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科技與傳統的新媒合~2002北京取經之五

科技與傳統的新媒合~2002北京取經之五

黃靖雅 

 

    測驗~不容科技踢倒傳統的新媒合

 

不出偏難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在台灣還在大聲吵嚷國中學生基本學力測驗到底考不考作文的時候,對岸的大學入學統考老早有了具體答案:考。不單是考大作文,還設計了不少手寫題。

 

統考以一百五十分為滿分,其中僅止四十五分為單一選擇題。大作文,所謂的命題作文佔去六十分,剩餘的四十五分分配給默寫、字形字音、翻譯等這些在台灣大考消失已久的基本題,其餘便是古典文或現代文的賞析。

 

聯考也好,基本學力測驗也好,單選複選反覆考來考去,為免讓考古題奏效,每年不知為出題者生出多少白髮,但學生表達能力逐年下降卻是不爭的事實。對岸對出題原則有句很貼切的說法:「不出偏難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考試領導教學,兩岸皆然,既是存在的事實,測驗當以測出學生真正程度為設計核心。但是在台灣,基於評分公平原則取消筆答之後的狀況如何?許多人以「題海」戰術因應,於是在浩如煙海的古怪題目中迷失,渾然忘卻學習的正途。最後學生學會以答題技巧判答,考試分數有所嶄獲與否姑且不論,日常最基本的表達能力卻可能在長期作選擇題中完全喪失,最後僅能在「是」與「不是」兩者之間團團轉!

 

☆語文~擁抱世界的寬闊視野

 

窗口有多大,視野就有多大

 

大陸自一九四九年之後不再有國文科,取而代之的是「語文」。

 

因為去除「國」的框架,「語文」一科因而有更寬闊的揮灑空間。翻開語文課本,除去傳統國文課本可見的中國古典與現代文學範文之外,一大串外國文學作者廁身其中,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何其寬廣的視野!

 

中國文學一如中國歷史,謂之博大精深不為過,但置身地球村的現代,將視野局限於自家宅院,永遠看不見樊籬之外的曠野,對現代學子而言絕對是一大損失。外文能力養成之前,既然確知學子不可能直接閱讀原典,選擇性地介紹大師作品絕對有其必要。中小學的文學課程是開啟日後閱讀的一扇窗,這扇窗口有多大,學子的視野就有多大,延伸出的世界觀亦然。

高密度激盪~2002北京取經之四

高密度激盪~2002北京取經之四

黃靖雅 

 

認真專注凝成的莊嚴肅穆不等於死板

 

☆課室~深度思維的高密度激盪

北京去來,對北京學生最深刻的印象,第一是「認真」,第二是「認真」,第三還是「認真」!

 

進入幾所重點高中課室,第一印象便是教室的莊嚴肅穆。教師講授也好,學生答問也好,一概是高度的專注氣氛。許多人講起大陸教育,大體不脫「教師認真,學生更認真」的印象。然而認真專注凝成的莊嚴肅穆不等於死板。聆聽學生以流利的北京腔流暢地表達己見時,很難不為之喝采。尤其聽聞當地教師詮釋課堂活躍的定義時更不禁動容,他們的說法是:「課堂的活躍,繫於學生思維的活躍」——強調的是「思維」而不是「口語」或「肢體」的互動。

 

在台灣,課室氣氛的熱絡常被誤解為學生肢體與口語的活絡。學生在課室裡極盡所能搞笑瞎扯,待到老師指定正經的課題提問,原本熱鬧的教室立時鴉雀無聲,與原先的樣貌迥異。學生的語彙一般而言不如北京學生豐富多姿,幾位老師私下討論起學生「幼稚化」的語文能力,其實也弄不清究竟是該怪罪綜藝節目的「白癡化」,網路盛行之後的「圖象化」,還是大考大量採用電腦閱卷的「選項化」?

