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天花繽紛,龍鳳翔呈

此一小節以「天花繽紛,龍鳳翔呈」描述天德教主布道當下的祥瑞之象,再以「金科玉律,璇璣赤文」盛讚天德教主布道的殊勝。

        「天花繽紛」一語近似「天花亂墜」。後者的當代詮釋有貶抑之義,與「信口雌黃」無異,但如此詮釋與原義相去甚遠。

「天花亂墜」典出佛經。《本生心地觀經》記錄佛陀說法,感動天神,各式天華「於虛空中繽紛亂墜」,等於是從側面描寫了佛陀說法的動人。如此描述,同樣用在《天人親和北斗徵祥真經》,斗姥元君說法既畢:

 

金光繚繞。瑞氣餘篆。若鸞若鳳。樂聲起。逢凶化吉獬座升。諸眾仰啟。作禮而退。天花繽紛。頑石和生咸點頭。龍鳳翱翔。一切化吉祥。

 

        讚文以「頑石和生咸點頭」寫經教的動人,金光、瑞氣、天花、龍鳳的視覺描述,足以放大經教深入人心的印象。讚文的「龍鳳翱翔」與本經〈誥命〉的「龍鳳翔呈」,都是以龍鳳飛舞表現瑞象。《天人親和真經》開篇,寫天人教主蒞臨清虛道宮,準備「演說天人親和,感召應聲大道」,踵繼其後者,便是「龍鳳來舞,旭華朗照」,既有華光遍滿,復有無數龍鳳飛舞,以此凸顯真道開演的瑞兆。職是之故,天帝教基本經典共同的大迴向文,其中便有「龍飛天漢開太和」,以龍鳳蟠舞之象,表徵教化普行的太和盛世之景。

「金科玉律」原指法律條文,爾後引申為不可變更的信條,地位尊高。「璇璣」若指天地,則「璇璣赤文」可以解釋成演繹天地大道的真經,因此與其前的「金科玉律」等義,也等同《奮鬬真經》的「德語應法華」。正因講經的「德語」能夠上「應法華」,為上帝真道的詮解,因此得以「鏗音搖道宇」,發出無比撼動的大能量。

「璇璣」若指帝位,則「璇璣赤文」可兼指上帝的真經,與前一解釋不但不相衝突,就《廿字真經》的屬性來說,尤其恰如其分:從內涵來看,廿字的演繹確是天地大道的展演;就經威來看,廿字真言本為宇宙總咒,有上帝的應許;而《廿字真經》的頒行,不僅在經前有上帝的〈詔序〉,經本中還有〈上帝敕文〉,就緊接在本節的〈天德教主誥命〉之後。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