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3

下載檔案冊3.doc (44.5 KB , 下載:934次)

方孝孺 深慮論節選

慮天下者,常圖其所難,而忽其所易;備其所可畏,而遺其所不疑。然而禍常發於所忽之中,而亂常起於不足疑之事。豈其慮之未周與?蓋慮之所能及者,人事之宜然;而出於智力之所不及者,天道也。......古之聖人,知天下後世之變,非智慮之所能周,非法術之所能制;不敢肆其私謀詭計,而惟積至誠,用大德,以結乎天心;使天眷其德,若慈母之保赤子而不忍釋。故其子孫,雖有至愚不肖者足以亡國,而天卒不忍遽亡之 ,此慮之遠者也。夫苟不能自結於天,而欲以區區之智,籠絡當世之務,而必後世之無危亡,此理之所必無者也,而豈天道哉?



【語譯】
      考慮國家大事的人,總是謀求解決那些很難處理的問題,而忽視那些簡單的地方,防備他們擔心的問題,而遺漏了未加懷疑的事情。但是,禍患常常發生在被忽視的問題中,而災亂也常常起源自未加懷疑的事情。難道是他們考慮得不夠周詳嗎?這是因為思慮所能夠達到的範圍,只是人世間本就理所當然的事情,而超出人的智力所想不到的事情,那就是天道啊!......古代的聖主賢君知道天下後世的變化,不是智慧所能預料,也不是法術所能控制;所以不敢任意肆行他的陰謀詭計,而只是積累真誠,運用大德,去迎合天意;讓上天顧念他的德行,好像慈母保護嬰兒那樣捨不得放下。所以他的後代,雖然有非常愚蠢、不成材,足以讓國家滅亡的子孫,但是上天終究不忍心讓他馬上滅亡,這才是考慮國家大事最深遠的人啊!假如自己不能夠結合天意,卻想要用小小的智謀來控制駕馭當代的事務,又希望後代一定不致危險滅亡,這在道理上是必然不通的,又哪裡會符合天意呢?

方孝孺 越巫

越巫自詭(1)善驅鬼物,人病,立壇場(2),鳴角振鈴,跳躑叫呼,爲胡旋舞(3),禳(4)之。病幸(5)已,饌(6)酒食持其資(7)去,死則諉(8)以他故,終不自信其術之妄。恒誇人曰:「我善治鬼,鬼莫敢我抗。」
惡少年慍(9)其誕,瞷(10)其夜歸,分五六人棲道旁木上,相去各里所(11),候巫過下,砂石擊之。巫以爲真鬼也,即旋其角,且角且走,心大駭,首岑岑(12)加重,行不知足所在(13)。稍前,駭頗定,木間砂亂下如初,又旋其角,角不能成音,走愈急。復至前,復如初,手慄氣懾(14)不能角,角墜振其鈴,既而鈴墜,唯大叫以行。行聞履聲及葉鳴谷響,亦皆以爲鬼,號求救於人甚哀。夜半抵家,大哭叩門,其妻問故,舌縮不能言,唯指床曰:「亟(15)扶我寢!我遇鬼,今死矣!」扶至床,膽裂死,膚色如藍。
巫至死不知其非鬼。


【注解】
1、自詭:自己詭稱。
2、壇場:古人祭神的地方。
3、胡旋舞:舞蹈名,唐代時由西域傳入,是一種在小圓毯子上跳的舞蹈;此指胡亂旋轉舞動。
4、禳:祭祀消災,音ㄖㄤˊ。
5、幸:僥倖。
6、饌:吃喝。
7、資:錢財。
8、諉:推託,音ㄨㄟˇ。
9、慍:惱怒。
10、瞷:窺視,音ㄐㄧㄢˋ。
11、里所:一里左右。
12、岑岑:形容頭脹痛。
13、行不知足所在:跑到不知腳在什麼地方,意指:跑到不知到了何處。
14、手慄氣懾:手發抖勇氣衰弱。慄:顫抖,音ㄌㄧˋ。懾,因畏懼而氣餒,音ㄓㄜˊ。
15、亟:急,音ㄐㄧˊ。