 

☆課程~心手相連的整合性學習

信也不信?我們的教育一直在表面強調合作,實際作法卻是在打壓合作,強調競爭。

成績排行榜意謂著什麼?名額限制意謂著什麼?

打壓別人,個人才能出頭。

 

北京刻正大力推行的研究性學習,他們稱之為課程亮點的,說穿了正是台灣推行有年的小組報告。不同的是這個研究性學習強調的是合作重於競爭,過程重於結果,整合重於單科。

 

研究性學習其實更近似博碩士論文的寫作方式,主動發現問題,找尋研究主題,教師的角色只是從旁協助。台灣中學的小組報告往往是由教師指定的單科作業,各行其是的結果是部分學生負擔繁重,不堪負荷之後是請出剪刀漿糊。拜科技之賜,現代版的剪貼工具可以在電腦上藉由幾個按鍵完成,拼拼湊湊一番,面容一新,究其實則是新瓶裝舊酒,未必能有深入性的研發成果。研究性學習則企圖擁有更多元的學習,以跨學科、超個人,甚至是走出校園的合作學習新型態出現。

 

突破學科本位,走出既定的封閉環境框架之後,藉由彈性的時間運用,學生往往更有餘力深入社會,與社會脈動結合。研究性學習的立意良善:培養學生問題意識,收集資訊、找尋答案的能力,突破傳統知識重「認知」的窠臼而重在知識技能的「應用」,尤其是打破舊式評鑑重「結果」而改重「過程」的改革,的確讓人為之眼睛一亮。

 

傳統知識分子的啟蒙多在校園,如果能及早把視角拉開,關注社會,相信會是極好的變革。北師大二附中為文科實驗班設計的體驗課程因此也讓我喝采。他們沒有寒暑假輔導,期末考結束,整裝前往實地考察。高一選在西北偏遠地區,深入當地,與老鄉共同生活,等同遊學,所不同的是此種遊學備極艱辛。高二選在繁華的都市地帶,體驗不同的生活經驗。林福智校長說這是「社會實踐」,知識與社會結合的第一步。

 

大哉此言!

薪傳~2002北京取經之三

薪傳~2002北京取經之三

黃靖雅 

☆薪傳~文明火炬的神聖傳承

隨意在北京幾所高中的課室外移動,總會有幾張活動摺椅安靜地貼牆靠著,那是學校行政人員或教師旁聽的最佳活動配備。摺椅一拎,輕輕推開教室後門,授課老師知道聽課的人來了,如常講他的課,彼此很有默契地各守其分。

 

一般北京教師必須聽課,讓同仁聽課,也聽同仁的課,在交互激盪中提昇教學品質。我在李家聲老師的課室裡領教了他教學的美,恨不得多留在北京四中幾天,好去聽人家的課呢。

 

知道即使入了行,都還能有機會隨時進修,向前輩同仁請益之後,我在北京四中的校史館裡看見一幅特別的留影時,立即轉出展覽室,興奮地直拜託負責攝影的勇延組長趕緊把這美麗的照片拍下來。那是一位年輕女老師向一代名師劉景坤老師請益的照片。鶴髮紅顏的強烈對比,相同的是對教學的認真與執著,我顧不得另一面牆上熱熱鬧鬧地擠著大詩人馮至和歷屆國際奧林匹克金牌得主的玉照,貪婪地看著薪火相傳的神聖畫面。

 

劉老生前曾說他有三個熱愛:熱愛學生,熱愛科學,熱愛教學。他本身是化學老師,對教學懷抱著無比的熱誠。我很喜歡他對不同資質學生的看法:不論資質好壞,都是成就他的好老師,好的幫助他提昇專業能力,資質較差的則是督促他不斷想方設法,以改進教學方法。

 

以學生為師,必然可以依著學生的反饋修正自己的教法、提昇自己,成績的良窳只是作為老師教學參考的憑據,而不是老師用以評價學生的指標。他可沒說學生本位,但是我相信,如是的教學態度正如實地反映了一個教育良心工作者最動人的情操。

 

不憤不啟,不悱不發~2002北京取經之二


 

    教學~不憤不啟,不悱不發的具體實踐

黃靖雅 

 

旁聽課程進行,最大的疑惑該是:怎麼他們的老師說的這麼少?

