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好色好味好袁枚

 

重讀袁枚,嗯,這才發現:從前對他的批判太委屈了他。——當然啦,以袁才子那般個性,他才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

        我以前總以六個字概括其人:小神童、老色鬼。那人五歲啟蒙,十二歲考上秀才,之後即使因為不屑寫作八股文,考進士時受挫數次,仍然趕在而立之年取得進士的榮銜,稱作小神童一點也不為過。至於「老色鬼」,純粹只因他「廣收女弟子」的記錄讓我替他安上這名號。我見「廣收女弟子」的描述,第一個念頭馬上以今世的黃任中投射,認定袁才子其人與黃氏相去不遠。然而「人」何其複雜,我若僅止以一二面向企圖切入,自以為是的評價果真公允?

        一份詳細的生平資料讀下來之後,我為自己先前的武斷赧然。袁枚固然如他自述,是所謂「好色好味好貨」之徒,換成現代語彙是「雅好美色、美食與精品」,要言之是「極好享受」,看來敗家得很,但是真只有這樣嗎?分從各個不同的視角去看他的時候,我們會看到怎樣的袁枚?

以治才而論,他生命中極其短暫的仕途生涯裡,他是不可多得的好父母官。他那個有趣的爸爸在兒子出仕後有意接他去享清福時,居然因為認定了年輕的兒子作不好地方官遲遲不敢動身。等到自己去到當地,親自作過「田野調查」,確定他寶貝兒子在百姓心中原來如此被肯定時才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這說明了什麼?這人的治才鐵定一流!只是治才一流的人才如果不肯拋下自尊作大官的奴才,仕途註定多舛。他選擇作他自己,隱身隨園,在近兩百畝園林中開闢他的江山。

在那個崇尚理學、考據的時代,他在山林與建築俱美的隨園裡建立他的文學事業。「自笑匡時好才調,被天強派作詩人」,自古讀書人多以淑世為第一志願,被迫放下政治事業投身文學事業,初始多是緣於不得己的抉擇。然而,放眼歷史,不同時空,不同舞臺,不同人物,上演的卻多是相同的故事。歷來因為失意於政壇,而得意於文壇的例子何其多。蘇東坡是其一,袁枚也是其一,得失本來難論。唉,這可就離了題啦!

袁枚隱身隨園擘建他的文學王國,四方文士前來請益的可謂摩肩接踵。如果岔開講一下八卦,各位當了解:隨園的迷人不只在形而上的文學講論,更有形而下的美食伺候,而後者迷人的程度不見得會遜於前者。我大膽臆測袁枚是B型,好色好味是B型本色,以此論他,可以比他作今世的大畫家張大千。張大千的摩耶精舍不只建築迷人,主人迷人,款待上賓的菜色也是相當迷人的。袁枚生性聰慧,自有能力分神在文學之外兼顧口腹,並且付之筆錄,他有隨園食單一書問世。如果還要我就此再作類比,也許林文月的「飲膳札記」與其書有精神相近之處。兩書所記不僅食譜而已,更有與飲食相關的人事器物,也就是說,除去口味,還有情味。

袁枚在文學上頗知獎掖後進,也不吝教授弟子。而且他是走在時代尖端,在那個古老的年代就已深諳男女平等之道:設帳授徒不僅收受男弟子,女弟子一體納入師門。當世後世對此當然頗多非議,但是袁枚不管。「我就是這樣,不然你要怎樣?」這麼淺白的話是我替他發的聲,他大概連回應都懶!

他是好老師,也是很好的朋友。他的編輯兼好友程晉芳辭世時,尚欠他五千餘金。如果不清楚幣值大小,讓我作簡單說明。袁枚年少窮困,曾以二金之資從故鄉遠至廣東依親,老來因為擅長理財,身後除隨園這座不動產外尚有動產三萬餘金。他理財之道說來不難,有點像是現代的暢銷作家劉墉,書作全由自己打點出版。好啦,撇開理財,程晉芳過世時欠袁枚的一屁股債,袁枚怎麼處理?他把債券燒毀,意思是後世子孫也不得在日後反悔索回。附帶還照顧程氏遺留下來的一家老小。

現在你同意為什麼我會推翻從前對他的刻板印象了,待到將來讀完祭妹文,各位一定還會同意他是好哥哥。——這個人,我簡單來說,一個多情而活得興味盎然的人,以我現在的眼光看來,他真是一個非常可愛的人。

袁枚的故事可以提供你什麼樣的啟發?正如他所說的,一個人懂得認識自己是非常重要的。確定自己想要的人生,努力「逐夢踏實」;確定自己不要的人生,因此小心避開許多不必要的冤枉路。起始設定的目標未必真能維持不變,但好好探索這個世界,好好探索自己,人生之路不會因此少去風風雨雨,但至少在風雨中前行時,會覺得:這一切會是值得的!

祝福你,親愛的同學,及早找到自己的路。

 

2002.10.17

  • 1