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我也好想喝一杯50嵐

關於夢想

 

    大概是寒假大家聆聽了Vicky的演講,心中得到了啟發與鼓舞,不由得也思索著什麼是夢想,羨慕著別人的夢想,懷疑自己生命的孤陋,嚮往著魚躍鳶飛的自由,希望有朝一日也能有一番壯遊。


                          
我是如何以平常心來看待夢想

    「夢想」似乎意味拋開現實的束縛,追求一種浪漫的生活價值,若果真如此,則在全球不景氣的寒冬下,台灣的失業人口已逾55萬人,現有20萬人休無薪假,有多少人失學,家庭經濟瀕臨崩潰,此時談「夢想」,是不是奢侈了點?

    誠然夢想是引領人向前、自我實現的動力,在真實生活裡,我們大部份都與現實妥協,既可憐又無奈。有時問問自己,到底有什麼夢想,竟也矇矓的說不出所以。不然夢想若太小、不夠浪漫,不夠遠大,說出來,只怕人笑話。

    所以文學、藝術、媒體便經營這一塊夢想的象徵意義,以補普羅大眾心中的遺憾。兩年前的文華的畢業典禮,我們高唱「最初的夢想」;我打開CD,愛爾蘭合唱團The Cranberries可立刻高歌一曲”Dreams”;音樂劇「悲慘世界」裡,芳婷唱著如泣如訴的”I dreamed a dream”;「西貢小姐」中的酒店老板唱”American dreams”。《越讀者》的序開宗明義就舉例以閱讀開啟夢想之重要,郝明義先生告訴我們,既然是夢想,就要大。「夢想」自然也成為選舉造勢場合的美麗口號,「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台下淚光閃閃的群眾,還記得當時內心曾多激越澎湃啊!

    只要是關於夢想的議題,常使我們感動不已,這就是媒體的本質。它就是善於感染人的情緒,使人產生瞬間巨大的美感,因為人生太複雜多變,但它很難告訴我們”why””how”之間的深刻思考。當媒體放完了絢麗的煙火,讚嘆之餘,田還是要耕,書還是要讀,日子還是要過,人生的功課仍得完成。就算虛假,在選美大會中,我們仍可能感動於佳麗們含淚微笑的得獎感言,說著”world pease”的夢想。杜甫一生飄泊潦倒,嚮慕他的「夢想」,「願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人應該不太多吧。但他如果生在現代,一經傳媒報導,那種悲憫壯美,有了新聞價值,想必贏得尊敬不在話下。媒體的操作與影響力,電影(音樂劇)「芝加哥」有很生動的刻劃,大家早已心知肚明。

    與媒體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親近它並且懷疑它。我常這樣提醒自己。

    所以談夢想,一定得先瞭解自己,否則受到傳媒太大的影響,便容易淪為一味追求流行與認同,而陷入一種集體的焦慮中,那只是徒增煩惱而已。

                          夢想不易複製,認識自己是基礎   
    胡適〈夢與詩〉:「你不會作我的詩,正如同我不會作你的夢。」
    八○、九○年代的台灣「流行音樂教父」李宗盛,接受聯合報專訪,談到自己是個沒出息的小孩,高中考了兩年,五專唸了七年。他隱約覺得自己不是真的那麼笨,十幾歲孤獨的男孩只能對鏡思考「我是誰、我的價值在那裡」,「我沒有能力成為別人想要的樣子,所以我只能選擇做自己。」他怕死了一輩子送瓦斯,所以拚命成為音樂人。他的歌寫道:「雖然在你離開學校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認為你不會有出息……成功的意義就在於超越自己。」

    一個人的個性,能力與條件,決定了夢想的大小和方向,很難強求。試想:秦始皇巡行天下時,項羽、劉邦可以發下豪語「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當如是」,但如果換做是我,我恐怕也不會有如此野心吧。性格決定命運,是狂者是狷者,生命中都有預設密碼。所以別人的夢想可以參考,卻不易複製,唯有瞭解自己,才能訂作自己合適的夢想。


                         
夢想背後的代價

    台灣這20多年來,可說是中國歷史上相當富裕的時代,所以很多人對人生有了自覺,希望人生可以多些理想,而不只是圖溫飽,擺脫中國傳統只知有君父家國,而沒有自我;只知要光耀門楣,卻犧牲天賦;保守持重安於現狀,缺乏冒險進取精神。現在的父母也相對的比較有開放的態度,願意成全孩子的夢想。導演李安他高中時代曾如何難於啟齒,向他擔任高中校長的父親說他想學電影;林懷民讀完了大學,覺得稍盡了人子的義務,才膽敢表明想學舞蹈。他們的確成功了,成功背後的淚水我們不能不知道。最近因美國第一夫人穿他所設計的衣服而聲名大噪的華裔服裝設計師吳季剛,他從小最喜歡的就是玩芭比娃娃,我不曉得他是否有受到嘲笑的壓力。以前表演工作坊的李國修李立群,要接許多廣告、戲劇演出才養得起表演藝術的夢想。成就夢想浪漫美好,和其背後艱辛歷程是我們一併需要瞭解的。


                            
夢想如火,不宜空燒

    夢想是引燃熱情的火,需要學習與能力的柴薪,投進機會的蒸汽機,才能產生強大的力量。孔子說:「吾嘗終日以思,無益,不如須臾學也。」除了才藝、基本的學識能力(光這一項,就需耗盡我們多少的青春歲月)、語文能力,我覺得大家一定要學習走出舒適圈------人際的、物質的、生活的,這樣才能鍛鍊獨立的人格,也才有能力談「夢想」。


                              
80歲阿嬤的夢想

    寒假時我看了一片DVD「內衣小鋪」。影片的大意是說在瑞士小鎮一位80歲喪偶的阿嬤,原本生命已是槁木死灰。好友無意中發現她有製作內衣與刺繡的好手藝,因婚姻而放棄了年輕時的興趣與技藝。在死黨的慫恿鼓勵下,在保守的鄉下開起了「內衣小鋪」,這樣的行徑,在小鎮引發了不小的反對聲浪,一方面她們對抗假道德的輿論,另方面有人開始學習網拍,有人學習開車,終於排除困難,「內衣小鋪」的業務總算展開,一圓阿嬤年輕時的夢想。

    好一部溫馨幸福的電影。於是我知道,成就夢想,80歲也不無可能,鍛鍊好身體,有一群死黨(良師益友),是夢想之路重要的基礎與依靠。

    找個撲滿,把夢想與能力點點滴滴存進去吧!

 

    也許,我必須學會放棄,也許,我就這樣平凡的過了一生,談不上什麼精彩與夢想,但我仍會感謝老天爺,至少我過了心安理得的生活。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