 

有幸旁聽課程的兩所學校,教學特色皆同:短暫進行一般性說解之後隨即拋出提問。令人吃驚的是學生往往能提出質量俱佳的回覆,侃侃而談之外,兼有引經據典之大能。如此深度答問的結果是引來老師進行更深一層的提問,於是一回一回逐步深入。孔老夫子「不憤不啟,不悱不發」的教學理想,在此好似可以完全體現。

 

見過北京教學的台灣老師很容易可以切身經驗相互對照。在台灣,引導式教學一直都是理想,然而也常常僅止於理想。一來受限於課程進度,教師在課堂背負的使命是得不停趕課。二來受限於社會對教師的期望,教師必須為學生的成績負責,於是在課程進度拚命衝刺,好挪出時間「督促學生」,說白了是大量考試。再者出於教師對學生的「不放心」,因為不敢全然信任學生自學能力,教師只好在課堂口沫橫飛,不停宣講。習於被餵養的學生,若懂得配合吞嚥,大抵便能被歸於好學生一族;等而下之的是連開口也懶。久而久之,學生主動覓食,主動消化的能力似乎一併付之闕如。

 

《紅樓夢》裡,賈寶玉對林黛玉的心病有一段極好的說解:「妳就是不放心。」任憑寶玉老早對她表白:「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她還是不放心。在台灣普遍的教學環境裡,我見到的多半也是類同的「不放心」:因為不敢對學生放心,教師必須不停地在課室宣講,那等認真的態度,直逼虔誠的宣教士。然而認真宣講的結果如何呢?我們成就了大半聽到「考試」口令才知拿起書本的學生。不知大陸內地普遍的教學風氣如何,但此行所見,不免讓我感慨:也許佛家傳統勉人「捨得」——有「捨」方有「得」的精神,在這幾所學校裡真正成為事實。老師若願意放手,也許學生能有超乎老師預期的表現。北京高中不安排假期輔導,不安排第八節課輔,學期中只考兩次大考,不都是這種精神的體現?

 

穿越時空的生命交響曲~2002北京取經之一


 
要給學生一杯水,教師要有一桶水。——張子鍔

黃靖雅 

 

☆前言~走馬觀花的北京取經

領了一紙公假自費的公文許可,對北京教育滿懷好奇的一群教育界同仁,於學期中興高采烈飛往北京取經。參訪前後八日,來去匆匆中對北京現時的教育景況只配說是走馬觀花;但即便如此,幾日所見仍小有所得,且容我自浮光掠影中摭拾印象最深刻的一幕說起。

 

☆文學~穿越時空的生命交響曲

        參訪北京重點高中的第一天,我就充分領教了大陸的貧富不均。先前在台灣,透過燃燈基金會,我見識過內陸教學資源的貧乏:全校一大群學生和著一名教師擠在一間破舊的房子上課。我說「房子」而不說「教室」,因為即便在最偏遠的台灣山地,那般簡陋的房子也絕計不會被置入學生,作為教學場所之用。然而在北師大附屬實驗中學,因為運用的是國家頂級資源,我見到的是每間教室配備有單槍投影機,教師各自拎了國家補助的手提電腦來上課。

 

        教學觀摩上的是茨威格「人間最美的墳墓」。教師運用配樂朗讀篇章,在柔美的聲情中道出作者對墓主托爾斯泰的讚頌。在溫柔的樂音裡,彷彿有茨威格對英雄的傾心,有托爾斯泰對生命底蘊的堅持,有授課教師對篇章的低眉吟哦,有學生融入聲情與文情的沈默,還有我這個意外訪客的動容。

 