扁鵲倉公列傳(節錄)

扁鵲過齊,齊桓侯客之○1。入朝見,曰:「君有疾在腠理○2,不治將深。」桓侯曰:「寡人無疾。」
扁鵲出,桓侯謂左右曰:「醫之好利也,欲以不疾者 ○3為功○4。」
後五日,扁鵲復見,曰:「君有疾在血脈,不治恐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不悅。
後五日,扁鵲復見,曰:「君有疾在腸胃閒○5,不治將深。」桓侯不應○6。扁鵲出,桓侯不悅。
後五日,扁鵲復見,望見桓侯而退走○7。桓侯使人問其故。扁鵲曰:「疾之居腠理也,湯熨○8之所及也;在血脈,針石○9之所及也;其在腸胃,酒醪○10之所及也;其在骨髓,雖司命○11無奈之何。今在骨髓,臣是以無請也。」
後五日,桓侯體病○12,使人召扁鵲,扁鵲已逃去。桓侯遂死。使聖人○13預知微○14,能使良醫得蚤○15從事,則疾可已○16,身可活也。


【附註】
 1客之:把扁鵲當客人招待。
 2腠理:皮膚和臟腑的紋理,這裡指皮膚和肌肉之間。腠,音ㄘㄡˋ 。
 3不疾者:沒有病的人。
 4功:功績。
 5閒:通「間」,中間。
 6不應:不理睬。
 7退走:後退而跑開。走,跑。
 8湯熨:用湯劑,或用藥熱敷,熨貼患處。
 9針石:猶言「針砭」,泛稱針刺與砭刺出血以治病的方法。
 10醪:音ㄌㄠˊ,濁酒,這裡指藥酒。
 11司命:古代傳說中掌管人命生死的神。
 12體病:身體得了重病。
 13聖人:此指齊桓侯。
 14微:細微,此指症狀不明顯的疾病。
 15蚤:通「早」。
 16已:停止,這裡指治癒。



【譯】
      扁鵲到了齊國,齊桓侯把他當客人招待。他到朝廷拜見桓侯,說:「您有小病在皮膚和肌肉之間,不治療將會深入體內。」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走出宮門後,桓侯對身邊的人說:「醫生喜愛逐利邀功,想把沒病的人說成是自己治療的功績。」過了五天,扁鵲再去見桓侯,說:「您的病已在血脈裡,不治療恐怕會深入體內。」桓侯說:「我沒病。」扁鵲出去後,桓侯不高興。過了五天,扁鵲又去見桓侯,說:「您的病已在腸胃間,不治療將更深侵入體內。」桓侯不肯答話。扁鵲出去後,桓侯不高興。過了五天,扁鵲又去,看見桓侯就向後退跑走了。桓侯派人問他跑走的緣故。扁鵲說:「疾病在皮肉之間,使用湯劑、或藥熱敷就能達到治病的效果;疾病在血脈中,靠針刺和砭石就能達到治病的效果;疾病在腸胃中,使用藥酒就能達到治病的效果;疾病進入骨髓,就是掌管生命的神也無可奈何。現在疾病已進入骨髓,我因此不再要求為他治病。」過了五天後,桓侯身上患了重病,派人召請扁鵲,扁鵲已逃離齊國。桓侯於是就病死了。(司馬遷說:) 假使桓侯能預先知道沒有顯露的病症,能夠使好的醫生及早診治,那麼疾病就能治好,性命就能保住了。

錯綜

      為了避免語句的單調、呆板,故意將原本整齊的表達形式,如類疊、對偶、排比、層遞等修辭,以抽換詞面、交錯語次、伸縮文身、變化句式等方式,使其詞面別異、形式參差或文法上語氣不同的修辭法,是一種「同中求異」,寓變化於整齊規律之中的修辭法,所以可使文章因變化而顯得生動活潑,靈動多姿。
   常見的錯綜修辭可因使用的變化方式之不同,分為抽換詞面、交錯語次、伸縮文身、變化句式四類。



