。換言之,基於愛自己的孩子而澤及他人的孩子,從付出中逐漸體會無私的快樂,待到心中已無人性的「利害觀」時,那就順理成章地進入了神性。

 

同理,「好東西和好朋友分享」是「人」的層次;手上有好東西而能想到與「一切眾生」分享,那便有了仙佛的格局了。

 

        所謂「博」,「博愛眾生」的實際操作面,當是與一切眾生「分享」。分享好吃的,好用的,好看的,這是所謂的「財施」;更深一層,是分享提昇生命能量的方法,此所謂「法施」。

 

心靈的痛苦往往比肉體的痛苦來得更深且久,而感官的快感相較於心靈的喜悅又往往顯得微不足道,職是之故,利益心靈的「法施」當比利益肉身的「財施」更為殊勝。

 

視兒女如眾生

廿字甘露——博

       黃敏警


有人這樣解釋「博」:「視一切眾生如兒女」,這個解釋真好;然而也有人逆向操作,把「博」解作「視兒女如一切眾生」。

 

儒家講有等級的推愛,先由至親開始,推及到相關,以及不相關的萬性萬靈,最後自能「視一切眾生如兒女」。墨家講兼愛,不論親疏遠近,一視同仁,是從一起頭就「視一切眾生如兒女,視兒女如一切眾生」的。

 

墨家領袖稱鉅子。當年秦國鉅子腹吞的子嗣犯罪,論罪當死。秦惠王聽說此一死刑犯是腹吞的獨生子,不忍其人絕後,主動要求網開一面。不想秦王這份人情,腹吞只肯心領,不肯實受。他謝過秦王,鄭重表示:國法能容,墨家的家法不能容。

 

這位死刑犯,因為父親盛德大名的庇蔭而逃過秦國國法的制裁,卻逃不過父親「視兒女如一切眾生」的胸次,逕付以墨家家法:「殺人者死,傷人者刑」,提早了結一生。

 

容天容地,容不下身邊的人?

廿字甘露——博

 黃敏警

「久在樊籠裡,復得返自然」,現代遠離自然的都市人若能暫拋塵囂,重新走向自然,當能在廣闊的天地中看見自然生養萬物的美意:天地但生一枝草,便有一點露以滋養。而各式品類的生物齊聚,彼此互異,卻又彼此相安。一座深山,有上與天齊的大樹,亦有永遠長不高的青苔,只能躲在大樹底下偎著濃蔭,密密鋪成綠色的植被。

 

在山川中看見什麼?正是大自然涵容萬物、遍養萬物的寬闊。以天地為師,自能在心中長養一片更形朗闊的天地。試問唐太宗的貞觀盛世因何成就?箇中原因自然多矣,然而光看太宗在位時期,既尊道教為國教,又能容佛教蓬勃發展,景教、回教亦各有一片天,當知何謂「有容乃大」!

 

走進宗教之門,不論入的是哪個宗派,必先以天地的寬容為師。學不來天地無物不覆,無物不載的胸襟,企求修證得道,只能視作本末倒置的妄想。

 

有感於宗教紛爭歷來不斷,天帝教在復興之初,駐人間首任首席使者涵靜老人即揭櫫宗教大同,以為奮鬥目標之一,祈求普世宗教得以和平共處,共同引領眾生走向熙熙雍雍的太和盛世。但聽來層次頗高的理想其實還待從周遭作起。一位朋友曾面露慚色地說,他自以為深沐教化,早已練得一身容天容地的工夫,然而有一回他與太太拌嘴,太太看他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回敬一句話之後,立刻讓原本理直氣壯的他啞口無言:「你容天容地,卻容不了身邊的人?」

 

豈容烽火升起?

廿字甘露——博

 黃敏警

西方有耶穌講博愛,中國則有墨子講兼愛,愛人如己,愛己亦如人,人我無別,真正是天心的體現。

 

干戈頻繁的春秋時代,楚國請來一代匠師公輸班製造攻城利器。雲梯造成,楚國自認攻城掠地從此可以所向披靡,於是立刻計劃攻打宋國。不想墨子聞訊,日以繼夜趕路,十天十夜之後來到楚國,力勸楚王休兵止戰,放過資源軍備等等皆遠不如楚國的宋國。楚王同意墨子的說法有理,然而出兵之後馬上可以嘗到的甜頭豈有輕易放棄之理?墨子知道楚王婉拒是因為必勝的假設,於是請求與公輸班進行沙盤推演。幾局下來,公輸班輸得灰頭土臉,最後索性放手不玩了,兩隻眼睛直直瞪著墨子:「我還有一招,絕對可以讓我打贏這場仗,可是我不說。」墨子接過公輸班惡狠狠的眼神,答道:「我知道你說的是什麼,可是我也不說。」聽得在旁的楚王簡直一頭霧水。墨子起身解釋:「他以為殺了我就沒有人可以幫宋國,他錯了!我已經把守城的策略傳給弟子,即使我死了,他們仍然會到宋國去待命,協助宋國防守。」

 

烽火四起的時代,墨家信徒為了眾生利益,摩頂放踵四處奔波,在我心中,一直都是那個時代裡最美的形象。所謂摩頂放踵,那是經年累月長途跋涉,從頭到腳幾乎體無完膚的實際寫真,如果勉強要找一個現代人比較容易理解的圖象相應,大概只有金庸小說裡的丐幫人物可以相比了。這些衣衫襤褸,心行卻堅毅無比的墨家徒眾,為那個戰火頻仍的時代留下了最美的腳印。

 

98學測考題

九八學測考題在這裡,明年就看同學囉!
今年第一次複習考題型比照學測,讓同學們牛刀小試一下。

下載檔案98學測考題.pdf (432.28 KB , 下載:238次)

下載檔案98學測解答.doc (32 KB , 下載:24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