朗讀完畢,學生報以熱烈的掌聲,教師緩緩開講,然而講敘部分有限,多半仍以引導學生答問為主。一旁伺候的單槍投影機簡略帶過幾項關於課文的分析資料,最後在課程結束之前播放了兩張托爾斯泰墳冢的照片,靜靜安臥於綠林間的無名墳冢,單純而美麗。

 

        作為北京第一等名校,北京四中因為領的是市級資源,教室設備反而較排名稍低的北師大實中陽春。我在六角形的課室裡靜聽該校兩名特級教師之一的李家聲老師上課,第一個反應只是「無趣」。

 

那天講的是王維詩作,先從近體詩格律講起。陽春教室當然並無單槍投影的配備,他逐一在黑板上刻劃著板書,學生居然也很配合地在筆記本上不停抄寫。然後他慢慢以王維詩作導入王維的生平,漸次進入課本介紹的詩作,之後介紹王維的田園詩風格,引民初詩人聞一多詩作「口供」相互對照,最後是他自作的五言古詩「讀王維詩有感」。他以「吾輩正吟哦,先生知不知?」總結全課時,學生熱烈的掌聲裡明顯有對老師的衷心傾慕。

 

        李老師初時的上課極易讓人小覷,以為不過爾爾,但隨著他緩慢的節奏逐漸下行,這才發現別有洞天。

 

老北京熟極而流的京片子不見於李老師趨緩卻深情的聲口,他也不是一般青年學子很快就愛上的那種活力充沛的年輕老師,但是他往臺上一站,自然有一股濡染文學日久的翩翩丰采。他講課的方式乍看似乎平常,得到了與學生相互問答之後才見真章。他是《禮記》〈學記〉裡對教學理想的實踐者:好老師當如撞鐘,視學生敲擊的力道決定回應的聲量。當學生侃侃而談,逐漸帶出對王維詩作的深度看法,並引用詩經句子為佐證的時候,李老師也以他的深厚學養,輕鬆丟出詩經詩句以回應。

 

北京四中創校百年,出過兩位全國性的超級名師,其中一位張子鍔老師有句名言:「要給學生一杯水,教師要有一桶水。」亦即老師當是一座寶山,不論學生何時進入,都不致讓學生有空手而回的失落感。以我當天觀摩所得,李老師誠然是箇中典範!

 

以前後兩段聽課的經驗相較,會珍而重之地放進記憶匣子裡,日後久久不忘的當是李老師的那堂課。我想我在其中看見了何謂「親密關係」:他與學生的關係親密,在他與學生的互動裡,我看見了師生的和諧;他與作品的關係也算親密,我在他對作品的詮解裡看見了生命透過文學穿越時空,與另一個,或是另一群生命交換感動的美好!

 

我不禁想:外在的配備再好都不值得欣羨,畢竟那是錢可以解決的問題;重要的是內涵,那才是教師該當著力的部分。李老師在文革時期曾下放黑龍江十年,風雨的十年,也正是他自修苦讀的十年。文革結束後考進大學,留校服務有日後應北京四中之請在該校任教。我在聽課與座談兩個時段分別看到他的正面與側臉,很仔細地讀著其人的面容。那是一張寫滿滄桑的臉,也正是因為曾在風雨陰晴走過,格外能深入生命底層,與另一個時空的生命深情相對。

 

文學是什麼?或者說,我們想讓學生在文學裡學到什麼?在我看來,也許只是對生命的深刻體會與尊重吧。

 

我們的未來——然後呢?


親愛的老師:

我真的不知道我將來要做什麼?

 

親愛的孩子:

老師也不知道你將來要做什麼,套用美國前教育部長Richard Riley的說法:

 

2010年最迫切需要的十種工作,

2004年時根本不存在。」

 

你將來從事的工作,或許會是一個現階段根本不存在的行業。如果你還想要繼續加深這種無力感,我還可以告訴你:

 

根據估計,《紐約時報》一週所包含的資訊量,

比十八世紀一個人一生可能接觸到的資訊量還要多。

 

如果你有興趣了解這整個讓人充滿不定感的未來,美國Arapahoe高中老師Karl Fisch2006年製作的投影片「Did you know?」中有非常詳細的著墨,你可以在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7/04/04/a_a_c_a_oaf_if

朱學恆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

 

讀到完整的資訊。因此對未來充滿了惶恐與無助。

 

然後呢?