1.抽換詞面 是在形式整齊的句式上,以意義相同的詞語取代其中的某些詞語,將詞面略為更動的修辭方式。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詩 周南 桃夭)


2.交錯語次 將語詞在句中的順序,故意安排得前後參差不同的修辭方式。 句讀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師焉,或不焉。 (韓愈 師說)


3.伸縮文身 將原本字數相等的語句,故意調整得參差不齊,使長句短句交相錯雜的修辭方式。 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汙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周敦頤 愛蓮說)


4.變化句式 將肯定句和否定句,直述句和詢問句等不同的句式,穿插使用的修辭方式。 瑰麗的春假,這是你野遊的時期。可愛的路政,這裡那一處不是坦蕩蕩的大道?
(徐志摩 我所知道的康橋)

難以釋懷



生活裡充滿了令人難以釋懷的人、事、現象,也許是被朋友背叛了,懷疑一切友誼都是假的;也許是夢想破滅了,讓人想放棄一切作夢的可能,又或許是努力沒有收穫,就以為所有的努力沒有意義......。
你有難以釋懷的經驗嗎?這個經驗帶給你什麼影響或意義?請以『難以釋懷』為題,寫一篇結構完整的文章,文長不限。





難以釋懷     30519  姚惠羚
      難以釋懷的都埋在時空膠囊裡了。這些散亂的拼圖,一角一角的拼奏起我們的人生。有時,他繽紛的色彩,使你想起某段愉悅的時光,有時,他沉澱的繁重,勾起你的傷痛,有時,他可能只是純淨的空白,但是,當你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這一刻,你才明瞭難以釋懷。
      極度歡樂、悲傷都將內化成記憶而雲淡風輕。可人生中最難以釋懷的事卻猶如擋道的巨石、眼中的細砂,不至於令你痛苦,卻也是個疙瘩。你不會因此而停下腳步,可他確實削減你前進的速度,在夜闌人靜、午夜夢迴之際,悄悄的來又悄悄的走。
      對我而言,那擾人清夢的,是遺憾,因為父母忙碌的關係,我不得不逼迫自己長大。一個人在家,不會太寂寞。不能見識門外的藍天,看看書上的也不錯。摔疼了也別哭得太大聲,淚流多了會缺水。喜悅會充滿我的心,因為我也稱得上是成熟了。
      可是我極度抑制的遺憾呢?當我看見都市叢林的高樓大廈,不禁後悔沒有推窗看那無垠的綠田。當我聽見小孩的銀鈴笑聲,懊悔那最後一次的鞦韆,怎不盪高點?長大並不痛苦,令你芒刺在背的事那些無法重來的時光,令你難以釋懷的是─當你回首時,凝滯在那一刻的遺憾。
      不過,人生就得有件令你難以釋懷得的事。沒有了綠天,那便往原野去。沒有藍天,那就找片蔚藍海洋吧!來不及形成的笑聲,那就從這一刻開始,一點一滴製造吧!難以釋懷之所以削減了我們的速度,是因為跨出去的一步,能邁向未來,也能填盈過去的缺口。
      即便遺憾被填滿,缺口消失成就一個圓滿,難以釋懷依舊存在,只是這回,他由齟齬轉化成蜜糖,甜蜜如光芒四射,如利劍斬除了芒刺,隨著血脈的激流,在體內奔騰。終於,潔白的拼圖也染上了勳黃,增添了許多韻味,為這充滿難以釋懷的人生。