然後我們就在惶惑中變得不知所以?

或者我們可以開始思索我們的未來?

 

這是一個變動的世界

這個世界停止過變動的腳步嗎?沒有,佛家說是「人生無常」,亦即人生本來無有停止變動的時刻;即便不談宗教,中國老祖宗老早在《易經》裡講的一清二楚:「唯變所適」,面對充滿變動的世界,我們也只能不斷改變自己以因應。然而,除去改變之外,可還有不變的,一如《易經》在另一段裡的宣告:「既有典常」?

 

我們如何找出這個常規所在?

 

帶著走的能力

 

孩子,你一定很想知道:如果知識隨身都在更新,我們還須要埋頭在不久之後,可能就被廢棄的學問嗎?

 

科技時代,知識翻新的速度的確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個人窮其一生,也無法塞得進這所有的資訊,然而很幸運的是,我們從來不可能,也從來不需要塞進這龐大的資料庫。

 

活在一個知識爆炸的時代,我們更需要的是知道如何「篩選」自己所需,進而有效利用——而這一點,我們更迫切的是學會如何學習,也就是學習的「能力」。

 

今天的知識,固然隨時可能會在明天變得不值一文,但別忘了:只要我們的學習能力還在,我們就隨時可以投入新的知識場域,以既有的能力悠游於其中。孩子,你知道嗎?真正可以帶著走,可以終身受用的是學習能力,它會是無涯學海裡的一支萬能釣竿,一旦你選擇了定點,就可以憑著那一支釣竿進行垂釣。你以為今天在課堂上的學習全然無益嗎?不,孩子,在看似枯燥乏味的課本裡,你可以帶走的,現階段可能只是反映在考卷上的分數,日後真正受益無窮的,卻是從中汲取到的學習能力。

 

☆好好作一個人

 

孩子,你一定聽過這個廣告詞: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是的,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這個廣告詞必然出自一個深諳人性的智者。科技可以無限地往前衝刺,目標可以無限遠,無限大,然而,它永遠不可能脫離一個最究竟的根本:人性。

 

不論科技如何改變世界的面貌,「我們是人」,這個本質不會被改變。

 

我們是人,因此希望活得有尊嚴,有希望;渴望被愛,渴望愛人……

 

「生而為人」的基本質素不會因為古今而有變化,也不會因為地域而有差別,我們看到可愛的孩子,所展現的由衷的歡喜,不會因為文明的進程而有差異。我們對於偉大人格的敬仰,也不會因為時代氛圍的卑污而減少。

 

我們是人,是萬物之靈的人類。除了生理的衝動,更有來自精神與心靈層面的高度情操,這些,不會因為時代或科技而改變。

 

司馬遷為〈孔子世家〉作結時,一句「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寫得何其動人。在靈魂的深處,我們永遠感謝偉大人格的前行者,感謝因為有他們,讓我們見識到即使活在一個混亂的時代,仍然可能因為人格的偉大而得到靈魂的救贖。

 

感謝有他們,讓我們在活得懨懨無力的時候,想起人間世裡仍然可以活出這樣的典範,因此而提振精神,奮力向自己的理想人格走去,也許我們就有可能活出這個世界的另一個典範。

 

 

 

 

 

存乎一心~功夫熊貓 Kung Fu Panda

存乎一心——功夫熊貓

黃靖雅 

  他只是一隻胖胖的熊貓,看來普通得很,除了胃口特好,再除了一點:他崇拜武術,朝思暮想的偶像全都是高來高去的大俠。

   武林高手這名詞對他好像很遙遠,雖然靈魂深處,他很清楚地知道那正是自己這一生最大的渴望。可是他憑什麼成為大俠,與心裡供著的偶像等肩齊高?門兒也沒有。他不但只是一隻普通的熊貓,家裡的老爹還巴望著他早日繼承已經傳了幾代的拉麵世家呢。

   然而因緣是一種讓人難以理解的東西。他純只是因為想要一窺龜大師挑選神龍大俠的歷史場面,想方設法把自己擠進會場,卻意外成為大師眼中「從天而降」的傳人。

   神龍大俠意謂著比別人更高的功夫,當然同時也意謂著一肩扛起保衛和平村的重責大任。從沒學過一招半式的他歷盡千辛萬苦,終於贏得指導的老鼠師父認可:時機到了,該是把懸在大堂樑下龍口的神龍秘笈請下來的時候了!

   老鼠師父慎而重之地把秘笈轉遞給他。這是何等神聖的時刻,他就要從秘笈裡習得無上心法,而後解決和平村迫在眉睫的大患:那隻千人看守外加鐵索重重的地牢也關不住的惡豹。

   翻開的秘笈卷帙裡卻是什麼也沒有,僅只是錦布一卷!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老鼠師父從他錯愕的手裡接過秘笈:真的是什麼也沒有。

   他的神龍大俠夢碎了,更可怕的是,惡豹凌虐全村的想像畫面瞬間就要成真。他夾在撤村的人潮裡,推著賣麵的攤車失魂落魄地走著。賣麵的老爹固然有對兒子夢想不能成真的惋歎,更多的卻是拉麵傳承有人的快慰。他對著神情落寞的兒子講起一個早該分享的秘密:「兒子,我早該告訴你的,我們家湯頭之所以好吃,就是因為—— 因為什麼也不加。」

  兒子,我們家湯頭之所以好吃,就是因為裡頭什麼也不加。他在心裡複述老爹的秘方,被視為秘方加持的絕妙湯頭原來是什麼也沒有!而神龍秘笈,正好就是什麼也沒有的無字天書。 

  就因為什麼也沒有,所以其中大有發揮的空間。不是書上教了什麼,而正是因為什麼也不教,因此留下了偌大的空間可資發揮。如果真有所謂的「答案」,答案就在每個人的心裡,運用之妙,本來存乎一心。

   他真的打敗了前來挑釁,而且一心以為此行必勝的惡敵。

         他是功夫熊貓的男主角阿波。電影也許只是單純想講一個好聽的故事,卻偷偷挾帶了老子「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的哲學意涵,附帶體現了現代科學哲學家費耶阿本德「怎麼樣都行」的假設:不阻礙科學進步的唯一原理是什麼,對費耶阿本德來說,答案很簡單:「怎麼樣都行!」

        關鍵就在「存乎一心」。

 

 

更大的世界~墨攻

更大的世界~墨攻

attachments/201402/9274825804.jpg

黃靖雅  

 

        時在戰國。梁城有難。

 

目標設定為燕國的趙國大軍,在挺進途中準備「順便」攻下小小的梁城。岌岌可危的梁城向維持和平的墨家軍求援,眼看趙軍很快就要兵臨城下,墨家軍卻遲遲不見蹤影,梁城內部主降的聲音於是逐漸大到化成實際行動:他們向趙軍遞出降書。

 

        遠方出現一個獨行的人影,急急向城門逼近。連身衣帽,面容完全看不真切,是友?還是敵?不知道,站在城牆上守候的眾人沒人有答案。

attachments/201402/3407652037.jpg

 

弓箭手子團拉滿弓,向腳步不停的身影射出一箭。箭穩穩地釘在那人跟前,那是一個很棒的落點:它完全沒有碰觸到人身,因此全無傷人的可能;可那近乎貼身的短小距離又充滿了警誡意味。

 

        那個人停了下來,俯身撿起那支落點極其漂亮的箭,一邊掀開連身的帽子。那是一張清雋的臉,神情是亂世裡少有的篤定。他把箭拿在手中,朗聲回答城上「來者何人」的提問:「墨者革離。」

 

        墨家軍終於來了,只是怎會就來這麼一個?趙軍號稱十萬大軍,小小的梁城人口通共不過四千餘人,真要兩軍對峙,不就等於螳臂擋車?