難以釋懷 305江紫綾
      一張潔白紙上沾染了一滴墨水,即便你再怎麼努力想遮蓋它拭去它,終究還是徒勞無功,它就深深的烙印在紙上,永遠無法抹去,一個小小的污點,瘸造成無法彌補的痕跡,當你在一段時間後再度拿起那張紙,那滴墨印依舊原封不動的佇立在那。
      在我心中也有這麼一點墨痕,至今仍無法抹去。那位女孩是我的青梅竹馬,我們住在同一個社區,讀同一間小學,走同一條路上學和放學,幾乎從早到晚都膩在一起,當然我們的感情更是好到沒話說,但我們的友情卻因一次事件而生變了。那天下午放學,我和往常一樣在校門口等他一起回家,等了半小時卻不見人影,於是我獨自走回家,但卻在路上碰巧看見了他!和他的朋友一起走著,我從背後悄悄走近他們,當我愈走愈近時,我的腳步卻愈來與沉重,從它的口中聽到他在談論著我的一切,聽起來卻是如此的刺耳,我停下了腳步不再向前,也沒有勇氣再向前,那一刻禁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那一刻它突然回過頭來,那一刻四目相接的我們說不出話,除了沉默還是沉默,後來的她和我道了歉,但心中那塊疙瘩卻未曾消去。
      我曾以為時間會撫平一切,時間久了也許就好了,每每回想起那段回憶,心中仍舊隱隱作痛,如果當初我選擇掉頭離開,是否能改變些什麼?如果當初我選擇原諒,是否可以比較釋懷?可是時間無法回頭了,傷口還在,它隨著時間沉積在內心的最底處,我知道我還是難以釋懷,就一如那滴拭不去的墨。

118  黃昱


無。緣

震。
大地奔騰了 定定共鳴的壯麗
是嗎
如不是 那我心為何又滔著波幅的洶湧?


虛空昇華了 灼灼齊聚的激盪
是嗎
如不是 那我膚為何又炙著生命的火花?

緣。起

倏地

一縷沁香迎來
三十株杏樹含苞待放
懷著的不是花 而是比花更美的
憧憬

閱讀下列節錄的楊牧〈搜索者〉的文字,試從「結構」、「修辭」、「文字風格」等方面賞析本文,寫一篇300字左右的短文:
  當晚我住在阿爾伯尼港靠小河的一個旅棧裡。那是四年以前的春天,在阿爾伯尼港陌生的旅棧裡,我坐在窗前看陌生的街道,簡單的市招,飲酒,愉快地想著,我終於來了,來到一個我想像中非常重要的,充滿生命的啟迪和教誨的地方,完全陌生,卻又熟悉。彷彿曾經來過了,不只是夢魂,是血肉的軀體,以另外一種姿態先我降臨這港口,復又召喚著我,要我通過海峽的陰雲和夕照,如此光明華麗,通過十四行詩,去擁抱高山大雪中的寂靜,以及那寂靜所宣示的時間的祕密。那是四年以前的村天,我第二次去溫哥華島,彷彿是沒有目的的流浪之旅,其實那是我永遠肯定的一莊嚴的搜索。

318 許臻
  本段文字首尾相扣,段末甚至有比段首更清楚的細節,讀者彷彿跟作者亦同經歷一趟流浪又莊嚴的搜索之旅,形式和內容相呼應。多次使用了譬喻、映襯、和轉化等修辭技巧,長、短句靈活交錯,不只把四年前春天的阿爾伯尼港具體呈現在讀者眼前,更重要的,作者的陌生,熟悉,搜索也都具現化了。楊牧的筆調知性冷靜中總藏著源源不絕的熱情,熱情內斂的房若魔幻一般,用客觀的角度書寫主觀,或者相反。本段率先登場的是一個陌生城鎮的陌生街景一切都冷冰冰。但場景是「完全陌生,卻又熟悉」的,輟者「愉快地想著」自己「終於來了」,之後爐火箭碾,獲利層層打開,直至「光明華麗」,還「通過十四行詩」。卻又在最熱處急轉直下,「擁抱寂靜」。一切又四歸平靜淡然,兀自搜索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