 

        革離憑他的智慧與辯才一一提出讓人心服口服的答覆。說得梁王點頭稱是,心甘情願把指揮兵權交給他。

 

        大敵當前,首要之務當然是選賢任能,先把適當的人放到適當的位子去。

 

「子團!」他喊出進城時「送」他一箭的弓箭手名字,「全城的弓箭手從今天起就交給你指揮了。」

 

        「慢!」出聲阻止這個人事命令的是梁城公子梁適,他的不屑與不以為然同時表現在他的表情與聲口。

 

「子團憑什麼統領全城的弓箭手?論武藝,他哪一點比得上我?」年輕的子團沒吭聲,他很清楚說話的人在城裡什麼身分。

 

        梁適沒放過他,繼續高聲嚷嚷,子團哪來這個膽接這重任?趕緊給我退下吧,現在離開還來得及保住一條小命。

 

「守城看重的不是個人的武藝,而是經營的策略。」這是打圓場的革離。

attachments/201402/5165052946.jpg

 

「策略有待兩軍實際操演,真論個人箭藝,眼前馬上可以見真章。」這是一旁老司徒的聲音。

 

很好,有司徒這話作靠山,那就比箭為試。

 

子團這小子,憑什麼與他一爭短長?還不趕快閃人?梁適難忍貴族公子的傲慢習氣,一連丟過成串氣燄猖狂的謾罵,子團兀自沈默不語,卻無半點退場的意思。

 

自負的梁適公子帶頭向標靶的飛簷一角射出一箭,很漂亮的一箭,正中目標。子團隨著也是一箭,緊緊依偎在公子的箭旁。公子再一箭,子團又一箭。兩箭過去,看樣子是分不出勝負了。不想公子第三箭射出,掃掉子團在上頭的一箭。他狂笑:「我贏了!子團就算射中紅心,總數也比不過我!」猖狂的公子巴不得立刻就把大膽的子團砍了去,子團兀自不慌不亂,從背上的箭袋抽出一支箭來,對著飛簷準準射出去:他的箭像長了手長了腳,貼近飛簷之後把上頭的箭全給撥掉,只剩這最後發射的一支——那是他的箭,弓箭手子團的箭!

 

革離沒有略過梁適既落漠又難堪的表情,他輕拍公子的肩膀,就像年長的哥哥開導弟弟:「以前你是梁城第一弓箭手,第一拳手,第一刀手,都只因你是梁城的公子。」他拉著梁適轉向城外廣袤的山河:

 

「看開一點,看遠一點,這個世界比你想像的要大!」

 

眼睛看遠一點,心胸寬大一點,這個世界真的會是一個無限寬廣的世界。新近謝世的王永慶先生有一段智慧語很可以送給電影墨攻裡的梁適:「一根火柴棒不到一毛錢,卻可以燒掉一幢數百萬元的房子。什麼是一根火柴棒?是無法自我控制的情緒,是不經理智判斷的決策,是冥頑不靈的個性與狹隘無情的心胸。」

 

那個梁適倒不是真的冥頑不靈,只是心靈導師未及出現之前,因著貴公子的身分被眾人寵壞而已。電影裡,他在革離的帶領下成了墨家兼愛學說的死忠擁護者;反倒是壓抑不下嫉恨的司馬與梁王最後趕走了革離,一併賠掉梁城。

 

而現實的人生裡,年輕氣盛的梁適幾曾少見?自以為老謀深算,實際卻欠缺智慧與胸襟的梁王又幾曾少見?

 

 

2008/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